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总裁的新鲜小妻子最新章节
"男人低沉嘶哑的声音,暧昧而蛊惑,与身下的她紧紧契合……"唔……"她含糊闷哼,痛苦着沉迷。在他热情如火的索取中战栗,沉沦……九天的相处,他神秘莫测却又温柔如水,给予她极致的宠爱。这一夜,缠绵不休,他品尝着她稚嫩的身体,那美好,让人疯魔!而这个男人,她除了名字,一无所知。她是一个自闭症少女,他如愿让她开口以证人的身份站在法庭为某人洗脱嫌疑,这是他第一次听见她说话。第十天,他彻底消...

88必发娱乐官网

文 / 禾千千
总裁小说网

第231章小元宝被劫!一顿饭局到现在的气氛如此僵硬,由于魏婕这么一闹,两拨人都吃不下去了。:乾廷一直没说话,此时慢悠悠地站起来,将文菁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冷冷地看了魏婕一眼,这包含了明显的鄙夷和讥讽的目光,让魏婕浑身都不舒服,冷哼一声扁扁嘴说:“文菁你真是好福气,身边从不缺男人,这次还找到黑帮老大来给你撑腰,看不出来你迷惑男人的本事还不小,以前真是小看你了……”魏婕话里有话,暗中把翁岳天都带进去了,殊不知这是男人最讨厌的一种行为。

黑帮老大……她说的谁啊?文菁一下子懵了,惊了,茫然又讶异地望望乾廷……乾廷黑着脸,阴沉极致,真想一巴掌将魏婕这个祸害给拍飞!翁岳天见文菁这副表情,顿时明白了,她还不知道乾廷是黑道上的人。不过这些事已经与他无关。。翁岳天将视线从文菁身上收回来,漠然转身……没心思再待下去,这顿饭吃得太伤胃口了。他漠然转身,强忍着心痛的感觉,迈开修长的双腿,身形一动,魏婕跟着就出去了。文菁清冷的目光投在魏婕的背影,“魏婕,我不会放弃启汉的,你自己很清楚当年启汉是怎么落进魏榛的手里,我不会让父亲的心血被你和魏榛这样的人践踏。

”魏婕的背脊蓦地变得僵硬,想要反驳一下,翁岳天的身影已经走远,她顾不得文菁了,急忙追上去。不知怎的,魏婕在听到文菁的话时,心尖会颤动了一下,以前她不会的。是因为文菁变得坚强了还是因为她身边有个黑帮老大?魏婕不知道,她只知道心情很不爽,刚刚还感觉自己是胜利者,现在却没了那种喜悦。文菁有点变化了,从婚礼那天她出现开始,与魏婕正式撕破了脸皮,她就不再像以前那样对面对魏婕总是强装着笑脸,她可以很直接地表达出自己的情绪,原本她就是个不善于伪装的人,这样算是还原本色,但魏婕就不习惯了。

她想见到的是文菁慌张害怕胆小懦弱的样子,文菁越是软弱,越是受伤,魏婕才越会得意。反之,魏婕就会有如百抓挠心一样的不爽。文菁被乾廷一直拉着上车,坐在他身边,两人都沉默了。乾廷偷瞄着文菁的脸色,心里像揣了只小鹿那么忐忑。今天的饭局被魏婕搅了,他并不觉得可惜,还可以再想其他办法对于魏婕,可是关于魏婕说他是黑帮老大这件事,他还真有点措手不及。乾廷时不时抓抓耳朵,挠挠头发,局促不安,活像是做错事小孩子在等候家长发落一样,他不知道文菁会不会发火,他瞒了她好久……她会不会因为他是黑帮老大就对他产生恐惧感,疏远他,躲着他?这正是乾廷一直都在担心着的问题。

她是一个善良美好的女人,是他在乎的女人,他做不到原有的洒脱,他没办法不去在意她的想法……文菁很安静,侧过脸望着车窗外,浑然未觉身边有两道灼热的目光在围绕着她。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今天出来吃个饭也能遇到翁岳天,巧合吗?有魏婕那女人在,多半不是巧合了。文菁脑子里始终有一双冷漠深沉的眼眸挥之不去,翁岳天对她失望了吗?以为她真是因为嫉妒而报复魏婕,以为她真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女人吗?无奈,心痛,苦涩,酸楚……各种纷乱的情绪在身体里肆虐。

文菁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去向他解释什么,夺回启汉,是她早就有的想法,不是因为魏婕和翁岳天结婚了才萌生出来的,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应该坚持下去,虽然很不希望被那个人误解,但她不会因此半途而废,承受的种种痛苦已经够多了,再多一件也不要紧吧……真的不要紧吗?文菁疲倦地闭上眼,先前在饭桌上吃的东西很少,现在有点饿,但是不想吃东西,只想睡觉。乾廷一直在琢磨着该怎么跟文菁开口,回到家的时候,文菁已经在车子里睡着了。

乾廷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将这轻盈的身子抱起来,视线一触到她柔美的小脸禁不住变得格外柔和,心尖处有一股难平的悸动在荡漾着。她睡觉的样子真可爱,纯美而脆弱,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呵护,想要将她圈在自己温暖的臂弯里。迷迷糊糊感觉到身子在移动,文菁吃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乾廷那张俊邪妖媚的面孔,漆黑的眸子里有两团热烈的火焰在跳动。“唔……”文菁下意识地缩着脖子,他的眼神太热了,让她有种莫名的慌乱。“到了。”呃,到了?文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正被乾廷放到床上。

“宝宝呢?”“妈咪……”随着这一声软腻的呼唤,一团小小的身子爬上床,窝在文菁身边。“宝宝,吃饭了吗?”“吃过了。妈咪是不是很累?”小元宝看得出来妈咪的脸色很苍白,心疼地问。有宝宝这一声暖暖的问候,文菁心里顿时像塞进一个小火炉,爱怜地抱着宝宝,笑着摇头:“妈咪不累,宝宝不用担心。”话是这么说,可眼皮不听使唤,有点沉重了。“咳咳……文菁,我……我有些事想跟你说。”乾廷不自在地脸一热。文菁怔怔地望着乾廷,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带着一点嗔怨,她隐约猜到几分,乾廷到底要说什么。

“我困了,想睡觉。晚一点再说吧。”文菁这话是半真半假,她确实困,但她心里也有点泛堵,做梦都没想到乾廷居然是黑帮老大,瞒得真深,要不是今天魏婕说出来,她还一直蒙在鼓里。文菁将乾廷视作自己的亲人和好友,被他隐瞒身份五年,换做谁都不会一点情绪都没有吧。宝宝圆溜溜地眼睛一转,小声嘀咕:“干爹是做错事了吗?”看看,连小元宝都看出乾廷的别扭了。乾廷脸一抽,灵机一动,将小元宝从文菁怀里捞出来……“文菁你先休息,我陪宝宝玩。

”乾廷丢下这句话就溜了,他得好好给宝宝说一下,让宝宝在文菁面前替他说点好话。乾廷将宝宝带进了自己卧室,把今天发生的事都说了,别看他都三十岁的人了,可他眼下真的淡定不起来,紧张,担心,害怕文菁不接受他的身份。宝宝坐在床上咬着手指,很认真地在听乾廷说话。小家伙很快就领会了干爹的意思,就是让他要在妈咪面前多多美言,多多夸夸干爹是什样怎样的好……“嗯,干爹,我明白了,我现在去看妈咪睡着了没有。”小元宝很认真地点点头,跳下床,往卧室外走去。

乾廷心里那个开心啊,有这么一个机灵懂事的干儿子,简直就是他的好帮手嘛,有宝宝出马,还有什么可愁的呢。小元宝进了卧室,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见妈咪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好像真是睡着了,床头的桌子上,电话震动了好几下,妈咪一点反应都没有……小元宝好奇地拿起电话,看见来电显示上边有两个字……嗯,其中一个不认识,有一个字认出来是“宇”。小元宝将电话拿着,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这才将电话接起来……“喂……文菁啊,我是梁宇琛,我……”梁宇琛的语气显得有点焦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喂,我是妈咪的宝宝,妈咪在睡觉。

”小元宝奶声奶气,嫩到心尖上的声音一下子就把梁宇琛的心俘虏了。原来是翁岳天的儿子,那天在夜店里看见窝在文菁怀里的小家伙。“咳咳……宝宝,你好,我是你妈咪的朋友,我叫梁宇琛,是警司,你妈咪在睡觉的话,麻烦你让乾廷接一点电话。”梁宇琛说话声音小了不少,特别温柔,特别客气,生怕吓坏了小孩子。“好,大叔你等等。”小元宝拿着电话找乾廷去了。梁宇琛被小元宝那一声大叔给呛住了……唉,果真是老了吗,才三十岁而已嘛。乾廷纳闷,梁宇琛找他什么事?“喂,乾廷,文菁是不是有一个朋友叫周蓓蓓,就是前天晚上在酒吧见到的那个,她现在被关在我们警局,她姑父告她故意伤害。

”梁宇琛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确定了一下四周没人,这才又继续说:“没人来保释她,她可能会被拘留,看在她是文菁的朋友份儿上,我打电话告诉文菁一声,但是宝宝说她在睡觉……”乾廷闻言,眉头不由得皱起,故意伤害?拘留?又是蓓蓓那个混蛋姑父干的事儿!“文菁累了,在休息,这件事我会告诉她的。”“嗯,那就行。”梁宇琛不想跟乾廷多说话,翁岳天和乾廷是情敌,梁宇琛自然认为与乾廷没什么可说的。“宇琛,原来你在这里。”一个低沉略显苍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梁宇琛应声回头,俊朗无匹的面孔上露出干净的笑容:“局长。”“嗯,你跟我进来。”老局长脸色沉重,看起来没啥好事啊。果然,梁宇琛被交到局长办公室,刚一关上门,局长就冲着他吼了一句:“你最近在搞什么!”梁宇琛一怔,随即笑呵呵地问:“局长,我都没闲着啊,您这话是从何说起呢。”老局长重重地哼了一声,犀利的目光扫过来,沉声说:“我不是说你平时办案的事,我是说,上头交代给你的那个特殊任务,你到现在一点进展都没有,你就一点都不急吗?我说宇琛啊,你天生就是干警察的料子,这一次是你的机会,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呢?我明年就要退休了,如果你这次能把上头交代给你的任务办好,很可能下一任的局长就是你!你将会是国内最年轻的公安局长!”梁宇琛沉默了,老局长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虽然是为了他好,但也是在给他施压,这种包裹着一片好心的压力,最是让人难以消受。

老局长见梁宇琛还是没有明确表态,不禁大为失望,怒气少了,惋惜多了,语重心长地说:“宇琛,你要知道,高升的机会来之不易,多少人都巴望着想坐上局长的位置,可都苦于没有立功机会,你别含糊啊!文启华的私生女和他的宝库,这是上头志在必得的,你要是办不好,上头大可以找别人,到时候,机会可就落到别人身上了。”梁宇琛闻言,猛地心头一惊,对啊,他怎么把这一点给疏忽了?就算他苦苦隐瞒文菁的身份,不向上头报告,可要是惹恼了那些人,他们或许会再找其他的人来查这件事,万一文菁暴露,他们会怎么对待她?梁宇琛暗暗咬牙,内心早就把那所谓的“上头”给骂了个遍,嘴上却是灵机一动……“局长,其实我已经有消息了,只不过需要进一步的证实,请您向汇报上头的时候帮我说几句好话,多给我争取一点时间。

”梁宇琛这是在采取拖延战术,先把那些人稳住再说。“嗯……”局长见梁宇琛终于“开窍”了,很欣慰地点点头,他哪里会知道梁宇琛真正的打算呢。蓓蓓实在是时运不济,那天被贺川打了之后,她在医院住了一晚上,父母打电话来询问,蓓蓓因为不想父母担心所以就撒谎说自己将会在朋友那里去住几天。蓓蓓在乾帮里住了几天后,脸上的伤消退一些了,今天她趁父母不在家的时候回家一趟,结果没等她走就被警察抓了。贺川找她好几天,悄悄买通了她楼下小卖部的老板,只要一见到蓓蓓出现就马上通知他。

贺川要告蓓蓓故意伤害,还告诉警察说蓓蓓有同伙。贺川那样的有钱人,自以为钱就是万能的,他对那天自己被蓓蓓戏弄和被人打晕的事,怀恨在心,不仅要报复蓓蓓,连带着那个帮蓓蓓的男人,他也不会放过!贺川丝毫不提自己恶意殴打蓓蓓的事,他把那说成是正当防卫,诬陷蓓蓓和另外一个男人联合起来袭击他……警察问蓓蓓,和她一起的男人是谁,蓓蓓愣是没说,她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女人,乾廷是她的大恩人,她怎么都不会让乾廷为她惹上麻烦的。

贺川也不知道给了值班的警察什么好处,蓓蓓被关进了留置室,里边还有几个流里流气的女人,也是刚抓进来的混混女。蓓蓓被这几个陌生女人一顿拳打脚踢,任凭她拼命呼救都没人过来看她一眼,不用说,一定是贺川那禽兽串通了值班的警察!这个时候梁宇琛已经下班走了,如果他在,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乾廷来到警察局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角落里满脸奸笑的一个中年男人,他正在跟值班警察聊得很欢喜的样子。“周蓓蓓在哪里?”乾廷涔冷的声音响起,警察很不客气地拍拍桌子:“吵什么吵?真是警察局,你以为是茶馆儿呢!”乾廷见到蓓蓓的时候,她已经被几个女混混给打趴下了,脸上身上都是伤,一张脸肿得比前几天还厉害。

乾廷那颗冷硬的心,在见到蓓蓓的惨状时,忍不住抽搐了几下,隐隐作疼……他不讨厌蓓蓓,与蓓蓓有过几次接触后,他也为暗暗为她的遭遇感到惋惜,默默地把蓓蓓当成是朋友了,现在却见到她又被人打成这样,乾廷心底涌起一股怒火……呵呵,警察局,真是个好地方啊!身的硬气。蓓蓓从留置室里出来的时候,狼狈不堪,身上全是脚印,白色的衣服都变成黑的了,头发散乱蒙上一层灰,脸上更是惨不忍睹。见到乾廷,蓓蓓又惊又喜,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想不到乾廷会来,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蓓蓓站在乾廷跟前,瑟瑟发抖,她在硬撑着,尽管她此刻两脚发软,站起来很吃力,好想有个肩膀可以靠靠,但她不想弄脏乾廷的衣服,手扶着墙壁站着。

乾廷好像洞悉了她的想法,阴沉骇人的目光狠狠戳了一眼旁边的警察,毫不掩饰狠厉的气势。乾廷不需要细想就能猜到是蓓蓓的姑父指示警察这么干的,否则,留置室里那几个混混女哪有胆子在警察局里打人?乾廷冷哼一声,一把将蓓蓓揽在怀里,感觉到她明显颤抖了一下。有了他的怀抱依靠,她才不至于当场倒下。“你不能把人带走,我们要拘留她!”警察还在吆喝,只是底气没先前那么足了,有点担心蓓蓓挨打的事被眼前这个男人追究。贺川肿着半边脸跑过来,拽着警察的胳膊,冲着乾廷大喊:“就是他,那天晚上一定是他把我打晕的!”贺川来劲了,凭着一股直觉认定了乾廷,虽然那晚他根本没看清楚。

警察顿时有精神了,一手按在乾廷的肩膀,那意思是不会放他离开了。乾廷嗤笑一声,邪魅的嘴角勾着阴森的笑意,冷声道:“那天晚上我是在场,但我看见的是一个不要脸的中年男人企图强jian自己的侄女,然后遭到对方的强烈反抗,男人恼羞成怒,打了他侄女几十个耳光,整个过程就是强jian与反强jian的关系,那个女人只是自卫,如果有人要诬陷她,我可以为她作证,就算是打官司也不怕。”贺川听得呆了,原以为自己已经很能颠倒黑白了,没想到眼前这男人更能扯……“你……你……你胡说!”贺川跳脚,指着乾廷的鼻子,却被他那种肃杀的眼神震慑了……好恐怖的气场!贺川当然不会懂,只有手染过血腥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气势。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的一面之词啊?你和她都不许走!”警察话音一落,乾廷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摊开来递到警察面前。“你确定要扣留我吗?看清楚我的护照。”乾廷语气森森的,冷眼睥睨着警察。“英国人?”警察见这是英国护照,不禁犯愁了,扣留外国人不会不可以,但如果他向外界透露刚才周蓓蓓被打的事,那就大大不妙!“中文名字叫什么?”警察将护照还给乾廷。“中文名,乾廷。乾隆的乾,朝廷的廷。”乾廷淡淡地说出自己的名字,果然就见那警察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你们走吧,以后需要你们回来录口供的时候必须随传随到。”警察最后丢下这么一句就转身进去了。贺川惊愕,怎么能把蓓蓓放走呢,他还指望着靠这事儿逼蓓蓓就范呢!“警察同志……喂……警察同志……”贺川跟着警察后边转悠,他不死心啊!警察一扭头,没好气地瞪了贺川一眼:“我知道你有钱,是大款,可这次我无能为力了,刚才那个男人是乾帮的老大,持有的是英国护照,虽然我们警察与黑帮是对立的,但是,如果刚才他把那女的被打的事抖出来,我连工作都保不住了,难道你还要让我帮你把人留下?省省吧,这事儿……”“。

。。。。。”贺川心里一万个不服气,骂骂咧咧走出了警察局,他才不信蓓蓓会被黑帮老大看上……=====================乾廷将蓓蓓送去医院后,还是像上次那样没有回家,在医院守着蓓蓓。这次,蓓蓓伤得更重,恐怕是要留院两天才行了。蓓蓓在病房里哭得稀里哗啦,整个儿一开放式水龙头,她真是恨透了贺川那个禽兽!“呜呜呜……潜水艇,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才好,我欠你太多了……呜呜呜……”乾廷撇撇嘴,将纸巾递过去:“什么报答不报答的,我又没指望你报答我。

”得,这男人还是那么直接……直接得让人牙痒痒。蓓蓓一张五花脸,眼睛哭得跟桃子一样,咿咿呀呀地倾诉着心里的委屈……乾廷没吱声,默默地听着,越听越是纳闷……“你怎么不告诉警察那天晚上是我把人打晕的?你是猪吗?你把我供出来不就完事儿了吗?省得自己受罪!真是笨!”蓓蓓的哭声戛然而止,气得直翻白眼,这男人什么都好,就是嘴毒,非得说话这么个味儿吗?她那是在乎他,所以才没把他供出来,他居然不敢动一下,还说她是猪!“喂,潜水艇,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我不是太在乎你的话,我才懒得瞒着,干脆告诉警察好了!哼,不识好人心!”蓓蓓太激动了,一激动就藏不住话……“在乎我?”乾廷抓住这句,凌厉的眼神横过来,一点没有好奇和羞涩,只是脸色很阴沉。

蓓蓓惊觉自己说漏嘴,赶紧地哈哈一笑:“瞧你紧张成那样,你不会以为我喜欢你吧?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呢,我最多把你当成是好朋友,放心吧,别多想!咱们是……呃,是哥们儿!”“嗯,这还差不多。”乾廷确实松了口气,他心里只有文菁,如果蓓蓓喜欢他,只会是杯具。他把蓓蓓当朋友,当然不希望朋友杯具。蓓蓓一个劲儿地傻笑,其实心里苦得要命……这个男人,她只能默默地仰望着,小心翼翼地隐藏着心事,她怕一旦揭露之后,就连见他的机会都没了。

乾廷在病房的沙发上躺着,到半夜,接到了伦敦总部打来的电话,说是那边出了急事,要他立刻赶回去。乾廷很不想在文菁最需要他的时候离开,但总部有事,不能不去处理,一个帮派涉及到的人和事太多,在他还没卸下肩头的重担之前,他还是要当好这个老大。乾廷匆匆回了一趟住所,文菁和宝宝都睡了,他不像惊动他们,估摸着事情很快办好,几天就能回来……等到了伦敦再打电话解释吧。乾廷恋恋不舍地在文菁和小元宝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这还不够,愣是在文菁那粉嘟嘟的唇上啄了一下,这才面带笑意地走出了卧室。

就像是丈夫要远行,惦记着家里的老婆孩子,这留恋的感觉真好,他才一转身就开始思念……那么浓烈,缠绵……文菁和宝宝第二天醒来的之后,飞刀告知他们乾廷有急事回伦敦了。虽然有点意外,但文菁和宝宝也能理解乾廷的处境,毕竟他是黑帮老大,想必要处理的事情不少吧。峻景花园是综合一体式住宅区,里边有一系列配套设施,如幼儿园和超市等等,还有一些小店铺和摊位,丰富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时常都会看见不少人在散步,玩耍,特别是傍晚时分,晚饭后出来散步的人特别多,是最热闹的时候。

小元宝已经好几天没出过门,今天实在是忍不住想去楼下走走,飞刀带着他下楼去了,文菁在家做饭。在众多的小摊小店里,有一个小小的摊位很热闹,前边围着一群老人孩子,时不时传来欢快的笑声,原来是一个卖面人儿的老爷爷……小元宝被其他小朋友手里的面人儿吸引了,他也想过去捏几个面人儿。走过去一看,可不正是上次在夜市见过的那个老爷爷吗?“嘻嘻……老爷爷,您换地方啦。”小元宝脆生生的声音,一下子就吸引了卖面人的老头儿。“孩子,你还记得我啊?我来这里有好几天了,第一次见你,我们真有缘。

”老头儿的眼睛笑成一条缝。“嗯嗯,当然记得。”小元宝点点头,还记得老爷爷送过他两个面人儿,没收钱的。“呵呵……难得笑朋友记性这么好,今天想要捏一个什么啊?”老爷爷满脸胡须,穿得也很朴素,给人一种亲切温和的感觉。“我想捏一个变形金刚,可以吗?”小元宝也没多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变形金刚的面人儿?好吧,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老头儿哈哈一笑,没说什么,手上却动起来。“真的可以捏变形金刚吗?”小元宝嘟着小嘴儿,十分好奇。

没等老头儿捏完,飞刀已经接到文菁的电话,叫他和小元宝上楼去吃饭了。小元宝只好告诉老爷爷,他吃完饭再来拿面人儿。老头儿点点头,笑眯眯地目送小元宝离开,就在小元宝和飞刀刚走进楼道口的时候,这老头儿竟然一路跟了过来,挑着担子,担子上挑着两个木箱子,这就是他干活的家什。“小朋友,等一等……”老头叫住了小元宝。小元宝和飞刀应声回头,见老头儿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像是很急。“老爷爷,您有什么事吗?”“没事,就是把这面人儿给你变形金刚,已经捏好了!”老头儿从木箱子里拿出面人儿,虽然比起变形金刚的模型相差不少,但用面粉能捏到这种水平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哇……好漂亮!”小元宝开心地接过面人儿,天真无邪的笑脸让人心情一阵舒畅。至于掏钱这种事,当然是飞到来干了。“多少钱?”飞刀一边摸钱包一边问,垂眸在钱包里掏钞票。这种时候,最是能让人麻痹大意,怪只怪这卖面人儿的老头并不是第一次见了,以前在夜市见过,小元宝也在他买过面人儿,哪里会想到别处去……说时迟那时快,只是在飞刀低头看钱包那两三秒的时间,只听小元宝一声惊呼,飞刀在感应到危险时,已经来不及……“砰”一声闷响,飞刀中枪倒地,小元宝被那老头儿一抱,塞进了他的木箱子里,紧接着,他挑着担子飞快地跑向距离最近的那一道小区门……老头的动作变得极为敏捷,眼里那种凶狠又兴奋的目光,像极了一个人。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前后不到两分钟,楼道周围没人,谁会去注意这边的动静呢……根本没什么动静,小元宝一声惊呼后就被塞进箱子里了……没人看见这一幕的发生,更没人知道,等待小元宝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一万三千字。)。

小说索引: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全文阅读,总裁的新鲜小妻子最新章节,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免费阅读,总裁的新鲜小妻子,禾千千小说,其他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