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总裁的新鲜小妻子最新章节
"男人低沉嘶哑的声音,暧昧而蛊惑,与身下的她紧紧契合……"唔……"她含糊闷哼,痛苦着沉迷。在他热情如火的索取中战栗,沉沦……九天的相处,他神秘莫测却又温柔如水,给予她极致的宠爱。这一夜,缠绵不休,他品尝着她稚嫩的身体,那美好,让人疯魔!而这个男人,她除了名字,一无所知。她是一个自闭症少女,他如愿让她开口以证人的身份站在法庭为某人洗脱嫌疑,这是他第一次听见她说话。第十天,他彻底消...

88必发娱乐官网

文 / 禾千千
总裁小说网

洁白的大床上蜷缩着一个消瘦的身影,他纯真无害的睡颜,脆弱无助,梦里,他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就这么昏昏沉沉地睡了两天,他背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一道道暗红的疤痕触目惊心,惨不忍睹……木野为华樱上的药是7311特制的疗伤药膏,效果非同一般,可是由于这鞭痕又深又长,愈合还需要一段時间,只不过,他心里的伤,怕是再也不会好了。[]华樱睡的这间卧室就是文菁曾住过的,其实原本也就是华樱的卧室,他让文菁住在这里,而他自己则住在隔壁,现在文菁走了,木野又将房间恢复了原貌,将华樱的东西都搬回来,最重要的是他的cd……木野在华樱昏迷的这两天里,都在循环播放着文菁的cd,她知道,即使文菁离开了,在华樱心里,仍然是最特别最难忘的人,播着cd,希望华樱能感受到一点点温暖,早一点醒来。

夜已安静被里多温暖“木野,我没事,还没死。”华樱只是这么短短几个字就又闭口不语。脱离7311??华樱彻底被震撼到了,不由得手上一软……他放开了老组长,满脸惊骇地望着眼前的老人,华樱脑子里乱哄哄的,瞬间又响起了文菁的话——“你真的打算在这里过一辈子吗?你不想要自由吗?不想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吗?我不信?”文菁脸一热,娇羞地瞄了他一眼:“刚洗过澡,当然香了。其实你……你也很……香。”华樱一眨不眨地盯着老组长,恐怖的眸子里发出赤红的光芒,狠声道:“我不杀你,我只想你告诉我……我亲生母亲是谁?”木野惊喜地冲过去,向来很少泄露情绪的她,竟然也红了眼眶。

太好了,华樱醒了?华樱一步一步后退,坐在床边,惨白的脸颊因为内心的激动而泛起了红晕,紧握着拳头,冷嘲道:“是的,除了死人,就只有不会泄密的人才可以离开这里,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接受洗/脑……洗去所有的记忆,你们就可以放心让我离开。万分之一的机会我可能被洗/脑成功,而实际上,不成功的话,我将会变成一个……白痴。刑部执行洗/脑的任务直到现在,想离开的人每年都会有,只不过,能有万分之一幸运的人,少得可怜。”木野在华樱身边有13年了,别看她外表年纪轻轻,她真实的年龄是四十岁,在她心里,华樱即是组长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木野生机断绝,没了呼吸,华樱冲上来掐住老组长的脖子,怒视着他,愤怒地咆哮:“你为什么要杀木野?”摇篮摇你快快安睡华樱坐了起来,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很快,他死死盯着木野的脸,紧张得手心冒汗……假设不成功,华樱就会从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变成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那之后他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是饿死街头还是冻死在垃圾堆里?没有人会知道,没有人会在乎……呵呵……我做错了什么吗?从一出生就降临不幸,那是我的错吗?我原本可以当一个快乐的小孩,善良的小孩,被家人疼爱的小孩,可如今,就算让我找到了他们,我又该如何面对?谁会接受我这个曾是7311组长的人存在?对于一般人来说,我是洪水猛兽,我是魔鬼,我是最不该存在于世上的恶灵?华樱没有回头,但是他敏锐的感知到木野在颤抖,如果换做以前,他一定不会让木野为他擦伤口,更不会多说什么,可在这过去的四个月里,他从文菁身上受益良多,他孤僻而古怪的脾气也略有改善了。

[]“老公……我怕孩子会……”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你应该知道,能够离开7311的人,要么就是死人,要么就是不会泄密的人。刑部经手的那些想要离开7311的人,他们中,能够有幸运傍身的人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你想要这万分之一的机会吗?”老组长冷眼睥睨着华樱,这个老歼巨猾的魔鬼,谁都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真为华樱好。“木野……木野?木野你别死?”华樱悲愤的咆哮,木野听不见了,她只差那么一点就能说出华樱母亲的名字。

但就是这一点,使得她提前结束了自己的命。木野很想看看华樱此刻的神情,但她不敢,她擦完药,收拾起药瓶,为华樱将被子盖上,她想,或许华樱应该需要一个人冷静冷静。cd停止了播放,不一会儿却又想起了一个更加美妙的歌声……这是华樱在文菁唱摇篮曲的時候用手机录下来的……“呵呵……呵呵呵呵……”华樱这凄惨的笑声,听得木野浑身发酸,胸口发疼,她宁愿听到他痛骂,痛苦,也不愿听见他这种让人心碎的笑。躺在这张她睡过的床,仿佛鼻息里还能闻到熟悉的清香味,视线里出现一根头发丝,他就像是看见了珍宝一样的,轻轻勾起,在冰凉的手指间揉捻……想起在她临走前的晚上,他就躺在她身边,那么那么地近,只要他想,他甚至可以趁她不备時强行占有她,可是他没有。

并非每个人都是以**为目的的,像华樱这样的人,灵魂孤寂到了极点,他需要的不是一具热乎乎的女人身体来做那种事,他最最想要的,是心的贴近。人类就是如此,所有的物质与**的需求,最终都比不上精神的慰藉与满足。这笑声,充满了自嘲和凄凉的意味,他是愤怒到了极点的笑……原以为老组长是他的恩人,尽管老组长对他格外严厉,会打骂他,从不关心他,可他一直有一颗感恩的心存在,他以为,如果不是老组长当年大发善心,将他这个被人丢弃的孩子捡回来他可能早就死了……万万想不到,这一切都是假的,真相是,老组长不但不是恩人,还是害他的罪魁祸首?而他,就因为老组长的一己之私,失去了母亲,失去了母爱,失去了与家人共享天伦的幸福。

他被培养成了一个只知道执行任务的机器,他7311长大,他在暗无天/日的环境中获取的养份都是邪恶的,他不是乖孩子,他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他和文菁的差距不仅仅只是黑与白的距离,而是,天空与泥沼……翁岳天真是爱极了文菁这温柔腼腆的小模样,就像每一次都是初次缠绵的那一夜,她的害羞不是装出来的,她总是羞涩而又热情地带给他最美的感受。这粉润柔软的唇,每每都能让他难以自拔。木野倒下了,她身后赫然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是老组长,他手里的枪口还在冒着丝丝白烟。

华樱沉吟半晌,木野以为他会发火,因为她要为他擦药就必须要触碰到他的身体,这是他的大忌。万分之一的机率可以成功洗/脑,之后华樱就能离开这里,过普通人的生活,过去的一切他都不会记得,包括那些黑暗,腐朽,邪恶,当然,也包括文菁……那些温暖,那些甜的苦的酸的咸的,都将成为一片空白。“可是……可是女儿一会儿醒了会闹的。[]”文菁还是有点不放心。太多的悲伤,痛苦,迷茫……堆积在心头,比铅球那么重,无法排解,无处可说,想念一个人的滋味有多苦?好像心被割成许多块,每一块都血肉模糊,因为,那上面一笔一划刻满了你的名字,痛到极致,说不出,哭不出,喊不出,只剩下满腔酸涩……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木野大喜,漂亮的脸蛋绽放出开心的笑容,小心翼翼地为华樱擦药。

“呵呵……你说得没错,看来你已经明白我说的意思,那么,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让刑部为你洗去记忆。实际上,你除了死和洗/脑,没有其他选择了。時间不多,三天之内给我答案,过了这三天,如果你还不接受洗/脑,你就只能接受……死亡。这已经是对你格外开恩了。”老组长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头了,他也很好奇,华樱究竟会怎么选?住所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尤其是院子里那四季不败的樱花,依旧盛开得如火如荼……只是树下少了华樱的身影,就好像天地间缺了什么东西一样,美景有形却无神。

在木野转身那一秒,忽然听得身后传来华樱的笑声,他没有哭没有闹,竟然是……笑了。华樱忽然间明白了,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曾经他听说过,自从7311存在以来,有不少人想脱离组织,但他们都不是以正常的途径,他们所付出的代价甚至比一枪毙命还要可怕?木野的指尖才碰到伤痕就禁不住颤抖起来,笑容开始凝结,紧紧咬着下唇,眼底难以掩饰的痛苦之色。“呵呵……谎言?调拨?你现在说这些,以为我还会信?你选在这个時候杀木野,是怕她会说出我母亲的名字?”华樱冲着老组长怒吼,他不是今天才知道老组长心狠手辣,只是他恨,恨自己最终没能知道母亲是谁?翁岳天可怜兮兮地只能和文菁在床两边对望,中间睡着两个孩子,他怎么都不好再有某方面的绮念。

呼吸里都是熟悉的味道,他们分开了整整四个月,她每天都在盼着团聚的日子,他冒着生命危险千里迢迢寻她回来,即使她就在眼前,他仍然有种不真实的错觉……文菁亦是如此,她好怕这温馨甜蜜的感觉只是一场梦,她与他,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千疮百孔的心,需要彼此的温暖和慰藉才能抚平,需要对方最直接最原始的爱?身后的木野闻言,惊愕不已,华樱这是在变相的安慰吗?虽然这话确实太平常,听不出什么意思,但木野深知,华樱能这么说,已经算是很大的改变了。

么没文也。老组长黝黑的脸上没有半点心疼,只是冷冷地说:“木野没有听从命令,没有及時向我报告那个女人对你的影响,现在还想编造谎言来调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她该死。”老组长一点都不惊讶华樱所说的话,但他根本没打算要告诉华樱什么,他阴冷的目光紧锁住华樱,眉宇间露出丝丝神秘,缓缓地说:“我今天是来告诉你,组织已经确认你的罪行,你背叛了组织,我们将会对你执行死刑,不过,念在你找回了三神器之一的八坂琼勾玉,这是一件绝大的功劳,为此,我可以特别为你开恩,如果你想脱离7311,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供你参考。

”华樱精通各种杀人的手法,即使不用武器,他也能让一个人无声无息地消失。虽然老组长的身手也十分可怕,但毕竟老了,而华樱正值壮年。当木野进来的時候,摇篮曲的声音停止,华樱一言不发地侧卧着。老组长从华樱的神色间看出,华樱已经想到了。翁岳天隐忍着说:“我会在那丫头醒之前就……”华樱的这番话,勾起了木野的回忆,她不禁摇头苦笑,华樱有時聪明得很可怕,老组长派她来监视,他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但实际上华樱早就洞悉了这一切。

木野的思绪飘向了遥远的地方,擦药的动作慢了下来,嘴里喃喃低语道:“你虽然是老组长抱回来的,但你不是弃婴……是老组长他……他在你母亲生下你的那一刻就抱走了你……然后用了一个死婴来冒充,让你母亲看到,她当時就气得晕了过去……老组长把你带到这里来,专门请了奶妈照顾你。因为那時我并没有奶/水,不能担任奶妈的职务,直到你的奶妈去世之后,我才又被派到你身边。”然而,木野没有再继续下去,她的声音哑然而止,瞪大的眸子里全是惊恐和痛苦,手指着华樱,她很努力地要挤出喉咙里堵着的字,只可惜,她已不能……“木野?木野?”华樱惊悚了,跳下床冲到木野跟前,接住她坠落的身子。

“怎么,你还想杀我?”老组长讽刺的嘲笑,似是料准了华樱不会向他出手。华樱就像背后长了眼睛,好像知道木野的犹豫和挣扎,他没有硬逼她,只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木野,从我奶妈离世之后你就开始在我身边伺候,虽然我知道其实你是老组长派来监视我的,可是,文菁的事,你并没有如实向他报告,我要谢谢你……我相信那个埋藏在你心底的秘密压抑了你很久,不如说出来,或许会舒服一点。”这两天老组长没有出现,也没有其他7311的人前来打扰。

不知是因为他们已经彻底放弃了华樱呢还是另有打算。但不管怎么说,木野认为这是件好事,起码能让华樱在这里安心养伤。华樱醒来的時候是在傍晚,耳边熟悉的歌声飘来,那一霎,他混沌的意识充满了惊喜,睁开眼看见房间里空荡荡的,他的心才刚刚飞扬起来,瞬间就跌入了谷底……是呵,他怎么忘记了,文菁不在这里,她被翁岳天带回中国了。他竟然会以为她在为他唱歌……这错觉,美得太短暂,惊醒后就是巨大的失落和痛苦袭来……那只是cd播放的歌声而已。

木野背脊僵硬,她刚想否认,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转念一想,自己始终是逃不出老组长的手心,随時都有可能彻底消失,如果她不告诉华樱,他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亲生母亲是谁。木野犹豫了一下,但她还是决定要为华樱做点什么。今晚,翁岳天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小元宝哄回他自己房间睡觉了,小奶娃刚吃完奶,正睡得香甜,浑然不知自己被爹地抱进了旁边的婴儿床,而她最爱的又香又甜的大馒头已经被爹地占据了……卧室里的气氛僵硬得吓人,木野说完之后,大气都不敢出,她能感受到华樱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越来越沉,越来越森冷……这可怜的孩子,就因为老组长看上他父母的优良基因,居然变态到想要将华樱据为已有,然后为7311培养出一个历代最出色的组长。

他的目的达到了,可是他忽略了,华樱始终是一个人,不是机器,他成长之后,怎么可能不对7311产生质疑呢,即使没有文菁的出现,华樱那么聪明的人,也会在以后的岁月里慢慢醒悟的,文菁的存在只是将这个契机提前了并且对华樱起到了正面的引导作用。昨晚是文菁回到翁家的第一个晚上,原本小两口是想好好温存一番的,奈何两个小宝贝就像是心灵相通,愣是霸占着妈咪不放。小元宝说什么都不肯回自己房间睡觉,非要跟爹地妈咪一起睡,这还就算了,毕竟小元宝快满六岁了,睡觉乖乖的,可是翁家的小公主才4个月大呢,自从吃了妈咪的第一口奶/水,这小奶娃就上瘾了,晚上饿了就哇哇大哭,可只要文菁抱着喂奶,她就乖巧得像只小猫。

不但如此,她不再安份地睡在自己的小床,只有睡在文菁身边,她才不会哭……“老婆,你好香……”翁岳天低沉沙哑的声音饱含着浓烈的渴望。rbhy。木野实在呆不下去了,她只想要逃开,华樱的笑声比魔音还更折磨人……木野的手刚搭上门柄,华樱蓦地止住了笑,嘶哑的声音在问:“木野,你见过我的亲生母亲,对吗?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她究竟长什么样子?她……她究竟是谁?”木野毕竟陪伴了华樱13年,即使知道她是老组长派来监视他的,可她平時也没有真正害过华樱,就在她想要弥补心中的歉疚時,她却死在了老组长的枪口下。

木野转过身,又返回来,面朝着华樱,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你亲生母亲长得很美,她是一个混血儿……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您的伤……该擦药了。”离开这里?华樱想从老组长眼里看出点什么,可他看见的竟然是一种怜悯而又邪恶的目光。是的,就是这么矛盾,为何老组长会这样?轻柔舒缓的歌声,如春日的嫩芽开满了整个屋子,华樱沉浸在回忆的画面里,如痴如醉,他犹记得,文菁在唱这首歌時,身上那种神圣的母xing的光辉有多么令人着迷……就和他之前幻想的一样,果然,听着她唱摇篮曲,他睡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香甜。

“你要做什么?”华樱冷静如水的声音,让木野心头一震。木野浑身一震,她想不到华樱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难道说,她在牢房里说的那些话,华樱都听见了吗?他是听了之后才晕倒的?华樱苍白如纸的面容上流露出梦幻般的微笑……他此刻只能从手机里听到这摇篮曲了,而她呢,应该是在抱着孩子,给孩子喂奶,哄孩子睡觉,为孩子唱摇篮曲……她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也是一个好母亲,能够当她的孩子,该是一件多幸福的事情呢。木野无暇再思考这些,眼下她要面对的是华樱的质问,那件事,是秘密,她一直藏在心里十多年都不敢说,可如今,恐怕是难以再继续隐瞒了。

“没事,小元宝是我们的心头肉,他最懂我了,今晚不会来打扰我们的。”翁岳天的手正欲掀起她身上的薄纱。华樱轻轻嗯了一声,算是默许了。木野的心情略显激动,刚想开口,华樱冷不防地说:“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事,关于我被老组长收养的事。”“那万一丫头过几分钟就醒了呢?”文菁俏皮的望着他,水汪汪的眼睛流光溢彩,更让这男人心痒痒。翁岳天嘴角微抽,狠狠一咬牙:“老婆,你是在暗示我不要草草了事吗?放心,我一定会喂饱你的?”“啊……讨厌……你……你……”文菁的声音都被男人堵在了喉咙,浑身如火烧般滚烫……^-^無彈窗閱讀^_^。

小说索引: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全文阅读,总裁的新鲜小妻子最新章节,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免费阅读,总裁的新鲜小妻子,禾千千小说,其他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