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总裁的新鲜小妻子最新章节
"男人低沉嘶哑的声音,暧昧而蛊惑,与身下的她紧紧契合……"唔……"她含糊闷哼,痛苦着沉迷。在他热情如火的索取中战栗,沉沦……九天的相处,他神秘莫测却又温柔如水,给予她极致的宠爱。这一夜,缠绵不休,他品尝着她稚嫩的身体,那美好,让人疯魔!而这个男人,她除了名字,一无所知。她是一个自闭症少女,他如愿让她开口以证人的身份站在法庭为某人洗脱嫌疑,这是他第一次听见她说话。第十天,他彻底消...

88必发娱乐官网

文 / 禾千千
总裁小说网

某商场门口,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人来人往颇为热闹,大家都忙着来置办年货,空着手进去,两手提满了出来,消费也能让人心情愉快,特别是平时那些很少来商场的人,一年到头或许就数这春节的时候最舍得花钱了。舒骺豞匫小俩口站在门口良久,愣是没进去,男人似乎是有些别扭,板着脸,异常冷静。小女人拉着他的袖子,亮晶晶的眼眸巴巴地望着他,软声细语地说:“老公……老公……我们进去买点东西吧,总不能就这么空着手去啊。”翁岳天手揣在衣服口袋里,强忍着没去看文菁那期盼的眼神,淡淡地说:“空着手就空着手,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打算待多久,去问点事情就走。

”“你……”文菁无奈地摇摇头,这男人啊,赌气的样子就像个小孩,不能和他对着干,得耐心地哄哄。文菁的声音越发柔软温尼:“老公啊……如果只是你一个人去,那你空着手我也没话说,可这是我和你一起,你想想啊,这次你去太阳国救我,多亏了有她告诉你关于我脖子上那根项链的事,不然我也许还会被困在那里……于情于理,我们都该亲自登门感谢才对,我是当事人,两手空空的去,显得太没礼貌了……”翁岳天扁扁嘴,不温不火地说了一句:“你还真以为华樱是看在那假玉的份儿上才放你的吗?我敢打赌,就算没那东西,他还是会放你的。

”话是这么说,其实翁岳天心里也知道,不论华樱会怎么做,乾缤兰告诉了阴玉的事,那就是功不可没的,只是他还在犯倔呢,嘴上不肯承认而已。文菁怪嗔地瞪着他,粉腮鼓鼓的:“你要是不陪我进去买礼品,那我就不去了,让你一个人去。”一个人去?翁岳天嘴角微抽,想了想独自面对乾缤兰的那种尴尬……算了,他还是顺着台阶就下吧。翁岳天同意买礼品了,看着文菁开心的样子,他也感到欣慰……有这么个懂事又孝顺的女人当老婆,是他的福气。他其实并非是那么排斥买礼品去探望乾缤兰,而文菁的执着正好为他保留了面子,他拉不下脸去做的事,文菁替他做了。

乾缤兰这几天也有跟文菁通过电话,叮嘱文菁在家好好地跟孩子聚聚,不用着急公司的事,她会安排好一切的。乾缤兰做的这些,令文菁大为感动。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她都应该是要走这一趟的,只希望乾缤兰和翁岳天的关系能够有缓解的契机。乾缤兰之所以尽心尽力地帮助文菁打理“启汉”,不止因为文菁是文启华的女儿,更重要的是,“启汉”是文启华一手创立的,乾缤兰深爱那个男人,爱到痴狂,她觉得在这里有种归属感,能让她感觉自己距离文启华不是那么遥远……还有一层理由是,帮助文菁就等于是帮助翁岳天……她亏欠儿子太多了,尽管嘴上不愿承认,可内心却是如明镜雪亮。

这种内疚,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她年纪一天天地变老,越发地强烈和清晰。如果能为儿子做点什么,哪怕是一点点……乾缤兰从公司回到家已经是9点钟了,明天开始就是春节假期,所以公司今天特别的忙。乾缤兰前脚踏进门,一会儿儿门铃就响了……翁岳天和文菁在楼下车子里等候多时,看见乾缤兰回家,文菁是想着立刻下车的,翁岳天却不自在,说是等着乾缤兰进去再说。乾缤兰没想到文菁和翁岳天会来,惊喜之余,她也有点难以抑制内心激动的情绪,急忙拉着文菁的手,让小两口进来坐。

翁岳天表情僵硬,刻意不去看乾缤兰,冷峻的面孔上不苟言笑,坐在沙发上,眼神却是瞄着窗外。文菁和乾缤兰之间到是热络,脆生生地喊“妈”,乾缤兰欣喜不已,装作不经意地瞄了一眼翁岳天……果然,脸臭臭的,显得很不自然。文菁假装不知翁岳天的别扭,将买来的礼品呈上,美目流转中,一抹调皮的神色掠过……“妈,这是冬虫草,是我和岳天的一点心意。”文菁温柔的笑脸是朝着乾缤兰,故意加重了他的名字。翁岳天闻言,再也淡定不了,下意识地转过头来,讷讷地说:“不是我说要买的,是她……”“噗嗤……”文菁忍不住笑出声,他故作冷漠的样子真可爱,俊脸上还出现了可疑的红晕,就像个害羞的孩子。

乾缤兰憋着没有笑,可她接过盒子之后却握住了文菁的手,微微泛红的双眸凝视着文菁,一向波澜不惊的她,此刻也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孩子……谢谢你。我今天……很开心。”乾缤兰短短的两句话,包含的内容太多了,她相信文菁都会明白的。她不仅是在对文菁说,更是在对翁岳天说。这种感受,只有身为母亲的人才会明白。翁岳天暗暗叫苦,这两个女人凑在一块儿,看这架势发展下去,就差没抱头痛哭了……“咳咳……咳咳……那个……我们来,是有件事想问问。

”翁岳天没忘记来的目的。乾缤兰略为惊诧,但随即又点点头:“问吧。”她以为儿子会问她当年离开翁家的事,没想到却是……“你以前是文启华的助手,那你认识他家的佣人吗?就是那个戴眼镜的胖大婶。”翁岳天一瞬不瞬地盯着乾缤兰,想要从她素净的面容上窥探她的内心世界,更不想错过她的每个表情。文菁乖乖地坐在一旁,认真地听着瞧着,她心里也是好奇得要命呢。乾缤兰很爽快地回答:“是的,我认识。”翁岳天不等乾缤兰有任何准备,冷不防抛出了第二个问题……“你认识那个佣人的老公吗?听说他姓钟。

”男人锋利如刀的眼神紧锁着前方,仿佛什么都逃不过这一双犀利的凤眸。只不过……乾缤兰是翁岳天的母亲,他有些地方与她极为相似,当然,也包括那一份深沉内敛。乾缤兰迎上翁岳天的目光,不躲不闪,神情自若地说:“你说的人是钟叔吧,我当然知道,听说是在文家打理花园的,可是时间不长,好像是因为得了什么病……正值壮年就去世了。这是我后来听说,至于钟叔本人,我没见过……因为那个时候我国外环球旅行,好几个月才回国的。”她脸上看不出异样,文菁失望地喃喃自语:“这么说,钟叔是真的过世了……我也希望在太阳国见到的那个人不是他,也许真是看花眼了,或者是人有相似……嗯,一定是长得像而已……”乾缤兰脸上优雅的笑容依旧,伸手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她好像没听到文菁的自言自语,径自喝着茶,垂眸间尽显尊贵的姿态。

头结消头。呃?乾缤兰手里的茶杯是……文菁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翁岳天已经站起身来,拉着她的手,匆匆往门口走去……“我们还有事,先告辞了。”他丢下这一句,声音传来,人已经消失在门外。文菁被他一直拉进了电梯,十分不解他为什么突然离开,不由得嗔怨地道:“你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再走啊……”“亲爱的,对不起,我……我肚子痛,不想在她那里解决。”翁岳天搂着文菁的身子,温柔得滴水的目光像是能将人融化了。文菁一愕,随即无奈地笑说:“你呀……看你这气要赌到什么时候,马上就到春节了,你好好想想,我们到时候是不是应该带着孩子过来陪妈吃个团圆饭。

”文菁不疑有他,还真以为是翁岳天闹肚子痛……将她的小脑袋按在胸前,在她的目光无法企及的角度,翁岳天的眼神这才暗了下来,深邃的眼眸里涌起复杂的意味……他哪里是肚子痛,他是因为看见乾缤兰刚才喝水时拿错了杯子,而文菁想要对乾缤兰说的就是这个。翁岳天虽然长期没有跟乾缤兰生活在一起,可是这血浓于水的亲情有时候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感应……凭着敏锐的直觉,翁岳天怀疑乾缤兰拿错杯子是因为她内心惊慌而导致的。如果他的怀疑是真的,就说明乾缤兰在撒谎……她很可能是认识钟叔的!翁岳天暂时不打算告诉文菁,就让她以为钟叔已死,以为在太阳国见到的那个男人是看花了眼。

这样其实也不算是坏事,起码文菁的心情可以不受影响。不管钟叔是不是太阳国见到的那个人,这都不重要,既然当时文菁没有被那个人强留下,说明这对文菁的安全不会构成威胁……这就够了。==============================春节,在所有的节日里,事最温暖最重要的日子,能够和家人围坐在饭桌前吃上一顿热乎乎香喷喷的团圆饭,这是莫大的幸福,是每个人内心的渴望。但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实现的……乾缤兰料想自己是不能和儿子儿媳妇还有孙儿孙女一起过年了,她也就没有什么盼头,不置办年货,不会将冰箱里堆满了菜,平时怎么过的,春节还是那么过。

乾廷的父母早就不在了,他现在就只有乾缤兰这么一个最近的亲人,所以他也不忘前来给乾缤兰拜年,然后将她接到乾帮过年。翁家挺热闹,远在京城里的叔伯婶婶们也都赶过来,家里一下子多了不少人,难得这么整齐地聚在一起,和乐融融的家庭气氛,充满了宅子的每个角落。大家除了团圆,当然还要庆祝文菁和翁岳天平安归来,前阵子发生的事,对于家里的每个人来说都是万分沉重,尤其是心疼两个可怜的孩子,现在一家团聚了,压在心上的大石头落地,这个春节也显得特别的有意义。

翁家的人真不少,平时各有各的工作,事业,不常见面,住的地方也是相邻的两个城市,但正因为这样才更加使得每一次的相聚都是格外珍贵的。两个可爱的孩子,被妈咪打扮得漂漂亮亮,比花骨朵儿还要娇嫩,一出场就引来叔伯婶婶们的艳羡的目光纷纷抢着将两个小不点儿抱在怀里……小元宝穿着大红色的小棉袄,复古的花型和款式,头上还戴着一顶帽子,活脱脱一个贵气的小公子哥儿,这架势,比他老爸还更受欢迎,家里亲戚瞧着可喜欢了,赶紧地拍照留念,跟小明星似的。

我们的小公主也是一身的喜庆,虽然还不会说话,可这粉雕玉琢的小模样却是瞬间秒杀一片,这小奶娃今天特别乖巧,兴许是刚吃饱了奶/水的原因,被大人抱来抱去也不闹,这许多还是她没见过的呢。不光是两个孩子,就连超级萌物肉肉今天也穿上了新的小背心,欢快地蹦跶着,尽情地撒娇卖萌,免不了一顿好吃好喝,最后涨得肚子都圆了才肯溜到小元宝的腿上去消停一会儿,打盹儿,起来再接着吃……翁家一片喜气祥和,翁震做为长辈,自然是高兴得合不拢嘴,他最欣慰的就是一大家子人像现在这样有说有笑的坐在一起。

一切的风风雨雨都过去了,新年许下新的希望……希望家里每个人都能身体健康。翁震最近特别注意保养身体,换做以前的话,他一定会好好地喝个痛快,现在他不会这样了,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不能再多喝酒,浅尝即止。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他时天不怕地不怕,从卸任之后,这些年,他渐渐觉得,人生还有另一种活法,那就是和家人在一起,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以前的翁震是个脾气火爆的刚烈性子,现在他是一个需要家庭温暖的老人。这种转变,他欣然接受了,想起自己也曾亏欠子女,给予他们的关心不够,只希望能在以后多多疼他们一些……翁家是过了一个热闹年,文菁也挺开心的,自她懂事以来,这是第一次和这么多人一起过年,最重要的是有她的孩子和老公,幸福美满的生活来之不易,她在精神上得到极大满足时,也没有忽略翁岳天的感受……他是真的忍心不跟乾缤兰吃个团圆饭吗?文菁始终觉得,他内心深处或许住着一个倔强的小孩,他小时候缺失了母爱,给他的心灵造成伤害和阴影,他会怨恨乾缤兰,但这种怨恨是建立在爱的基础上。

正因为爱自己的母亲,在他最需要母爱的时候却失去了那份依赖的温暖,他才会形成一种爱恨交织的心态。他的伤疤刻在心上,难以愈合,而实际上,他也会幻想如果时光可以倒流,重来一次,他一定会时时刻刻赖着母亲,不让她离开……文菁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向翁岳天提出了她的想法……她想要带着孩子和他一起去乾缤兰家拜年。果然他婉拒了,不肯前往。这根深蒂固二十多年的心结,一时间要解开是很难的,文菁没有勉强,但是她会自己带着孩子去看乾缤兰。

翁岳天开始不同意,在她执意坚持下,他只得答应了。这或许是唯一能够折中的办法了。乾缤兰见到文菁和两个孩子前来,那自然是高兴万分,又惊又喜,亲自下厨做了一顿好吃的,还为两个小不点儿封了大大的红包。乾缤兰很庆幸能有文菁这么个儿媳妇,她站在中间的立场上,为缓解乾缤兰和翁岳天的关系而努力着……一个是她尊敬的长辈,一个是她心爱的丈夫,手心手背都是肉,割到哪儿都会痛,她真心地希望这母子俩的心结能早日打开。爱一个人,当然也包括爱他的父母,长辈。

文菁相信,如果翁岳天能和乾缤兰冰释前嫌,他将会活得比现在更加开心。身为她的妻子,他最亲近的人,她不想看着他带着遗憾过一辈子。文菁想试探着问乾缤兰,为什么在翁岳天小的时候不喜欢他?乾缤兰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以后会告诉她的,叫她别胡思乱想,安心准备婚礼,等着当一个美丽幸福的新娘。文菁能感觉到乾缤兰其实并非不爱自己的儿子,是什么特殊的原因才造成了她对儿子的“不喜欢”?既然她说以后会告诉,文菁也不再追问下去,她觉得乾缤兰和翁岳天是同一种人,想说的事情自然会说,追问是无济于事的。

w7bw。乾缤兰说得没错,文菁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去想,只要好好准备婚礼就行。文菁当然是憧憬着婚礼,为这事儿,她还特意在网上看了不少资料,观摩了一些关于婚礼的视频,开始还兴致勃勃的,后来没几天她就发觉了一个问题……婚宴上好多人,场面是够热闹,但是新郎新娘也够累的,忙得团团转,再想想自己的婚礼……天啊,翁家这么强悍的背景,到时候那是要请多少人来?文菁坐在电脑面前,手撑在桌子上,望着屏幕发呆,满脑子都被婚礼场面充斥着,头昏脑胀的……结婚啊结婚,女人都渴望着能在自己美美的时候美美地嫁人美美地举行婚礼,可筹备的过程似乎像在打仗一样……身后一道暗影渐渐靠拢,随之而来的是熟悉的体味……属于他的味道飘进鼻息,紧接着,她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男人温热的薄唇轻触着她的额头,她微微仰起小脸,亲昵地蹭着他的下巴,呼吸相闻,满满的柔情在蔓延着。

头顶上盘旋着他低沉浑厚的嗓音,包裹着丝丝的甜,钻进她的耳膜:“在想什么?这么入神。”文菁特别喜欢这样和他依偎着,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她的心就会柔软得发烫,被他爱着宠着的滋味真好……小脸在他怀里拱了拱,微微撅着唇说:“老公,我这几天琢磨了一下,发现我可能没有能力来操办婚礼……”文菁说这话其实很含蓄的了,她眼底的失落,他看得分明。很多人结婚都是有家人帮忙操办婚礼的,可文菁的情况比较特殊,她父母不在了,而翁家的人大都是住在京城里的,总不能让翁震一把年纪了还操劳吧……这确实是个问题。

翁岳天搂着怀里的小人儿,眸光愈发柔和,轻声说:“我的老婆大人,我怎么舍得让你那么劳累呢,放心吧,我们到时候不用请太多人,家里亲戚和一些重要的好朋友来观礼就行,我已经吩咐了亚森,他会去安排的,除了必须要你到场才能办的那些事,其他的你都不用操心了。比如……今天我们要去试婚纱。”“婚纱?哦,对了……是约好了今天,我差点忘记了。”文菁的心情明显亮了起来,听到他都将婚礼的事吩咐下去了,她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文菁是两个孩子的妈咪了,平时照顾孩子和丈夫,还有翁震,她已经付出不少精力了,如果再让她负责操办婚礼,那可真是要命,翁岳天就是考虑到这些,所以早早地就安排亚森去办。

翁岳天筹办婚礼,这等大事,消息不胫而走,其轰动的程度更是超越了前些时候文菁的失踪。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发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暗地里说翁岳天是傻子,连一个失踪数月再归来的女人也当宝一样捧着,说他也许是戴了绿帽子而不声张,说文菁是迷惑男人的狐媚女,说她失踪之后兴许遭遇了不堪的侮辱,说她配不上翁岳天那样的钻石级男人……各种难听的风言风语在民间传开,但也只限于此,没有哪一家媒体敢讲这些话提到版面上来说,谁都不敢触怒翁家,尽管他们都在发挥着想象,猜测着文菁失踪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但没有真凭实据,他们还是不敢造谣生事的。

翁家的背景涉及到军界,的,谁都顾忌三分。渐渐的,当人们发现翁家的人很淡定,发现翁岳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时间长了,大家就会怀疑从前的判断……或许人家两夫妻真的是情比金坚,或许那个女人真是清白的。谣言不仅止于智者,更会消弭与时间。文菁被翁岳天保护在一方宁静又安全的世界里,他对于那些闲言碎语,统统无视,始终坚定地爱着。他的执着和信任,就是他对爱情的态度。这并不是一开始就具备的,实际上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最初认识文菁时,他也做不到像现在这么坚定。

就是因为这几年里发生了那么多的波折,磨难,才能让他一点一点认清楚自己的内心。每一次发现文菁身上的某种品质,他都会格外的欣喜,庆幸自己的心是放在了一个值得去爱的女人那里。经过了酸甜苦辣,千回百转才换来今天的安宁和幸福,他的爱他的心已经坚若磐石,信她就像是信任他自己一样,外界的人说什么,与他无关,也不会动摇他半分。他很清楚,他比谁都明白,有她在身边,才会是他的幸福所在。能够达到如此牢不可破,固若金汤的相爱,那其中的过程,怎样的苦与涩,怎样的伤和痛,怎样的艰与险,都已经成为过去,但却是记忆里不能磨灭的存在。

回首之间,仿佛一眼万年,恍如隔世,经历的种种磨难都不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珍惜眼前人,珍惜拥有的一切。本市的某些具有实力与品牌共存的婚纱店,对于这一次翁岳天将要结婚的消息十分重视,想尽办法要来赞助,宁愿白送婚纱都行,只要翁总的妻子能穿上某一间婚纱店的婚纱,那将会带来巨大的轰动效应。如果是换做别人,或许会欣然接受这样的赞助,但翁岳天却不肯,他希望穿在文菁身上的婚纱是由他花钱买来的,而不是谁谁谁赠送的。

这到好,婚纱店的老板更高兴了,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呢。文菁和翁岳天来到走进这间婚纱店已经好半晌了,她在试婚纱,可愣是没有让翁岳天感到满意的。老板亲自招呼着,热情又礼貌,耐心地将一件件美得炫目的婚纱让文菁试穿。“老公,这件行吗?”文菁站在试衣间门口,巴巴地望着那个坐在沙发的男人。翁岳天抬眸看了看,摇摇头:“这件的蕾丝完全将你精致的蝴蝶型锁骨给遮住了,继续换。”“哦……那好吧。”文菁乖巧地应了一声,转身又进了试衣间。

翁岳天将手里的杂志放下,缓步到试衣间门口,轻轻地扣一扣门:“老婆,这件怎么样啊?快出来我看看。”“老公……这件好像也……也不太适合……”文菁的语气有点怪,说话结结巴巴的。翁岳天心下好奇,干脆推门就进去了。乖乖呀,那俩馒头都跑出来大半了,这一看不打紧,男人只觉得浑身一阵哆嗦,毛孔都紧缩了起来,漂亮的凤眸顿时跳跃着点点暗火……“老婆,这件确实不能穿出去……这里只能给我一个人看……”男人暗哑的声音透着隐忍,大手不规矩地盖上……搂着她的那只手也变得不安份起来。

文菁粉嫩的脸蛋染上了两团红云,小小声嗫嚅道:“你别……别这样……这是在婚纱店呢。”她可不知道,自己此刻这娇羞的神情酥软的细语,正是男人最难以招架的,她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妩媚风韵已经让他热血沸腾了,暗暗心惊,这小女人的魅力越来越让他着迷,要不是顾及到她的羞涩,他到是不介意在这小小的试衣间里与她……翁岳天邪魅的一笑,低头封住她的唇……现在不能做他爱做的事,那就先收回点利息吧。“老婆,我们不试了,这些款式我都不满意,还是订做吧。

”“嗯……好。”“。。。。。。”两人你侬我侬的轻声蜜语,羡煞旁人。站在外边的婚纱店老板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刚才还真是怕万一翁总一时兴致来了,会不会就在试衣间里那个什么……日子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4月底,婚礼就定在下个月初。喜帖都已经派出去了,有些特别重要的朋友,文菁打算亲自上门送喜帖,顺便也是和好姐妹聚一聚。这想法到是和蓓蓓不谋而合,等文菁约好时间,蓓蓓和于晓冉就配合她,把手里的事情安排好了,选一个地方尽情地玩上一通。

约在哪里?蓓蓓和于晓冉竟然同时都想到了乾廷的“夜紫魅”。她们不会在大厅里跳舞喝酒,顶多也只是在包厢里聊聊天,喝喝小酒,再唱唱歌……文菁来的时候,一进门就看见两个女人拿着麦克风在那唱得惊天动地……“文菁!”“孩子她娘!”蓓蓓和于晓冉各自在话筒里喊了一声,那欢腾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们要结婚了呢。文菁心里一暖,每次和闺蜜聚在一起就是有种见到亲人的感觉。“新娘子,欢迎参加我们的单身派对!”蓓蓓笑着给文菁来个大大的熊抱。

文菁哭笑不得:“单身?我早就领结婚证了,还有你啊,有男朋友……”于晓冉递过来一杯红酒,姣美如花的容颜比这酒还要娇艳欲滴,搂着文菁的肩膀说:“姐妹,今天就要当自己是单身,你没看那电视里都演么,很多人结婚之前都会和朋友一起搞个什么……单身派对,享受一下单身的乐趣,你以前领证的时候,那是因为你老公的病情,没心思搞这个,今晚,我们得给你补上。你就尽情玩儿尽情吃,尽情喝,所有的开销都算我的,你可不能跟我抢着买单!”“对对对,你不是说翁岳天今天也跟朋友聚会去了吗,正好,你们就趁现在,享受享受单身的乐趣……你呀,又要照顾孩子又要忙结婚,你不放松放松怎么行呢,放松一下,调整状态,然后当全世界最美的新娘!”蓓蓓也举起杯子,一脸陶醉,她在幻想文菁在婚礼上该有多么的耀眼。

文菁被这两个女人感动得一塌糊涂,心里也放开了许多,她们说得没错,最近她确实因为同时照顾孩子和结婚的事而忙碌,是时候放松一下了。“好,今天咱们就喝个痛快,来,干杯!”“干杯,不醉不归!”“。。。。。。”三个女人很少来这种地方,翁岳天允许文菁来,那也是因为不想太过约束她。每个人都要有属于自己的小小空间,能偶尔和朋友聚聚也是好事。不过他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让亚森跟了过来,现在亚森就站在门口当门神。“哇,这个酒真香啊!”文菁“咕噜咕噜”灌了下去,她不会品酒,只要是香喷喷的甜滋滋的她就觉得好喝。

三个女人边聊边喝,不时迸发出阵阵笑声,在酒精的作用下,也都放开了胆子。“文菁啊,我们三个人里,你最小,但是你也最先有孩子,最先结婚……真是好羡慕啊……”于晓冉鼓着腮,颇有点恨嫁的意味。“嗝……于姐,不要灰心,一定会有属于你的真命天子出现……”文菁自己给自己倒酒,嘴里还在打嗝。“对……说得对……于姐这么好的女人,漂亮又能干,是那些男人……不……不识货,没眼光!谁能娶到于姐,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蓓蓓附和着,很是为于晓冉抱不平。

说完她又拿起了话筒,刚好这首歌是她很喜欢的……“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天天年年月月到永远……对你爱爱爱不完……”蓓蓓边唱边学着mv里的动作,滑稽极了,逗得文菁和于晓冉哈哈大笑。于晓冉也被激起了兴致,不甘落后地拿着另外的话筒在一起吼,酒精的作用下唱歌,那声音显然不靠谱,比较像干嚎,但是唱得很舒服很爽,尽情发泄心中的郁闷,吼歌是个不错的办法。文菁喝得稍微慢些,所以也就比其他两女清醒一点,见蓓蓓喝得不少了,文菁忍不住提醒:“蓓蓓,你别醉了,不然你的乾廷会拍我……”蓓蓓这时候已经来了些酒劲,闻言不禁笑出了声:“咯咯……咯咯咯咯……文菁啊,我和他只是哥们儿,我们没什么的,我的正牌男朋友是我大学时候的同桌!”酒后如真言啊,蓓蓓和洪珂交往的消息一直没告诉文菁,文菁还以为蓓蓓和乾廷的恋爱关系发展得挺顺利呢。

“你说什么?你们是哥们儿?你交上新的男朋友了?是在甩了乾廷之后?”文菁惊愕了,她显然误解了蓓蓓的意思,以为蓓蓓是先和乾廷交往,再甩了他,然后才跟她同桌交往……“哎呀,不是的!”蓓蓓手里拿着话筒,说话有点不利索了,酒意上头的症状……“我和乾廷没有交往过,我只是他的朋友……像他那样极品的……黑道老大……我……我只有……只有暗恋的份儿……可是……可是暗恋实在是太苦了!我……我知道他是不会喜欢我的……我还不如跟同桌谈恋爱呢,起码人家还对我挺……挺好……嗝……”蓓蓓说着说着又打酒嗝,红通通的娃娃脸上除了笑容,还有点点晶莹。

想起了自己辛酸的暗恋史,悲从中来,一直压抑在心底的悲伤,在酒后终于是关不住了。文菁和于晓冉闻言,顿时面面相觑,惊得说不出话来……于晓冉虽然知道蓓蓓暗恋乾廷,可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文菁知道了真相。文菁整个人都石化了,呆若木鸡……蓓蓓暗恋乾廷?!两人从没交往过?天啊……文菁脑子一时间懵了,怎么会这样?乾廷和蓓蓓不是都亲口说过在交往吗?难道那都是假的吗?蓦地,文菁脑子里闪过一些片段……记得在她搬离乾廷住所之前,乾廷曾向她求婚,那之后,她经过认真考虑,还是觉得自己没办法答应他的求婚,正好那时她也找到了翁岳天,于是她向乾廷说明,她要回翁家去……而乾廷当时却说他只是看她可怜,为了安慰她才会向她求婚的。

她没有去细想,也不敢去细想,但是现在听蓓蓓这么一说,她明白了……乾廷的求婚是真的!他一定是为了让她安心地离开,所以才会委屈了自己,用那种隐忍的方式来维护他仅剩的骄傲!蓓蓓是有些醉了,不经意就说了那些话,当她看见文菁和于晓冉都在发呆,神色不对劲,她才惊觉到自己失言了……真该死,她怎么可以说出来呢,这样文菁会很难过的,她那么善良的人,她会认为是自己的存在阻碍了朋友的爱情之路……这可怎么办啊!蓓蓓后悔死了,狠狠扇了自己两巴掌,还是觉得不够,当第三次向自己的脸挥手时,却被回过神来的文菁抓住了手腕。

文菁眼泪汪汪地抱着蓓蓓,心疼地哭喊:“傻瓜……笨蛋……你憋在心里不难过吗?你怎么忍心瞒我这么久……你一个人承受痛苦,真不够意思!”文菁泣不成声,她无法想象蓓蓓有多苦,明知道乾廷以前心里爱着谁,蓓蓓却只能以好朋友的身份站在一边,看着乾廷对别的女人好,心疼别的女人……心如刀绞的痛苦,文菁知道那是怎样折磨人的滋味,可怜的蓓蓓,她竟然忍到了现在才说出来!“呜呜呜……蓓蓓……”三个女人人抱头痛哭,那叫一个得劲儿啊!13852284文菁的反应,让蓓蓓又惊又喜……文菁没有责怪她联合乾廷撒谎,演戏,而是第一时间想到了她的痛苦,这就是知己,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蓓蓓在这一刻忽然间觉得……暗恋失败的痛苦在瞬间被冲淡了,因为有了文菁的谅解和疼惜,她被这温暖包/围着,再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世间除了爱情,还有珍贵的友情也是值得我们精心呵护和珍惜的。

有些事,始终不会是永久的秘密,说出来了或许也是一种解脱,现在文菁和翁岳天的感情稳固,谁都破坏不了,即使知道了也没什么影响,文菁依然会是最幸福最美丽的新娘……。

小说索引: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全文阅读,总裁的新鲜小妻子最新章节,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免费阅读,总裁的新鲜小妻子,禾千千小说,其他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