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宫斗不如养条狗最新章节
“狗皇帝”被“挡箭牌”宠妃收养,跟在宠妃身后经历各种残酷宫斗并找到真爱的过程PS:只虐狗皇帝的身心,不虐女主狗皇帝会恢复人身这不是正统宫斗文,爱情会有,专宠也会有本文金手指大开,本文天雷狗血都会有从狗狗的视角去看自己的妃嫔和皇子,原来温柔可人的解语花背地里却是食人花,孝顺知礼、聪明可爱的皇子公主也会转瞬变成恶魔,过程各种颠覆各种幻灭!不过老天保佑,狗皇帝跟了个治愈系的好主人,虽...

88必发娱乐官网

文 / 风流书呆
总裁小说网

秋天过去,严冬来临。自从皇后诞下嫡子,一直隐居千佛山的太后每年都会回宫与帝后、孙辈共度春节。但这一年因太后身体微恙,竟没能成行。

帝后主持完春节一应事宜,想起独自待千佛山的太后,刻意颁旨休沐半月,带着孩子们前去探望。

孩子们的到来让太后心情大好,仿佛年轻了十岁,哪里看得出半点病容。

千佛山的皇家别院安顿下来,又见过了李昭仪,丽妃并两位皇子,孟桑榆快要累趴下了,回房洗个澡便窝进了床榻。

周武帝进来时她睡得正香,脸蛋晕红,小嘴微张,看着十分诱。定定凝视她片刻,男掀开被子想要同睡,看见她身上穿的衣服,立时僵住了。

“孟桑榆,快起来,把这身衣服脱了”男的语气有些沉郁。穿什么不好,竟然穿僧袍自己老娘日日穿也就罢了,媳妇也穿叫他情何以堪想起这些年经常折磨自己的那个噩梦,他脸黑得跟锅底一样。

“不要,僧袍样式简单,尺码宽松,比穿睡衣还舒服”孟桑榆迷迷糊糊醒来,也没看清男的脸色,一边嘟囔一边翻了个身,又准备继续睡。

“不脱帮脱”周武帝磨了磨牙,伸手去解她衣襟。

孟桑榆睡得正香,任由他施为。衣襟被拉开,露出半边白皙圆润的肩膀和饱满挺翘的**,浅蓝色僧袍的映衬下竟显出一种半神圣,半魔魅的奇异美感。周武帝瞳孔微缩,喉结上下蠕动。

一时间,他竟舍不得脱掉这身僧袍,转而去解袍内的亵裤。亵裤很轻易被脱下,修长笔直的若隐若现,比全然的玉体横陈更添了百倍的诱惑圣洁中也能透出**的色彩,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周武帝被迷住了,下腹有一团烈火燃烧。

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垂头,朝圣般用自己的唇舌女的肩膀和颈窝留下一个个殷红的痕迹。孟桑榆渐渐有了感觉,眼睛还闭着,粉唇却微微张开,溢出高高低低的呻吟。墨发如瀑,唇红似血,明明一脸妖媚之态,却偏偏穿了一身僧袍,极具反差和视觉冲击力的画面叫男血脉贲张。

他眼睛血红,久久盯着这幅画面欣赏,仿佛要将它刻入脑海。今日,他定要将那折磨自己的噩梦转化为春梦这样想着,他迫不及待的解开裤头,掏出早已涨紫的巨物,女濡湿的穴口摩擦两下,一入到底。

孟桑榆闷哼一声,立即清醒过来,却又很快迷失了一波又一波的情潮里。

“桑榆,好美”男一边挺动一边赞叹,咬着女的耳垂,哑声询问,“爱,爱不爱嗯”

孟桑榆迷蒙的看了他一眼,不想欺骗他,却也不想令他失望,只得用力夹紧他精壮的腰,让他入的更深。

男将脸埋入她颈窝,以掩饰脸上巨大的失落,用更加狂野的占有来填补内心淌着血的空洞。努力了十三年,他依然一无所获,生能有几个十三年他闭眼,阻止自己再想,因为那会让他感到绝望。

帝后二直到夜幕降临才从房间出来,索性太后也不耐去管束他俩,早已带着孙子们下山游玩去了。今日是元宵节,城中有大型灯会,很值得一看。

“咱们去找他们吧,顺便逛逛灯会。”感觉到男心情有些低落,孟桑榆挽住他胳膊,试图让他高兴起来。

“嗯。”周武帝微微一笑,招手叫常贵准备马车,不着痕迹的将胳膊抽出。

孟桑榆愣了愣,看着男独自远去的背影,心中隐隐抽痛。她很不习惯男的冷漠,那让她感觉非常不安。

马车上,两相对而坐,默默无言,到了亮如白昼,头攒动的灯市,情况才稍微好转。

“拉着的手,别走散了”男紧紧拽住女的小手,将她半抱进怀里,看见挤过来的群,连忙伸手格挡,不让他们碰触到女一根头发。

依偎男宽阔的怀抱,感受着他淡淡的体温,孟桑榆躁动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悄悄用手环住他的腰,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胸膛又很快分开。

她的动作像猫儿一样灵巧可爱,透着一股浓浓的眷恋。周武帝空落落的心瞬间被填满,愉悦的低笑起来。桑榆并非对自己无情,她只是不说而已如此,自己又何必拘泥于形式

两恢复了起初的浓情蜜意,牵着手各个摊位前流连,也不急着去寻太后和孩子们了。

群中不知是谁跌了一跤,引得好几糟了鱼池之殃,一名覆着白色面纱的少女被推了一把,直往两撞来。

周武帝忙把桑榆护身后,常贵上前几步,扶住少女的胳膊,待她站稳便立即松手。

“多谢二位相救。”少女福了一礼,微弯的杏眼十分迷。

少女的婢女从群中挤出,也连忙施礼道谢。

明明是常贵救的,偏认准了自己男孟桑榆不着痕迹的打量少女几眼,微笑摆手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咱们走吧,去别处看看。”她转脸看向自家男,见他丝毫不为少女所动,心里很满意。

两相携远走,将少女抛到脑后。少女眸色不停变换,最终咬牙跟上。

两来到一处灯谜摊子前,孟桑榆看中了一盏很有特色的走马灯,拉扯着周武帝的衣袖,定要他大展长才,将灯给赢回来。

周武帝满口答应,交给摊主两个铜板,走上前拿下纸条。

“尚有疏梅傍池旁。”凑到男身边,孟桑榆一字一句的念出谜面。这并不是什么很难的灯谜,对于二来说正可谓小菜一碟。

周武帝笑笑,正要说出谜底,却不料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是海棠。”

覆纱少女将两个铜板交到摊主手里,走上前将花灯取下,递到孟桑榆面前,杏眼微弯道,“这灯送与二位,聊表谢意。”

这灯本来就是看上的,凭什么抢了去还送给孟桑榆气笑了,狠狠瞪男一眼,转头看向少女,开门见山道,“金二小姐,本宫已认出了,不用再装。”

金二小姐是四公主驸马的妹妹,孟桑榆曾见过一面,对她敌视的眼神记忆深刻。四公主已经出嫁,但对她的仇恨一直未曾消减,热衷于找来各种各样的美送给周武帝,以分她的宠,却一直没成功过。

金二小姐哥哥大婚那日对周武帝一见钟情,及至年满十五,从嫂子那里得到消息就追了来。本以为两都只见过她一面,还隔得很远,一定认不出,却原来自己早就暴露了。看见帝王投过来的阴鸷眼神,她身子微颤,就要跪下请罪。

“走吧回去告诉四公主,若再随意透露朕行踪,朕会依律制她的罪”周武帝对女儿永无止境的折腾也感到了厌烦,88必发娱乐官网开口。常贵眼明手快的拉住她胳膊,不让她做出引侧目的举动。

泄露帝踪是死罪,金家满门连带四公主都逃不掉。金二小姐面色惨白,常贵和婢女的支撑下勉力站稳。

遣了两名侍卫将金二小姐送走,孟桑榆狠狠掐了男一把,嗔怒道,“一年到头都要替处理这些狂蜂浪蝶,真遭罪”

狂蜂浪蝶这是什么形容周武帝哭笑不得,正准备伸手将娇妻捞进怀里好好安抚,却没想拥挤的街道忽然发生了骚乱,某的灯盏忽然烧起来,将他的衣袍点燃,急的他街上到处乱窜。

周围的群四处躲避,害怕被殃及,两被一股流冲散,很快就失去了彼此的踪影。孟桑榆个子娇小,几乎是脚不沾地的随着群移动,等她回神时,已身处一条陌生的街道,四周都是陌生的面孔。

几名黑衣无声无息的出现她身边,将涌向她的流排开,所过之处如摩西分海。她知道,那是男派遣她身边的暗卫,只要停原地等待,男总会找到她。

慌乱的心一点点平静下来,她缓缓走下河堤,站岸边看河对面的几名少女放花灯。虽然只隔了十几米的距离,但那波光粼粼上的万盏灯火和街市上的喧嚣却仿佛离自己很远很远。她摊开左手发愣,这只手本该牵另一个的掌心,她本该依偎另一个的怀里,而不是孤零零的站此处。

河风拂过,冰冷刺骨。她打了个寒颤,用双手紧紧怀抱住自己。此时此刻,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离不开那个他早已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河对岸的少女被几名黑衣赶走,以防四周有弓箭手埋伏,见此情景,孟桑榆知道,男快要来了。她抬头,专注的朝河堤上看去,第一次体会到了望眼欲穿的感觉。

不过片刻,男就出现了她的视野里,身上的衣袍乱了,有几缕发丝从发冠中溜出,胸膛剧烈起伏,看上去非常狼狈。

孟桑榆从未见过如此失态的男,扑哧扑哧的笑起来。

看见她明媚的笑容,男焦急的面色舒缓,快步奔下河堤。

孟桑榆忽然起了促狭的心思,两手卷成筒状,大声喊道,“古邵泽,喜欢”

不知是河堤上的台阶太滑还是女的宣言太震撼,男踉跄一下,急忙抓住身边的柳枝才没掉下河去。

将河堤四周团团围住的暗卫们齐齐催眠自己:啥也没听见啥也没看见

孟桑榆笑得前仰后合,再次大声喊道,“古邵泽,喜欢”

男表情凶狠,三两步奔下河堤,将作怪的女捞进怀里,垂头用力吻住她粉嫩的双唇。这一吻太过急切,磕伤了彼此的唇瓣,淡淡的铁锈味口中蔓延。

孟桑榆感觉到男浑身都发抖,布满血丝的眼里有迷茫,有激动,还有深深的恐惧。他害怕这又是一场美梦,梦醒了一切成空,一如之前的每一次

眸色暗了暗,孟桑榆心内叹息,主动搂住他的脖颈,用更加深入,更加温柔缱眷的吻来安抚他躁动不安的心。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压抑心底的情感就如潮水般涌上,两星空下,河灯中相拥,身影交叠,不分彼此。

暗卫们早已转过身去,不敢再看。远处,一朵朵五彩斑斓的烟花天空中绽放,映衬着河边的一对璧,画面美得惊心动魄。

...

小说索引:宫斗不如养条狗全文阅读,宫斗不如养条狗最新章节,宫斗不如养条狗免费阅读,宫斗不如养条狗,风流书呆小说,穿越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