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总裁的新鲜小妻子最新章节
"男人低沉嘶哑的声音,暧昧而蛊惑,与身下的她紧紧契合……"唔……"她含糊闷哼,痛苦着沉迷。在他热情如火的索取中战栗,沉沦……九天的相处,他神秘莫测却又温柔如水,给予她极致的宠爱。这一夜,缠绵不休,他品尝着她稚嫩的身体,那美好,让人疯魔!而这个男人,她除了名字,一无所知。她是一个自闭症少女,他如愿让她开口以证人的身份站在法庭为某人洗脱嫌疑,这是他第一次听见她说话。第十天,他彻底消...

88必发娱乐官网

文 / 禾千千
总裁小说网

乾廷在听了乾缤兰在电话里说的那些消息,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再一次看着床上熟睡的小人儿,乾廷的情绪变得越发复杂……浩浩今天的表现,虽然是有让他焦急又生气,但他却在浩浩身上看到了孩子的独特性和聪明伶俐。一个不懂中文又不认识路的孩子居然能凭借着自己的头脑,从医院溜出来,找到小元宝,乾廷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扬起嘴角……浩浩不是一个懦弱无能的人,俗话说从小看大,浩浩的举动,说明这孩子虽小,但思路十分清晰,并且胆大。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稍有些资本的人都会希望自己的继承人必定也是需要精明而有胆魄的人来担任。

虽然乾廷现在还没想到这一层上去,但是至少他欣赏浩浩这孩子。阴谋阳谋,爱恨情仇,有时候都是一把双刃剑,不仅能伤人,更能伤己。对于杜拉斯为何会突然跑来中国,乾廷心里有些底了。很感激乾缤兰亲自走了一趟伦敦,现在的乾廷对于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已经有了初步的设想。凡是想对他不利的人,他都不会手软的,即使是杜拉斯生了浩浩,但只要她存有异心,他不会姑息。如果浩浩是杜拉斯的筹码,那么……乾廷更要留下浩浩,因为,这样浩浩也会成为他钳制杜拉斯的筹码。

这么做虽然有点卑鄙,可是,乾廷本就是黑道,做事的手法从来不会去讲求那些虚假的仁义道德。乾廷看向浩浩的目光中蕴含着几分疼惜,几分纠结,还有几分属于他本性中的狠。诚然,他不排斥浩浩,甚至有些开始喜欢浩浩,但为了让敌人现身,他不得不将浩浩留在这里了。接下来的三天,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实际上却是暗潮汹涌,乾廷没有再去医院看望杜拉斯了,而是着手去办一些重要的事情。一百万的悬红,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个开车肇事的人,终于被道上的混混们找出来了。

市郊一座废旧的工厂里。这里光线黯淡,空气潮湿,呼吸里还夹杂着几分腐朽和血腥的味道。在一个生锈的机床上,躺着一个男人,手脚都被绑着,身体呈大字型,在他的下方有一个锯齿……这就是一百万悬红抓到的人——钟鹤。在旁边还有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男人,竟是前几天被调去了扫黄组的警察,周炳宏。乾廷站在机床旁边,神情淡然地看着躺在上边的男人:“还不肯说是谁指使你的吗?我的耐心有限,你不会想要我按下这个开关吧……”说着,乾廷脸色一变,蓦地双眼中射出两道森冷异常的光线,嗜血的气息随之散发出来。

按下开关,齿轮开始飞速转动,并且在往上移……“啊——不要……别……不要啊,乾老大饶命!”钟鹤吓得魂飞魄散,连连惊叫,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水在冒,全身都在发抖。这种只在电视里才见过的画面,周炳宏今天总算是亲眼见一回了,此刻的他,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下一个就该轮到他。他也害怕,但他的嘴被塞进了破布,他喊不出来,只有不停地在颤抖。“啊——!!”钟鹤一声惨叫,差点昏死过去,这时候齿轮已经距离他的身体只有不到半米了。

黑道的人心有多狠,钟鹤是见识过的,他更知道,自己就算是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过问,因为乾廷完全有能力让一个大活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无声无息的。如果这齿轮一直往上移,钟鹤将会被劈成两半……“啊——停下!停下!我说!”钟鹤终于是受不了这种致命的恐惧,裤子都尿了。乾廷面无表情地按下了红色的钮,齿轮停了,钟鹤的裤腿也湿了……钟鹤向乾廷交代了幕后主使人,在一边全程观摩的周炳宏见此情景也无法再守住心理防线,他可不想被绑到机床上去接受那样惨无人道的恐吓,光是看就能让他吓得浑身发软了。

乾廷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极致88必发娱乐官网残忍,以求在最短的时间里达到目的。从工厂出来的时候,乾廷居然还吹起来口哨,他确实应该轻松些了,钟鹤和周炳宏交代的情况,足以让他明确自己的敌人是谁了。接下来,又该是谁倒霉呢?杜拉斯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开始不安分了,每天都在跟浩浩通电话,从浩浩嘴里套得一些消息。当然是关于乾廷和浩浩父子感情的进展了。浩浩哪里会知道自己的妈咪会存在那些歪心思,他只知道老实地回答妈咪的问题。让杜拉斯高兴的是,她从浩浩那里得知最近乾廷表现得越来越像个父亲了,浩浩住在他那里,被他照顾得很好,并且浩浩也很适应在这里的生活。

这不禁让杜拉斯心花怒放,总觉得浩浩跟乾廷越亲,她就越大把握能掳获乾廷的心。这女人的梦,什么时候才会醒呢。杜拉斯不会知道,乾廷并非是一个畏首畏尾优柔寡断的男人,对于他爱的人,他会疼心,会珍惜,但不是他爱的人,他会比一般想象的更狠!杜拉斯脚上的石膏拆了,但她还不能出院,她伤得比浩浩重一些,因此她还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乾廷来的时候,杜拉斯正好在吃水果,见乾廷出现,杜拉斯热情地招呼着,活像这是她的地盘一样。但乾廷只是冷冷淡淡地站在她床前,不坐下。

杜拉斯伸着脖子望一望乾廷身后,没人。“亲爱的,咱们的儿子呢?”杜拉斯还真是个自来熟,不管乾廷什么脸色,她都能随口喊亲爱的。乾廷冷冽如刀的眼神里没有温度,淡淡地说:“浩浩不会来。今天不来,明天也不会。”16022365杜拉斯心头一紧,这才有点慌张了:“为什么啊?那……再过几天就是浩浩的生日,到时候我一定要见到浩浩。”乾廷根本不为所动,他来的目的不是为安抚杜拉斯的。“杜拉斯,除非你能坦白交代你是受了谁的唆使才会带着浩浩来中国,否则,我不会让你见浩浩,就算是浩浩生日,你也见不到。

如果你不肯说,那么,这辈子你都别想再见到浩浩。”乾廷嘴角的微笑中含着一丝嗜血的冷,仿佛口中所说的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杜拉斯惊呆了,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孔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随即愤怒地看着乾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卑鄙!竟然用孩子威胁我!我没有人唆使,我就是自己来的!你不要因为想赶走我们母子就胡说八道!”乾廷对于这个女人是没有耐心的,他只会用最直接的方法。“杜拉斯,我不想跟你浪费时间,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查过你的底细,你说是肖恩医生的助理告诉你,你人工受孕的jing子来源是谁,这话是没错,可是你对我隐瞒了,那个助理的情人是我的一位老熟人了……呵呵,别说你不知道这件事。

你在伦敦的生活很拮据,如果没有人资助你,你怎么可能来中国?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不肯说,我现在就会把你送上飞机,让你跟浩浩永远分开。”乾廷像在闲话家常一样,说得云淡风轻,他的淡然,看在杜拉斯眼里就是最可怕的残忍!杜拉斯呆呆地看着乾廷,她的脑子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她低估了乾廷的无情,她也惊讶于乾廷是怎么会知道那些事的?这个男人远比想象的更让人敬畏。看来她这次注定是要失败了。杜拉斯这个女人是讨人厌,但她对浩浩的感情却是真实的。

母子俩相依为命几年了,她爱这个孩子,她不能失去孩子,她当初带着浩浩来中国找乾廷,也不是为了只将孩子留下,她是不会跟浩浩分开的!“我说……我全都告诉你,可是你要答应我,让我见浩浩!”杜拉斯红着眼眶哽咽着声音,她这时才明白过来,乾廷可以残忍至此,为揪出敌人,他不惜用孩子威胁她。尽管她生了浩浩,但她却得不到乾廷的爱。穷途末路的杜拉斯向乾廷交代了她来中国的前因后果,以及她是怎么得知他的存在。听完杜拉斯的话,乾廷竟是一点都不意外了,其实之前他在逼问钟鹤和周炳宏之后就预计到了唆使杜拉斯前来的人是谁。

这几个人的供述都具有明确地指向性,那个人,确实是乾廷的一个隐患,想不到的是对方会连杜拉斯母子都利用上。要不是因为这样,他现在的生活不会被搞得乱七八糟的。这个隐藏的敌人浮出水面,乾廷知晓了对方的身份,但是该如何处置,他却一时没想到可行的办法。如果只是寻常黑道的人,也就轻易处理算了,可这个人有点特殊,乾廷还得再想一想,该怎样办才能妥善解决。杜拉斯没什么念想了,在乾廷揭穿她之后,她就知道自己是无缘成为乾廷的妻子,乾帮的女主人只会是那个大肚子的孕妇……她被人唆使前来,不但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还要担心以后回去伦敦了可能被那个人报复。

杜拉斯这几天都睡不好,时常会去隔壁病房里找飞刀聊天。说是聊天,不如说是吐苦水,飞刀是乾廷的好助手,乾廷是他的大哥,虽然他对杜拉斯没啥好感,但这医院里也实在太无聊了,有人陪着聊天也不错,只要不是缠着他打听乾廷的事就行。乾廷已经向蓓蓓老实交代了关于杜拉斯的事,蓓蓓听了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受人指使的,难怪会那么巧了,难怪就在她跟乾廷要去民政局那天,夜紫魅会出事……原来夜紫魅出事,是杜拉斯和她背后的主使人搞鬼。

那天蓓蓓在病房里跟乾廷说要去领结婚证,杜拉斯听见了之后就悄悄地用手机发了短信出去,告诉那个人这件事,目的是想让那个人阻止。因为她来中国之前,那人就说过,让她必须要取得乾廷的信任,最好是能跟乾廷结婚,要让乾廷喜欢上浩浩,等到浩浩跟乾廷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就会上演一出“假绑架”的戏码,用杜拉斯和浩浩的命来威胁乾廷,至于是要乾廷交出什么东西,杜拉斯不知道,但是乾廷能猜到对方的意图。那个人早知道乾廷会吩咐乾帮在伦敦分部的人去调查杜拉斯,所以早就准备好了,而乾廷得到的消息并不完全,特别是关于那个向杜拉斯“告密”的肖恩医生的助理。

那人想不到的是乾缤兰会亲自去伦敦调查,查出了他与肖恩医生助理的关系是情人……一切的阴谋手段就此被乾廷识破了。所谓的计划不如变化。暗地里搞鬼的人,始终是逃不过乾廷的火眼金睛。这个指使杜拉斯的人,正是乾廷的堂弟——乾帮在伦敦分部的管理人,乾瑞。乾瑞以前就想着要夺走乾廷的钻石矿场,但他没能如愿。所以这一次他利用杜拉斯母子,蛊惑他们前来找乾廷。廷缤消里息。==========================几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到了浩浩生日的这一天。

小元宝早早地就来了,他才不管大人的恩恩怨怨,他有自己的主见,觉得浩浩是他的好朋友,他就来为浩浩庆祝生日,而翁岳天和文菁也都知道这件事,他们不反对小元宝和浩浩交朋友,只是……蓓蓓呢?民政局门口,出现了一个大肚子的孕妇和一个妖孽美男。女人素面朝天,但是她圆圆的脸蛋却是白里透红,一双杏眼又大又亮,笑米米的挽着身边的男人,这幸福而温暖的笑容格外灿烂,能将他心底的寒冷都驱走。他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静,好像这件事是早应该发生的一样。

在潜意识里已经演练过千百变了。上一次因为夜紫魅突发紧急状况,没能和蓓蓓领结婚证,这一次,不会再有闪失了。很快,蓓蓓和乾廷就从民政局出来,两人脸上都洋溢着满足的微笑……好多人都说,结婚证只不过一张纸而已,有没有其实没差别。但实际上,差别不是一般的大。只有真正地领到时才能体会到。蓓蓓和乾廷相视一笑……“老公。”“老婆。”这称呼,他们已经盼了好久……“老公……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嗯,老婆,以后,你就出现在我乾家户口本儿上了。

”“老公,我要话跟你说……”蓓蓓巧笑倩兮,温柔极了。乾廷心里乐滋滋的,准备着听蓓蓓爱的宣言,但是……“咳咳……老公,我要跟你约法三章。”蓓蓓看见乾廷的脸僵了僵,他挺意外吧。确实,乾廷还以为蓓蓓会在这时候说“老公我爱你”,谁知道她会说约法三章。“说吧,我听着。”乾廷心想啊,女人嘛,让着她一点也没事。“这三章里呢,每一章又分好些小节,一共算起来总共是……”“什么,那么多?”乾廷嘴角抽筋了。蓓蓓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笔记薄,翻开来……“嘿嘿,第一章第一条……老公,你要一辈子都疼我。

第二条,你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第三条,不能在外边拈花惹草,第四条,以后家里的收支情况都要让我知道,包括乾帮的账目……第五条,我生完孩子以后不能嫌弃我的身材,第六条,不能跟除了我之外的女人上床,就算是暧昧也不行。第七条……”蓓蓓掰着指头很认真地在念着。乾廷一脸黑线,天啊,第一章就好多条了,那后边还有多少呢?怎么结婚之前蓓蓓不拿出来呢?“蓓蓓,我能反悔吗?”蓓蓓仰着脸,甜甜地一笑:“反悔也可以,我就带球跑。”“。

。。。。。”乾廷和蓓蓓终于成为了真正的夫妻,不只是事实婚姻,还有法律认可的夫妻关系。虽然蓓蓓的约法三章有点多,乾廷的反驳意见也全都被打回去了,但是,谁让他遇到蓓蓓了呢,仔细想想蓓蓓说的这些,不也是因为对他的爱吗?只是,乾廷在想啊,难道说,自己以后也要像翁少那样成为“妻管严”么?不过……看看翁少的幸福生活就知道啦,其实妻管严有时也不是坏事……小元宝和浩浩在乾廷这里玩耍,旁边还有杜拉斯和飞刀。他们都已经出院了,今天是来这里给浩浩过生日的。

当带着蓓蓓出现的时候,大家都有点惊奇,这样……不会尴尬吗?谁会尴尬,除了蓓蓓略显得不自在,其余人竟是一点都没有异常的反应,尤其是杜拉斯,很平静,还主动跟蓓蓓问好。不愧是国外来的妞,思想开放,有时甚至是洒脱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杜拉斯在自己被揭穿之前还心心念念着想要跟乾廷结婚,成为乾帮的女主人,但被揭穿之后,现在她却很坦然地接受了现实,不知是她生性洒脱理智,还是另有原因?更奇怪的是,在她眼里竟少了最初对乾廷那一份痴迷。

是蓓蓓说想要来看看的,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杜拉斯母子。领证,她是高兴的,但她没忘记还有这对母子的存在,该怎么办呢,她很茫然,想着今天是浩浩的生日,就等今天过了之后再说吧。毕竟不是心狠手辣的人啊,蓓蓓的宝宝也快要出生了,她骨子里的母性也愈发的显现出来,看见浩浩,她没有恨意……这孩子实在太招人喜欢了。浩浩开始有些拘束,因为不知道蓓蓓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孩子的心也最单纯最敏感,他能感受到蓓蓓身上散发出来的善意。

这个阿姨是好人。乾廷为浩浩准备了一个大蛋糕,是水果味的,孩子很喜欢。在大家一起吹蜡烛唱生日歌的时候,浩浩闭上眼睛许个愿……想也能猜到孩子会许什么愿了,在座的都不约而同在想,浩浩一定是会希望自己能被乾廷喜爱,跟妈咪一起留在乾廷身边。孩子的想法是无可厚非的,从他的角度,他当然会这么想。唱完了生日歌,浩浩又带给了大家一个惊喜,他要唱一首专门送给乾廷的歌……这是他最近向小元宝学的,就是为等今天唱。大家都好奇地看着浩浩,他是要送给乾廷一首什么歌呢。

柔和的灯光下,孩子莹润如玉的脸庞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看向乾廷的目光里满是期待……“世上只有爹地好,有爹的孩子像块宝投进爹地的怀抱,幸福忘不了15e9f。世上只有爹地好,没爹的孩子像跟草离开爹地的怀抱,幸福哪里找”浩浩唱得很认真,将这首“世上只有妈妈好”家喻户晓的中文歌唱得十分标准,可见孩子学的时候多用心啊,并且还特意该了歌词,将“妈妈”改成了“爹地”。他就是在传达自己对爹地的爱,对父爱的渴望和期待,还有他不想离开的心情。

这是一个孩子对父亲最诚挚的爱,是花钱都买不到的真情实感,孩子纯真的心意是最珍贵的礼物,这份感情,让在场的人无不动容……不知道什么时候,杜拉斯竟然趴在飞刀肩膀上哭,而飞刀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擦着,好感动,也好伤感,可怜的浩浩……蓓蓓心里也酸得发紧,她无法忽略浩浩眼里的晶莹,那是孩子在忍着泪水,如果乾廷不接受他,他就要被送走……一旦被送回去伦敦,这辈子还想要再见到乾廷,是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如果浩浩从没来过,没不知道乾廷的存在,他就不会有所憧憬,但就是因为那个指示杜拉斯的人,浩浩才能来到这里见到乾廷,并且跟乾廷建立了父子间的感情,要让他再回到过去的生活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将是对孩子巨大的打击,他不会快乐,不会像现在笑得这么开心。

乾廷的眼角也有点微微湿润了,浩浩上次淋雨去找小元宝,就是为了学一首中文歌送给他。孩子这么小就有这种赤诚之心,乾廷如何能不感动呢。人心都是肉做的,他对浩浩有感情,这是事实,不管他承不承认,这份亲情都真实存在。躲不开,剪不断。最近他跟浩浩之间确实比刚见面那时候亲切了许多,他已经有意无意地在履行一个父亲的责任了。乾廷心里一动,将浩浩这小身子搂在怀里,心中一阵激流涌动,低下头,在浩浩脸颊上亲了一口……巧的是,蓓蓓也把自己的嘴巴凑过去了……她只是因为对个可怜的孩子有着深深的疼惜,她恨那个指使的人,浩浩只是无辜的牺牲品。

这一点,难得的,蓓蓓能分得很清楚。这是乾廷第一次亲浩浩,也是蓓蓓第一次亲。浩浩开心极了,搂着乾廷的脖子亲热地吧唧吧唧,然后回头看看蓓蓓,犹豫了一下,也凑过脸去……孩子柔嫩的唇亲在蓓蓓脸上,有种很奇妙的感觉……这是乾廷的孩子,但孩子的妈咪却跟乾廷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一幕其乐融融的和谐画面,看上去好似浩浩是蓓蓓和乾廷的孩子了,而杜拉斯就……“咦,杜拉斯呢?”“飞刀呢?”乾廷和蓓蓓不约而同地出声。杜拉斯和飞刀居然不见了。

小元宝捂着嘴偷笑……“嘻嘻……飞刀和那个阿姨去楼上了。”什么?蓓蓓和乾廷不禁愕然,下一秒,两人像是都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来往楼上走去……好哇,飞刀和杜拉斯……嗯,不对劲!大人都上楼了,浩浩和小元宝也都跟着上去。某一间客房里,传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嗯……啊……亲爱的……噢……太棒了……”“你小声点啊!”“亲爱的,人家忍不住嘛……”“嗯……啊……哦……”“。。。。。。”这类声音是什么?乾廷和蓓蓓那可是太熟悉了……也因此而震惊了。

天啊,飞刀跟杜拉斯怎么好上的?这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听在两个大人的耳朵里,那真是一种折磨,乾廷那双眼睛越来越炙热,闪耀着熊熊火焰,而蓓蓓则是轻咬贝齿,羞窘地准备下楼去……“老婆……”男人一声扣人心弦的呼唤,让蓓蓓禁不住颤了颤。乾廷牵着蓓蓓的手往自己卧室走去……“老婆,今天可是咱们的新婚夜啊……”“什么夜啊,天还没黑呢!”“我是说,把晚上的洞房之夜该做的事情提前一点。”乾廷笑得暧昧,回头冲着两个小不点儿说:“你们乖点,下去吃蛋糕……”小元宝和浩浩看着大人进了卧室,然后再望一望客房那边紧闭的门……不一会儿,乾廷卧室里也发出了跟客厅里相似的声音。

浩浩不解地皱起了眉头,挠挠头发,小声嘟哝:“为什么大人都不跟我们玩了?就他们自己关着门在里边玩?”小元宝哈哈一笑,像个小大人一样地拍拍浩浩的肩膀,安慰说:“他们这是在进行二人运动。我在家经常听妈咪和爹地的房间里发出这种声音……等我们长大了也可以找个人做二人运动。这是我爹地说的。现在,我们下去吃蛋糕吧,我再教你唱其他的中文歌。”“好啊……”浩浩牵着小元宝的手,两个小家伙嬉笑着下楼去了。浩浩还小,不明白的事还很多,这样也好,等着大人向他解释的时候,也就会容易许多。

当四个大人从楼上下来之后,飞刀也面临着要向大家交代的局面了。这货也三十岁了,还在脸红,好难得。杜拉斯到是大大方方地依偎着飞刀,神态自若地解释着她跟飞刀的事。乾廷和蓓蓓静静地听着,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国外的女人思想都这么彪悍么?还真是太想得开了吧。谁都没想到杜拉斯会跟飞刀凑一块儿去……原来是那几天杜拉斯还在医院养伤时,去飞刀病房找他聊天,聊着聊着两人就熟悉了起来。接触得多了之后,杜拉斯的注意力渐渐转移到了飞刀身上,她知道自己已经被乾廷揭穿,再也没可能成为乾帮的女主人,她想通了也就死心了,对乾廷一时的迷恋也随之消散。

乾廷就像是女人的一个梦,只适合幻想,不能拥有。只除了蓓蓓以外……但飞刀不同,他对杜拉斯来说是实实在在就在身边的,是她可以抓得住的一个人。杜拉斯欣赏飞刀的幽默,而飞刀呢,外形条件是跟乾廷没得比,但也不是很丑,只是人胖,可我们这儿的人审美观和西方人是不同的。在杜拉斯眼里她觉得飞刀长得也还不错啊,高高大大的,人胖但是能给她安全感,最重要的是飞到不像乾廷冷冰冰的。乾廷不会正眼看她,但飞刀会和她说话聊天,亲切很多。西方人热情大方,普遍不会像东方人那么含蓄,杜拉斯更是一个热情如火的女人,她需要男人的呵护和关心,需要爱,而这些,是她在乾廷身上无法得到的。

虽然飞刀不像乾廷那么有钱,可是却无意中得到了杜拉斯的青睐。没有了那么阴谋手段,只是单纯地去喜欢一个人,杜拉斯很享受这种感觉,她到是想得开,既然乾廷不爱她,她何不大大方方地祝福他呢,如果她不再影响到乾廷,那么乾廷也许就能坦然接受浩浩的存在,不会再想着把她和浩浩赶走了。先前杜拉斯看见浩浩为乾廷唱歌,她有点嫉妒浩浩对乾廷的感情,但也为浩浩感到心疼,她哭了,飞刀安慰她,两人不知怎么就上楼去安慰了,最后就在客房的床上去安慰了……这样也就等于是确定了她和飞刀的关系,她决定留下来跟飞刀在一起,不管乾廷留不留她和浩浩。

反正她在伦敦没什么可留恋的,她喜欢这里,喜欢中国,能在这儿安家也不错……听完杜拉斯和飞刀的话,乾廷和蓓蓓不由得面面相觑……高兴的是,杜拉斯这个麻烦终于解决掉了,不会再兴风作浪。但就是怎么感觉有点别扭呢?乾廷神色怪异地睥睨着飞刀……飞刀讪讪地笑笑,肉乎乎的脸上露出几分惶恐:“老大,是不是想骂我?你骂吧,我……”“乾廷,你不能骂飞刀,是我先主动追求他的,我是真心喜欢他!你和蓓蓓结婚是你们的事,我和飞刀在一起是我们的事,浩浩还是我们的孩子,大家都可以抚养他,我跟你,各有各的家庭,互不干涉,这样不好吗?”杜拉斯竟然开始维护飞刀了,生怕乾廷骂人。

乾廷嘿嘿地笑,飞刀被他盯得发毛了……好半晌,乾廷才说:“小子,也就是说,以后我的儿子浩浩,他也要叫你一声爹地了?”“呵呵……老大,不要这么看着我嘛,我会抽筋的……”飞刀苦着脸说。杜拉斯也知道中国人对这种有忌讳,飞刀是乾廷的手下,而乾廷是乾帮的老大啊。“浩浩可以叫飞刀叔叔,不用叫爹地!总之,你们不要赶走我和浩浩,我不会干坏事的,我只要安安稳稳的生活就够了!”杜拉斯还在使劲地解释,因为害怕大家不相信她,而她这次确实真心的,安份了。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之后,还是蓓蓓发话了,同意留下浩浩,至于杜拉斯,人家要跟飞刀结婚,谁能棒打鸳鸯啊,乾廷也知道飞到打了三十年光棍了,不容易,杜拉斯是大美女,只要她安分守己,能把飞刀的终身大事解决了也算是功德一件。浩浩不懂这些复杂的东西,他只知道自己可以留下来了,高兴得又哭又笑。他才不管妈咪跟谁结婚,他只知道,以后,他既可以跟妈咪在一起,又能跟爹地在一起,还有爹地的妻子蓓蓓阿姨也会疼他,还有他的好朋友小元宝……这无疑是最出人意料的结果,却也是皆大欢喜的结果。

蓓蓓不用担心杜拉斯了,而且她也喜欢浩浩这孩子,只要杜拉斯不再想着搞破坏,她也不会狠心伤浩浩的。至于怎么处置乾瑞,乾廷最后跟乾缤兰商量了一下,决定将矿场的一半让给乾瑞。这不是因为乾廷怕事,而是,他现在已经是有孩子有老婆的人了,不能再让家人生活得不安生。他不想每天都防着乾瑞,也不想杀了乾瑞,那毕竟是乾家的血脉啊。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钻石矿场的一般所有权交予乾瑞,这样,乾瑞就不会再老惦记着,不会再想搞事了。乾瑞在听到乾廷的决定时,大感震惊,同时也暗暗捏把汗,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乾廷知道他的阴谋了却没有杀了他,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他还凭空多了一笔巨大的财富,这也使得乾瑞有些觉悟了,跟乾廷作对没好下场,不如见好就收,得到一半的所有权,总比到最后被人干掉要强太多了。

所有的风浪和波折都趋于平静,在蓓蓓临产之前,乾廷全都处理好了,只等着孩子的到来。是男是女,他也不再那么在意,只要是他和蓓蓓的骨肉就行。乾廷最近这货成家庭妇男了,时不时飞刀和杜拉斯还要来蹭饭。大家都相处得十分和谐,这个奇怪的大家庭是怎样的构造,都成了相识的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了。蓓蓓搬回来有段时间了,距离预产期越来越近,她的心情也越发紧张。浩浩和蓓蓓很合得来,这小家伙还在蓓蓓的教导下学习中文,不只是口语,还有文字。

浩浩现在有两个妈咪,父爱母爱都具备了,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可怜巴巴的孩子,他跟小元宝一样地生活得很幸福,开心。乾廷和蓓蓓最近都在教浩浩一些小学的课程,孩子的接受能力还不错,这让乾廷每每都会自夸一番……我的优良基因就是好啊!乾廷还打算等下学期开学的时候把浩浩送去圣爵小学,跟小元宝读一个班,两兄弟能互相照顾。在一个平静的下午,蓓蓓和浩浩在家里看电视,而乾廷去菜市场买菜了。蓓蓓拿着课本在教浩浩识字,这一大一小认真的样子真是很可爱的。

蓓蓓摸着浩浩的小脑袋,轻轻地说:“浩浩啊,这个字就是小元宝的元字,记住啦……”浩浩跟着蓓蓓读,发音还挺标准的。“妈咪,你的肚子什么时候出来啊?”浩浩忽然用手去摸蓓蓓的肚子,实在是因为这肚子比较大,浩浩看着,他很好奇,都在问。“医生说,预产期是三天之后……”“预产期?什么是预产期?”浩浩望着蓓蓓,眨巴眨巴亮亮的眸子。蓓蓓的英文现在也很不错呢,有时跟浩浩用英文交流,可这预产期嘛,她要怎么解释?“那个……就是……”蓓蓓还在琢磨着,蓦地,蓓蓓的脸色变了。

“妈咪,妈咪,你怎么了?”浩浩见蓓蓓一脸痛苦,紧张地问。蓓蓓手放在肚子上,呼吸急促,有点吃力地说:“肚子……疼……”浩浩一惊,随即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乾廷的号码。乾廷刚买好菜呢,听闻浩浩说蓓蓓肚子疼,他连忙飞奔回来!浩浩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看见蓓蓓这么痛苦,额头都湿了,浩浩就伸出手,放在蓓蓓的肚子,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里满是心疼和紧张。“妈咪……妈咪……妈咪别怕,我在这里。”浩浩稚嫩的声音在唤着蓓蓓。听着孩子这种天真幼稚的语言,蓓蓓只觉得鼻头酸酸的,心头一热,这孩子,还知道为她心疼,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却跟她建立了感情,这么孝顺又乖巧,她应该感到欣慰的。

乾廷回来就看见这感人的一幕,忽然有种感觉,将来,他们一家人一定会生活得很好的。浩浩是个意外,但现在,他和蓓蓓都能真心接受这个意外来的孩子了。生活处处充满意想不到的事情,而生命是值得我们每个人敬畏的。既然来了就安心接受吧。产房外,一堆人围在这里,乾廷和蓓蓓的家人以及好友都来了,乾廷在产房里边,他要拍下孩子诞生这个神圣的一刻。大家都焦急地等待着,当看到产房里出来了人,抱着孩子,全都一窝蜂围上去,文菁第一个兴奋地喊叫起来……“是男孩还是女孩?”这个问题,大家都想问。

翁岳天更是急着要抱孩子,却见后边还跟着一个人,手里也抱着孩子……什么?不会吧?乾廷那小子居然一次抱俩?。

小说索引: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全文阅读,总裁的新鲜小妻子最新章节,总裁的新鲜小妻子免费阅读,总裁的新鲜小妻子,禾千千小说,其他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