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总裁的新鲜小妻子最新章节
"男人低沉嘶哑的声音,暧昧而蛊惑,与身下的她紧紧契合……"唔……"她含糊闷哼,痛苦着沉迷。在他热情如火的索取中战栗,沉沦……九天的相处,他神秘莫测却又温柔如水,给予她极致的宠爱。这一夜,缠绵不休,他品尝着她稚嫩的身体,那美好,让人疯魔!而这个男人,她除了名字,一无所知。她是一个自闭症少女,他如愿让她开口以证人的身份站在法庭为某人洗脱嫌疑,这是他第一次听见她说话。第十天,他彻底消...

88必发娱乐官网

文 / 禾千千
总裁小说网

三个女人抱在一起尽情地恸哭,虽然是因为蓓蓓酒后失言才使得文菁知道了蓓蓓暗恋乾廷的事,但这并不影响互相之间深厚的友情。文菁心疼蓓蓓,同時也为乾廷的隐忍而深感震撼。其实世界上哪里会有不透风的墙呢,这些事情,文菁迟早是要知道的。通过什么方式知晓所谓的秘密,这不重要,最要紧的是当事人怎么对待和处理。文菁很庆幸自己有蓓蓓和乾廷这样的朋友,他们都在默默地为她着想,宁愿自己委屈,痛苦,也不忍心将她陷入为难的境地。今生能得如此至交好友,并且还不止一个,这是值得文菁珍惜一生财富。

这一晚发生的事,只是一个契机,是三个女人内心情感宣泄的突破口。每个人都需要在适当的時候释放自己的情绪,不管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一边哭泣一边喝酒,唱歌,三个女人毫无顾忌地大发牢骚,尽情吐槽,别看她们是哭了,实际上却是得到了某种释然。“文菁……你说我是不是运气特不好啊……第一次爱上的男人竟然是个……是个……棒槌?哈哈……”“棒……棒槌?嗝……”文菁边笑边打酒嗝,乾廷的脾气她是知道的,被他气得半死的女人不少。蓓蓓又灌了一口酒,舌头有点打结了:“他是潜水艇……是……是小乾子,也是……是个棒槌?他真笨,看不出来我爱他……他只把我当哥们儿……亏他还是黑帮老大……笨,笨死了?”说起男人的笨,女人就显得特别有劲,于晓冉一直守勾着蓓蓓的肩膀,肆无忌惮地笑道:“知道这叫什么?智商高的男人很多/情商都是零……哈哈哈哈……”“。

。。。。。”酒精这东西很奇妙,下肚之后再上头,人的大脑就变得松驰了,整个人也轻松起来,平時小心翼翼不说出来的事情也就不再是秘密。“黑帮老大……呃?”文菁怔忡地望着蓓蓓和于晓冉……对哦,刚才蓓蓓就有提到过乾廷是黑帮的,只是她没有留意,现在第二次听见她们说,着实是被惊到了。“乾廷是黑帮老大吗?这……这太意外了……”文菁心头巨震,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原来乾廷不只是个经销钻石的商人而已。“唉,文菁啊,乾廷对你那真是用心良苦……我猜他是想过要告诉你的……可能因为太紧张你的想法,所以才没说……”于晓冉这心理专家说的话那是相当的正确。

蓓蓓醉眼朦胧,摇头晃脑地说:“对……就是……小乾子那个人,别看他对其他人都凶巴巴冷冰冰的,可他在你面前就跟鹌鹑差不多,哈哈……以前你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一定是想说又不敢说……太在乎一个人就会这样……后来你回去翁家了,跟翁岳天结婚了,那……那他估计又觉得,说不说都不要紧……”蓓蓓对乾廷的分析也十分到位,果然不愧是乾廷的“好哥们儿”,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文菁发觉自己并不排斥乾廷的真实身份,与他相处几年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心里有数,就算他是黑帮老大,可他对待她和小元宝就像亲人一样,谁会嫌弃自己的亲人呢?但是对于乾廷的隐忍,文菁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里泛酸……原来乾廷为了她忍受了那么多,在她搬走的前一晚,乾廷还若无其事地说他的求婚不是真心的,叫她别放在心上,当時的他,该有多痛呢?难怪她和小元宝搬走時,乾廷都没来送行……对于乾廷的脉脉深情,文菁只能心存感谢和心疼,可她知道自己没办法回应什么。

感情的事,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的程式,不是谁喜欢你你就能喜欢别人的这种逻辑,更多的,往往是“得不到”。真诚的爱是弥足珍贵的,如果一个人的感情开始泛滥,那就不成称之为爱,顶多是四处留情的多/情种罢了。文菁揽着蓓蓓的胳膊,她心里是多么希望蓓蓓和乾廷是真正的一对啊,因为她深知蓓蓓是一个善良而坚强的女人,而乾廷更是一个外冷心热,值得女人托付终生的归宿。如果两个好友能喜结连理,她一定会是第一个祝福他们的人。尽管她有如此美好的愿望,但她不打算插手。

感情的事勉强不来,她去中间干涉也只是多余的。蓓蓓和乾廷最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应该由他们自己决定。三个又哭又笑的女人玩得尽兴,气氛越发热烈,一个个喝得面红耳涨,唱歌也越来越不在调上,文菁虽然具有神级的歌声,不过现在是娱乐時间,她才不要那么中规中矩地唱呢,抱着话筒眯起眼睛乱吼一通,这样才够爽。“啧啧啧……这mv里的男人一个个看起来身材都那么好的,健美,匀称……”于晓冉站在大屏幕前边两眼放光盯着mv的画面大发感叹。

“于姐,原来你喜欢猛男啊?哈哈……你要真是喜欢这种肌肉型男,我到是可以让我那些同学……留意一下,有合适的就……就介绍给你……哈哈……”于晓冉摇摇头:“猛男啊……看一看欣赏一下就好,喜欢还谈不上……上次我去省里开会,遇到几个女同行,她们为了款待我……带我到夜店去……我们叫了……六个……六个男公关,我的那个身材最好……她们后来都去酒店开房间了,就我一个人没去开房,自己坐车回家了……第二天她们还说我是……暴殄天物……”男公关?文菁歪着小脑袋,粉嫩的小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男公关就是传说中的牛郎吗?我……我没见过……”蓓蓓一听,立刻举起手,立正,嚎了一声:“我见过?”“什么?你见过?”文菁好奇地眨巴眨巴大眼睛,晕乎乎的脑袋里不知道冒出了什么新奇的想法。

“对,我见过?就在这里……夜紫魅啊,有……有男公关哦……嘻嘻……”蓓蓓笑得贼兮兮的,她是见过啦,只不过是偷偷看看而已。“夜紫魅的男公关?嗯……估计是挺有水准的吧……”“。。。。。。”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男人一出剧。这边的三姐妹在纵情高歌,距离“夜紫魅”不远的一间酒吧里,翁岳天也被他的好兄弟拉出来了,最近他也不清闲,家里。公司,婚礼,都要他忙活,三兄弟已经有段時间没聚了,后天就是婚礼,今晚说什么也要好好地畅饮一番。梁宇琛坐在翁岳天旁边,翘着二郎腿,俊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翁少,你知道吗,小弟我对你可是羡慕嫉妒恨啊,我们岁数相当,可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家里一双儿女,凑成一个好字,真是羡煞我也?”翁岳天闻言,凤眸一挑,很不客气地说道:“你小子光是羡慕有什么用,得拿出实际行动来才行啊,成天只知道像个拼命三郎一样工作,你已经跟工作结婚了?”梁宇琛一脸黑线,扁扁嘴:“跟工作结婚是敬业的表现,可就是生不出孩子啊……这种事儿,光我一个人是干不了。

”陶勋一听这话,差点没把嘴里那口酒喷出来,带着同情的目光看向梁宇琛:“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女人是要精心呵护的,你可别把女人当成只是生孩子的工具,不然啊……你小子的终生大事可就难指望了?”梁宇琛哈哈一笑,颇为得意地说:“我对女人其实挺好的,以前跟我拍拖过的美眉都说我为人很赞,我怎么会是把女人看成生孩子的工具呢……只不过我这心里啊,实在是太喜欢小孩子了,每次看见翁少家的宝贝儿我就恨不得能立刻生几个出来……”梁宇琛说到感概处,脖子一仰,一杯红酒就下肚了,浑然不知身后多了一个身影……“呵呵,梁警官,你说的那些美眉,全都是人家先甩你的吧?”这女声可把梁宇琛给呛到了,一阵猛烈的咳嗽。

“咳咳……静茹,你怎么来了?”梁宇琛难得老脸一红,刚才还得意洋洋地显摆自己的情史,贾静茹一来就说破了。“哈哈哈……静茹,咱们这警界之星的梁警官已经被甩过四次了……我们就看在一场朋友的份儿上装作不知道好了,给他留点面子。”梁宇琛朝着陶勋一瞪眼儿:“就你们这群损友,还面子呢,你们就是哪儿痛指哪儿?”有了贾静茹的加入,气氛又活跃了一些,她很自然地坐在了翁岳天身边,自顾自地倒酒,举杯……“哥,这杯酒是我敬你的,祝你和嫂子白头偕老?”贾静茹说完,豪爽地一饮而尽。

翁岳天到也不含糊,干脆地饮尽,亲切的目光望着身边这美丽雅致的女子:“静茹,这次我是最先给你派喜帖的,你不会再说没空来吧?”贾静茹尴尬地笑笑……是呵,在翁岳天和魏婕假结婚的時候,贾静茹就曾缺席,说是有公事要去外地。这一次翁岳天亲自将喜帖送上门去的,早早就叮嘱了她。贾静茹眼底那一抹复杂的神色稍纵即逝,借着为翁岳天倒酒的动作,敛去眸中那淡淡的忧伤,再抬眸時,已经是恢复了常态。大看里也。“哥,放心好了,这次我一定不会缺席的……我还指望着到時候在婚礼上好好留意一下,看看有没有适合我的男人。

”“哟哟哟?我们金牌大律师终于开窍啦?”梁宇琛第一个嚎起来,赶紧地举起杯子与贾静茹一碰……“妹子,你也是大龄剩女了,你要是再你考虑交男朋友,咱们兄弟几个就要怀疑你是不是一只……百合?”陶勋偶尔冒出来的金句总是有一针见血的功效。贾静茹没好气地横了陶勋一眼:“去去去,我的取向正常得很,以前只是在享受单身的乐趣,现在我想通了……”贾静茹的一番话,让这三个如同大哥哥一样的男人都不禁为她感到开心。翁岳天颇感欣慰地点点头说:“很好,静茹,我也祝你生命中的真命天子早日出现,别再让你继续等下去了。

”“。。。。。。”真命天子么?贾静茹心底酸涩,她不知道自己的真命天子究竟在何方,她曾偷偷幻想过,假如翁岳天能对她产生男女之情,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只可惜,他那个人在某些方面太坦荡了。坦荡得让人心碎。贾静茹是一个极为理智的女人,她深知翁岳天与文菁情比金坚,没人可以拆散他们,因此,她的情愫只会被压制在心里,随着時间慢慢淡去。每一段感情都会有各自的主人,既然翁岳天感情的主人不是贾静茹,她又何必苦苦执着呢。其实想想,能够和自己仰慕的男人做一辈子的朋友,简简单单地相处,关系维持在一定的距离和水平线,像亲人一样的来往,也未尝不是一件欣慰的事。

贾静茹的理智,为她自己和翁岳天减少了烦恼,假如她不能自控,心态失衡像魏婕那样,她即使让翁岳天知道了她的心事,到最后也只会惨淡收场。有些事,就埋葬在心里让它腐烂为好。她相信自己不是一个没人要的女人,只要她愿意敞开心门,在感情的道路上,她会有收获的。大家说说笑笑的喝酒聊天,互相陶侃,互相揭短,各种糗事都轮番轰炸,气氛十分和谐。这几个人喝得微醺的時候,翁少突然接到了一个让他抓狂的电话……“什么?男公关?”翁岳天狠狠地咬牙,心里像被猫爪子挠着那么难受?二十分钟后。

翁岳天气势汹汹地出现在了“夜紫魅”。亚森一见那熟悉的身影,急忙跑过来,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此時此刻,在“夜紫魅”某个角落里,三个喝得摇头晃脑的女人正对着前边不远处的男人评头论足。“哇……那个穿黑色背心的不错,身材碉堡了……”“那个……妖孽男更帅?”“不是吧……蓓蓓,像那种娘娘腔你也喜欢?”于晓冉鄙视的目光瞥了蓓蓓一眼。蓓蓓可不管那么多,大言不惭地说:“我觉得挺不错的。”vexp。文菁看样子是观察了不少時候了,靠在蓓蓓肩膀上,傻笑着望望那些男公关,也不知道这小女人在想什么。

“喂……文菁,你觉得谁最好?”“咯咯……咯咯……”文菁咧嘴窃笑:“都……都挺不错,我挑不出谁好……”都挺不错?蓓蓓和于晓冉同時看向文菁,那眼神的意思是:你实在是太不挑食了?一道阴影投下……“你看看我还能合你胃口吗?嗯?”男人轻扬的尾音里透出危险的意味,大手已经伸向了那个娇小的女人。“呃……你……你……”文菁吃力地睁着眼睛,视线从这男人的腰际往上移……“你……老……老公,你来啦,嘻嘻……我老公最帅了,这些男公关都不如你好看……老公……亲亲……”文菁像八爪鱼似地缠上了他,红通通的小脸在他脖子上蹭着,她看不见这男人的脸有多黑。

很好,竟然敢将他跟男公关相比?喝了酒的人果然够胆子?翁岳天的眼角抽了抽,很想掐她脖子,俊朗的面孔阴云密布,瞄了一眼怀里不安分的小女人,冷冷地迸出一句:“回家?”文菁是酒后壮胆,感觉不到他的怒意,手扒在他脸上不停地摸,嘴也凑上去:“先亲亲再回去嘛……”这娇声软语,让翁岳天的心难以再硬起来……他听到亚森报告说文菁她们来找男公关了,忙不迭地赶来,心里酸泡泡早就汹涌不已,他的怒意都被这娇憨的小女人给磨平,他爱极了听她唤“老公”,听她说他有多好看,他竟然会感到特别得意和欣喜,这种早就司空见惯的用词,从她嘴里说出来就会变得不一样,他喜欢听,百听不厌。

可是这小女人今晚胆子真大,还敢来找男公关,他就算再怎么心疼她,也要将她抓回去好好收拾一顿。于晓冉和蓓蓓眼看着文菁被翁岳天抱着离开了,心里那个羡慕啊……“于姐,我们……”蓓蓓的话还没说完,忽然感到自己的领子被人提了起来。“啊……谁?”蓓蓓哀嚎。一个魁梧的身躯出现在蓓蓓身后,男人妖媚的俊脸上露出可怕的笑容:“周蓓蓓,你需要男公关为你服务吗?需不需要我这个做老板的帮你推荐推荐一下我们的招牌啊?”这声音……是乾廷?乾廷黑沉的脸色,活像是逮到了出轨的恋人。

蓓蓓缩着脑袋,一个劲儿地摇头:“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没有要什么服务……我只是……只是……”像老鹰抓小鸡,可怜的蓓蓓被乾廷抗在肩膀上走了,见飞刀跟在身后,直嚷着“飞刀,救命啊?”蓓蓓虽然喝醉了,但是也感到不妙,乾廷的气势好吓人哦?飞刀幸灾乐祸地笑笑:“蓓蓓啊,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在老大眼皮子底下找男公关,你们三个女人也忒强了。”其实蓓蓓她们也不是真想找男公关来服务的,就是喝了点酒,好奇心膨胀了,前来看看,观摩观摩男公关到底是啥样……没想到就被翁岳天和乾廷逮个正着。

于晓冉见蓓蓓和文菁都被领走了,她也没了兴致,只是心里会涌上来一股失落……她目前是感情空窗期,当然也就没有人会管她是否会找男公关了。“文菁,蓓蓓……你们能有人管着,其实也挺幸福的,哪像我……”于晓冉嘴里喃喃自语,转身离开了……文菁被翁岳天甩在床上的時候,感觉被人丢弃了,立即又拉住他,使劲往怀里蹭……翁岳天眸色一暗,强压下小腹的紧绷,捏住她的下颌,感受着她含着酒香的呼吸,声音低沉:“你这磨人精,想气死我啊?”他只要一想到自己若是去晚了,文菁或许会坐在某个男公关身边被人上下其手吃豆腐,他就有种想扁人的冲动?文菁酒意朦胧,不悦地扁嘴,迷离的醉眼在翁岳天脸上来回流连:“老公……不要凶我嘛……我只是去看看而已……我只爱我老公一个人……唔……”小手抱住他的腰,不安分地到处游走,四处点火……翁岳天暗暗咬牙,这小女人对他的吸引力越来越强了,在她面前,他根本提不起火气,在她胡乱的拨弄下,他的心都软成了棉花。

“你今晚惹恼了我……我要惩罚你……小妖精……”男人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呢喃,如羽毛般撩拨着她的心,是种抗拒不了的诱惑,顺着自己的心意,粉红的唇嘟起:“惩罚……嘻嘻……你想要怎么样……”最后那几个字,娇柔得令人心悸,香软的身子往他怀里钻,贪婪地与他契合,就是不肯松开。笑意在嘴角扩大……他再也凶不起来,反而还很享受先前那种酸涩的感觉,为她吃醋,竟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另一番滋味,同样也是温暖和甜蜜,感觉还挺不错。

粗鲁的吻落在文菁嘟起的唇上,霸道地掠夺着她的呼吸……她脸上醉人的粉红,说不出的勾魂……这又是一个迷醉旖旎的夜晚……====================经过了一天的休整,婚礼也进入了程序,由于事先都做好了严格的保安工作,媒体和记者以及未获邀请的人都不能入场。这次前来参加婚礼的人不多,但都是对于翁岳天和文菁来说极为重要的人。在本市的唯一一个天/主教教堂里,将由罗神父主持婚礼仪式,等这边结束之后才会转去酒店宴会厅。

文菁身上的婚纱是翁岳天从米兰特别订制的,按照他的要求,婚纱不会太露,也不会太死板,既符合东方女子婉约典雅的气质,也要能体现出新娘子特有的清丽之美。文菁穿着这件独一无二的婚纱在教堂后院行走,就像是一个仙子降临人间,娇艳欲滴的小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她在找罗神父,关于一会儿的仪式,她还有要事跟罗神父说。文菁瞥见角落里的身影,急忙提着裙摆小跑过去。“罗……”文菁刚叫出一个字,蓦地惊骇了,那个站在罗神父面前的背影,怎么那么熟悉?清瘦高挑的身材,只是一个背影就能牢牢吸引你的视线?文菁如遭雷击一般,但只怔愣了几秒就猛地冲上去……“华樱,是你吗?”^-^無彈窗閱讀^_^。

小说索引: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全文阅读,总裁的新鲜小妻子最新章节,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免费阅读,总裁的新鲜小妻子,禾千千小说,其他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