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总裁的新鲜小妻子最新章节
"男人低沉嘶哑的声音,暧昧而蛊惑,与身下的她紧紧契合……"唔……"她含糊闷哼,痛苦着沉迷。在他热情如火的索取中战栗,沉沦……九天的相处,他神秘莫测却又温柔如水,给予她极致的宠爱。这一夜,缠绵不休,他品尝着她稚嫩的身体,那美好,让人疯魔!而这个男人,她除了名字,一无所知。她是一个自闭症少女,他如愿让她开口以证人的身份站在法庭为某人洗脱嫌疑,这是他第一次听见她说话。第十天,他彻底消...

88必发娱乐官网

文 / 禾千千
总裁小说网

乾廷见蓓蓓这样,他也慌了手脚,以为是要生了。【还是文菁比较有经验……“别胡说,蓓蓓的肚子才七个月,这时候如果生那就没好事儿!快点抱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去医院?对对对……是该去医院!”乾廷忙不迭地点头,将蓓蓓这一百几十斤的身子抱上车。文菁和翁岳天也紧随其后跟去了。乾廷觉得自己比以前任何一个时候都紧张,生怕蓓蓓这肚子出问题,他也有些自责,先前忽略了蓓蓓,没留意她什么时候跑掉,如果她和孩子有什么意外,他一定会内疚一辈子的。

经过医生的检查,万幸的是蓓蓓和肚子都没事,痛是因为她之前的情绪太过激动了,哭了那么久,胎儿不受影响才怪。医生说,孕妇的情绪是不宜激动的,因为在情绪波动大的时候也会伴随着分泌一些激素,会引起频繁胎动,也会引起宫缩,所以肚子会痛……情况严重的甚至可能会导致流产的发生。医生也是女人,首先就把乾廷这孩子的爸,训了一顿,说他没照顾好孕妇,叮嘱他以后不能再让孕妇生气了。13acv。乾廷还真没有跟医生顶嘴,说什么都听着。

他是被蓓蓓惊出一身冷汗,幸好孩子没事,否则他撞墙都来不及啊!蓓蓓在里边休息,由文菁陪着。乾廷和翁岳天就在病房外的走廊上谈着男人的心事。两个男人都在抽着闷烟,两张各具风格却又都让人神魂颠倒的俊脸,眉宇间蕴含着丝丝轻愁,看上去心事重重的。乾廷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而烦恼,可翁岳天又是怎么回事啊?不用说,翁大少当然是在烦恼他的幸福问题……其实先前在花园里的时候,他看见文菁眼睛红红的泪水涟涟,当时他就好想将自己的女人抱回房间去好好诱哄一番,但是他脑子里同时又浮现出那一晚的情景,心有余悸的,他的心理障碍还没消除,某方面依旧是力不从心,这都几天了还是没有好转,继续这么下去可怎么办,他和文菁的幸福生活啊……乾廷还在憋闷着,口袋里的电话响了。

翁岳天见到乾廷的脸色越来越黑,也不知道是接到什么电话了,只听得乾廷狠狠地咒骂了一声,然后……“翁少,我有事要去处理一下。”乾廷的语气格外凝重。“什么?你要走?可是蓓蓓她……”乾廷冷凝的眸子里蕴含着愤怒与焦急,咬牙道:“飞刀送杜拉斯和那个孩子去机场,但是在途中出了车祸……我手下的人报告说,撞上来的那辆车是故意的,目的性很明确,不排除对方是误以为我在车上,所以才会下毒手。我过去看看,希望他们人没事……蓓蓓那边……”乾廷最后拍拍翁岳天的肩膀,眼神凝重,其中的意思,男人之间会明白的。

“嗯,你去吧,这边交给我和文菁就行。”翁岳天爽快地应承了。在这种关键时刻,他也不跟乾廷多说了,是兄弟就知道该怎么做的。乾廷匆匆忙忙地走了,他不是不想当面告诉蓓蓓,但是,蓓蓓目前不能受刺激,万一她又激动,动了抬起的话,那就大事不妙了。飞刀是乾廷最得力的助手,也是乾帮里最得乾廷信赖的人,他跟杜拉斯母子一起出车祸,乾廷于情于理都没有不去看的。这时的他,分明感到自己的心在抽痛,是为飞刀吗?亦或是因为心疼那个蓝眼睛的混血宝宝?乾廷无暇去思考,脑子混乱极了。

病房里,蓓蓓在跟文菁小声交谈着,她现在肚子不疼了,想想先前自己激动流泪的时候也是会后怕,所幸肚里的宝宝没事,但经过这次,也足以让蓓蓓警惕万分,真的不能再让自己的情绪波动太大,否则如果孩子有什么闪失,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既然乾廷都已经将那对母子送走,想必今后也不会有什么麻烦事了吧,她的生活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吗?只希望今天这一切快点过去,让她和乾廷都尽快回到原本的轨道上来……女人怀孕的时候会有一种别人没有的魅力,母性的光辉就是最美的花环。

蓓蓓的手轻轻放在肚子上,用心感受着孩子的存在,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自从怀孕三个月之后就有了。孩子已经是她身体的一部分,融进她的骨血里,她现在回想一下就会认为,自己哭的时候也会是宝宝最为难过的时候吧,她的情绪不只是她一个人的,还有宝宝……文菁看蓓蓓的神情,就跟她以前怀孕时的某个时期很像,所以她也能体会到蓓蓓的心情。“喝点水吧。”文菁将温热的杯子递给蓓蓓,可心里还在琢磨着,乾廷和翁岳天怎么还不进来,有那么多话聊不完吗?正这么思忖着,只听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老婆,我们把蓓蓓送回家吧。

”翁岳天进来了。文菁见他是一个人进来的,不由得纳闷儿:“乾廷呢?去洗手间了吗?”翁岳天俊脸一僵,随即眸光一转:“是这样的,乾廷刚才接到电话,他有个手下出了车祸,他得赶过去看看,他让我们先把蓓蓓送回家去。”翁岳天故意说得含糊不清,没说是谁出车祸。文菁下意识地看向蓓蓓……蓓蓓则望向翁岳天,愣神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如果真的这么简单,他不会不进来告诉我一声的。”文菁一听,明白了,顿时脸色一变,回头瞪了一眼翁岳天,那眼神的意思是在说:好啊,你还帮乾廷打埋伏!翁岳天无奈地摇摇头,其实编什么话都是徒劳的,蓓蓓怎会不知道乾廷做事的习惯呢。

蓓蓓先前的笑容变成了一抹淡淡的苦笑,视线望向窗外,茫然无助的眼神里尽是失落,看着让人揪心:“是不是跟那对母子有关?不然他不会悄悄溜掉的。呵呵……看来,他想轻松完事,是不可能了,人家既然从伦敦找来中国,难道会被他轻易打发走吗?”翁岳天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是瞒不过蓓蓓的,女人,尤其是怀孕的女人,特别敏感。见蓓蓓已经猜到,翁岳天也不好隐瞒了。“蓓蓓,是乾廷派去送杜拉斯母子去机场的车,在途中出了车祸,飞刀受了重伤,那个女人和孩子伤得怎么样,现在还不清楚。

你也别太伤心,飞刀跟了乾廷那么多年,即使没有杜拉斯母子,乾廷也会赶去的。别忘了医生说你千万不能情绪激动……”翁岳天一边说着一边还向文菁打眼色,意思是让她赶紧地帮忙说说话。文菁只觉得心里堵得发慌,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劝慰才好,这种局面,谁都不愿意见到,但偏偏就发生了。说起来,那个混血宝宝最无辜,只希望出车祸的人都能平安无事就好,不管怎样,那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文菁心疼地看着蓓蓓,缓缓将杯子从她手里抽出来,再垫了一个枕头在蓓蓓颈上,柔声说:“蓓蓓,你要对乾廷有信心,你们都经历过那么多事了,感情深厚,不是谁能那么容易就插进来的。

你们是一家人,彼此都多一点信心好吗,你的预产期越来越近,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护好肚子里的宝宝,明白吗?”蓓蓓的鼻子酸酸的,但她没有哭,眼眶红红的,硬是没有掉下泪来,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哽咽着说:“我会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不会再生气,我不能失去宝宝……先前我肚子痛的时候我就好害怕,我总觉得是宝宝知道我不开心了,所以他也跟着不开心……我,我不是恶毒的人啊,我也不希望那个女人和混血宝宝有事,不然我和乾廷一辈子都不会开心……”廷蓓手以该。

蓓蓓虽然有点伤心,但总算没有像之前在文菁家里那么激动,因为她现在已经开始说服自己,那个叫杜拉斯的女人和孩子,是她必须要去面对的问题了,逃不开躲不掉,既然这样,她继续哭下去有什么用呢,始终是要解决问题的根本才行。为这件事狠狠哭过一场,搞得差点动了胎气,蓓蓓也再使不出力气那么激动了,休息了一会儿就在文菁和翁岳天的照顾下,回家去。一个城市有时会让你感觉很大,但有时也会让你感觉太小。就在三人走出医院时,刚好两辆救护车停在门口。

伤着有三个人,一名男子,一名金发女人,还有一个小男孩儿。医护人员忙着将伤者送进去急救,小男孩是最后一个抬进去的。伤者身上那触目惊心的鲜血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仿佛心尖都在颤抖,空气里除了血腥味,还有一阵阵阴霾的死气……蓓蓓紧紧握着文菁的手,呼吸窒闷,身子在战栗,她呆呆地望着医院的大门,看着一群医护人员将伤者抬进去了,场面嘈杂混乱,但她还是看见,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跟着跑进去的,是乾廷……-,。

小说索引: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全文阅读,总裁的新鲜小妻子最新章节,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免费阅读,总裁的新鲜小妻子,禾千千小说,其他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