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军事小说 > 威猛总裁扑娇妻最新章节
宠文,互相宠,宠到无法无天、日月无光、人神共愤;  喜欢宠文的亲人欢迎入坑。  ---------  古氏家族,古氏财团,代表着有钱、有钱、很有钱的神话;  古夜,古氏家族嫡系长孙,古氏财团唯一合法继承人,他年轻、俊美、睿智、多金……他代表着完美、完美、最完美的神话;  当这个完美的白马降临……不,是砸到号称‘天然呆自然萌’的夏栀子身上时,她看到的只是一只……种马。  他可以随...

88必发娱乐官网

文 / 落茶花
总裁小说网

“你的栀子很快就会回到你身边,这个好消息对于古总来说难道不值得高兴?”夏子箐笑得意味深长。“三天后,我希望看到我想看到的结果!”古夜双眼一凛,冷冷地看了夏子箐一眼,伸手关了电脑屏幕媲。“一定会如你所愿!”夏子箐对她微微一笑,放下手里的咖啡杯,拿起一旁的手提包,戴上墨镜快速离去。三天仅有三天而已……牧一啸,很快我们就会见面了,你期待吗?我倒是期待了十九年。整整十九年!当夏子箐离去,办公室内仅剩下古夜一人时,他坐在电脑旁,伸手再次打开了电脑屏幕,上面的画面定格在两个紧紧相拥的男女身上……心,就好像突然被锐利的尖刀重重地划了一下,疼得他不由自主地皱紧了眉头。

视线落在一旁的刀片上,伸手拿过,摊开手掌划过去,宽大的手掌中间顿时出现一条血线,紧接着更多的血流了出来,他拽紧了拳头,却发现心里的疼痛好似减轻了不少。原来,要想让心不痛的方法如此简单!-深夜,牧子扬家的书房内,虚掩的房门阻隔不了从里面传来的激烈争吵声。“你为什么要那样做?”牧子扬将手里的银行卡重重地拍在牧一啸的书桌上,温文尔雅的脸上带着浓烈的不满。“哦?”牧一啸看着那张熟悉的银行卡,嘲弄一笑,说道:“没想到那个夏栀子倒挺有骨气,她不要更好,反正现在公司缺的就是钱。

”说着竟然伸手将那银行卡收了起来。牧子扬看着父亲的举动,好似第一天重新认识了他异样,满眼的震惊和不可思议。“小栀不是贪慕虚荣的女孩子,她很善良富有爱心,比那些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逛街玩乐的富家千金强多了,你到底哪点对她不满意?”“善良?爱心?”牧一啸仿佛是听到了笑话般,看着自己儿子,表情带着浓浓的不屑,“那些东西能挽救得了我牧光集团?”“牧光集团处在现在这种境况和她又有什么关系?!”牧一啸的不屑一顾让牧子扬一直压抑的火气一下子窜了上来,他看着眼前这个是他父亲的男人,生气地大声质问道。

“怎么没有关系?”在牧一啸的眼里,牧子扬一直很听话,从来都不曾与他这样顶撞过;而今天,他竟然为了夏栀子那个臭丫头用这种恶劣的态度对他,心底对夏栀子的嫌弃越来越深。“子扬,她是谁的女人你难道不知道吗?”“她是我的,一直都是我的…”牧子扬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牧一啸打断,他满眼嘲笑地看着他,轻蔑地说道:“你的?儿子,你还真是幼稚,一个被别人穿了不要的破鞋你却把她当成了至宝,我的傻儿子,你千万别被她纯洁的假象所迷惑,你……”“够了!”一声忍无可忍的低吼声打断了牧一啸未说完的话。

牧子扬捏紧拳头直直地立在牧一啸的书桌前,如果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他爸爸,他早已将拳头挥过去了。他绝不允许任何人诋毁他的小栀!“除了她,此生我谁都不会娶!”透着坚定的双眼看着牧一啸,牧子扬说完这句话,再也不想待在这里半秒钟,转身大步走出了书房。一出门,却迎面遇上一陌生女子。“子扬,伯母让你下楼吃水果,走,我们一起去!”那女子一看到牧子扬出来,便上前想要伸手挽住他的胳膊。牧子扬黑眸一凛,偏过身子躲过她的碰触,“你是谁?”他的话让面前的女子明显一愣,她不解地看了他半分钟后,才疑惑地开口道:“我是袁婕姝啊。

”袁婕姝?牧子扬肯定他不认识她,更没有听说过她的名字,看了她一眼没有作声,绕过她朝楼下走去。袁婕姝神情明显愣怔了下,看到他理都不理她自个儿朝楼下走去,一向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的她哪受得了如此冷落对待,便几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牧子扬的胳膊,生气地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你到底想怎么样?”本来在书房里就憋了一肚子火的牧子扬,出门就碰上这么一个任性骄纵的袁婕姝,于是,心情差到了极致,憋着的一股火气仿佛是找到了发泄口,冲着袁婕姝就低吼起来。

牧子扬的一声低吼,直接将袁婕姝给吼傻了,一贯的伶牙俐齿消失不见了,她只傻愣愣地看着他,心里只有一个不满的声音在嚎叫:他在吼她!他竟然在吼她!楼下正准备着水果的牧夫人听到楼上传来的动静,连忙走了上去,当看到袁婕姝一脸委屈得就要哭出来的模样,一下子急了,连忙走过去,伸手揽住她的身子,轻声细语哄道:“婕姝别急,伯母替你教训教训那臭小子。“说着回头对一旁一脸不爽的牧子扬说道:“子扬,还不过来给婕姝道歉。”牧子扬看都没看一眼自己的母亲,大步朝楼下走去,身后传来牧一啸的呵斥声:“臭小子,婕姝是你的未婚妻,她今天才过来,你不好好陪她要去哪儿!”未婚妻?牧一啸的话让牧子扬脚步一顿,转身,回头,看着朝楼下走来的牧一啸,阴沉了脸色。

“我的未婚妻只有一个,除了夏栀子,谁都不可能成为我的妻子!”嗓音不大,却透着无比的坚定。“你你你……”跟在牧一啸身后下楼的袁婕姝听了牧子扬的话,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她一下子冲到牧子扬面前,抬起手就要朝牧子扬的脸扇过去。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羞辱她!只是,她的巴掌还没挨上他的脸,便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了手腕,愤怒抬眼,对上牧子扬散发着冷意的黑眸。“你算个什么东西!娇蛮又任性,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千金大小姐,目空一切自以为是!”冷冽的双眸透着不悦看着袁婕姝,甩开她的手,牧子扬再也不想在这个家里多待一分钟,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曾经温暖的家,现在却让他想要逃离,逃得越远越好。身后,袁婕姝站在那里,双眼含泪,牙齿紧咬着下唇瓣,视线直直地盯着牧子扬离去的背影,突然,紧咬的唇瓣松开,她竟笑了起来。“呵呵,好玩。”她的诡异举动吓得一旁的牧一啸和他夫人大吃一惊,莫不是这孩子被自己儿子气出了什么好歹来?要真是这样,他们牧家就彻底完了!人家可是副省长千金啊!就在两人惶恐之际,袁婕姝转过身子对着他俩说道:“伯父伯母,从今以后我就住在你们家可好?”“啊,当然好当然好啊。

”两人一愣,随即高兴得合不拢嘴。两人在心底不约而同地想:难道这姑娘有受虐倾向,他家子扬误打误撞凶了她一顿竟然合了她的胃口?这样一想,两人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缘分啊!天生的缘分!而此刻,袁婕姝掏出了手机,对着牧子扬已经远去的背影摁下了快照键,一张模糊的背影被她制成了手机屏保,她高高的将手机举起,对着那个模糊的背影在心底张扬宣誓:“牧子扬,你是我的!”彼端-------医院内,夏栀子正托着江南的手,可怜兮兮地央求道:“南,今天不走陪我好不好?”“今天可是杨老头值班呢,我敢么?”江南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拿背包。

死犟死犟的杨老头,比她家老头还犟!她可不想再被他撵第二次,很没面的。“那我去说说……”“不行!”夏栀子的话还没说完,杨远的声音就飘了进来,两人同时抬头看去,病房门口,杨远穿着白大褂正一脸严肃的瞅着两人。“我说杨老头,我就住一晚能怎么的?这里这么宽敞,有床有沙发有浴室有卫生间还有厨房,简直就一小家嘛,怎地非要撵我走?”江南那个暴脾气啊。“小丫头片子,我有那么老?”杨远瞪着江南,有些无语。他今天才四十八岁而已,充其量是大叔。

老头,多难听,好像他已经七老八十似的。“哼,谁让你不让我在这里陪栀子的?”“这是医院规定,不是我说了算的,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天马上要黑了,你一个小女娃回家也不安全。”杨远的话立马找来江南白眼一枚,“你可真像我亲爹耶!”“哈哈,叫我亲爹也没用,该走还是得走!”“……”江南丢给夏栀子一记‘你自求多福’的眼神,走了。杨远替夏栀子关上房门,回了值班室,病房内,夏栀子瞅着不能上锁的房门,有些心慌。这几天,某只禽、兽一到夜里就会出现在她的房间,害得她现在连觉都不敢睡了,生怕醒来一睁眼,一男人将她抱在怀里睡得正香。

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骂也骂过,捶也捶过,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反正好话坏话都说尽了,但那男人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要和她挤一张小病床,而且还非要夜夜搂着她睡觉……她瞅着无名指上闪闪发亮的钻戒,陷入了烦闷之中。子扬已经正式向她求婚,如果她每天夜晚还和另外一个男人同床共枕……唉!好乱好乱!好烦好烦!她的一切仿佛都掌握在那个男人的手中,她不管如何挣扎,却总也逃脱不了他的掌控。这种感觉,让夏栀子抓狂彷徨又迷茫。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整天愁绪万千,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伸手拿起,是个陌生号码,犹豫了许久摁下了接听键,“喂,你好,我是夏栀子。”“嗯,是我!”话筒里,传来一个熟悉的男人嗓音,夏栀子一听,立马有了想撂手机的冲动。古夜!早知道是他,打死她也不接!“有事?”夏栀子语气淡淡地问道。“夏栀子,你好像很不愿接我电话?”男人十分不满的嗓音传来,夏栀子的眼前自动出现一幅画面:男人黑着一张锅底脸瞪着一双牛眼,手握电话咬牙切齿,那恶狠狠地模样恨不得咬她一口。

“没有呀。”夏栀子疑惑万分。她有吗?他难不成长了千里眼,看到她接电话时不情不愿的样子了?“哼!”一声冷哼传来,那边便没了声响。夏栀子握着手机等了一会儿,那边还还是没动静,她有些不冷静了,这男人发什么疯?三更半夜打电话过来又不说话,难道是因为钱太多,多得没处花,于是古大少爷就没事各处打打电话,烧烧钱显示自己有多富有?“你还在?”她试探着问了一声,电话那边很快传来动静,“嗯!”低低一声,磁性又性感,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像被施了魔法,听进人耳朵里带给人一片悸动。

夏栀子只觉得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天!她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就脸发烫手心出汗而且还顺带口干舌燥?她病了!一定是又病了!“我今天不过去了。”就在夏栀子胡思乱想满脑子纠结之际,古夜沉沉的嗓音再次通过话筒传进夏栀子的耳朵里。她一愣,紧接着便使劲点头,忙不迭地说道:“好的好的,那我睡了,晚安!”说完,她就要挂电话,就在这时,话筒里一声低吼吓得她手一抖,差点没扔了手机。“夏栀子,你敢挂试试!”男人低吼席卷着浓浓的不悦从话筒里传了出来,夏栀子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连忙将靠近耳边的手机拿得远点,以免耳朵再次遭殃。

“夏栀子,你现在是不是特兴奋?”情绪不明的嗓音传来,透着隐约磨牙的声音。夏栀子装傻充愣,“没有呀,为什么兴奋?我又没有买彩票中五百万。”话是这样说,实则夏栀子心里是乐开了花。艾玛,这通电话接得好接得妙接得呱呱叫。他说他不来了!这是今天夏栀子听到最美妙的一句话!“真的?”古夜明显不相信。此刻的他正站在办公室内的大大落地窗前,看着脚下的车水马龙,眼前浮现的却是一张笑弯了眉眼的女人小脸……哼!暂时先让你得瑟两天,等我解决了牧光集团,看我怎么收拾你?“嗯!”夏栀子对着话筒不停点头,如水的双眸间却透着浓浓的笑意。

心情貌似很不错!“我最近几天都不过去了,你给我乖点,什么都可以干,就是别给我想其他男人!”说道这里,他停顿了几秒,随即接着道:“我可以允许你顺便想我,白天夜晚一天二十四小时无时限~!”夏栀子听了,很想威武雄壮地回他一句:“我呸,我为什么要想你?你别自作多情了,我躲你还来不及呢,想你?没门!”古夜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夏栀子回应,好看的剑眉一皱,暴脾气又冒出来了,“夏栀子,你耳朵在打苍蝇?”“哦,知道了。

”死男人!臭男人!他上辈子肯定是只螃蟹,横行霸道惯了!“态度给我好点!”显然,夏栀子同学的回答又另他大爷不满意了,一声低吼,夏栀子脖子缩了缩,用手捏了捏嗓音,柔声细语道:“我一定会的,时间不早了,我有点困咧,我想睡觉。”“嗯,睡吧!”古大爷良心发现,终于满意的放过夏栀子一条小命。“拜拜!”说完,夏栀子便快速挂了电话,然后顺手关上手机。艾玛,接个电话就像受刑似的。挂了电话,夏栀子又看了会小说还是没睡意,就想给牧子扬打个电话,于是将手机从枕头底下拿出来,开了机。

一开机,便有几条信息轰炸出来,她点开一看,头皮立马麻了。第一条:“夏栀子,夜晚你要是敢给我乱蹬被子,小心你的屁股遭殃!”第二条和第一条间隔时间半个小时:“夏栀子,你对我不满?收我信息为什么不回?”第三条与第二条的间隔仅有一分钟不到,也就是在离她开机的几分钟前……“夏栀子,你他妈的敢给老子关机?”……她不过是关机罢了,怎么了?关机何时还有罪了?还有,她怎么知道他会给她发信息。古夜,真是有病!不悦地瞪了手机一眼,没了给牧子扬打电话的心情,将手机胡乱塞进枕头下面,刚想窝进被子里睡觉,却听见门突然被撞开,一个男人冲了进来。

“夏栀子,你他妈的为什么关机?”一声低吼,吓得夏栀子忘了该有的反应,只瞪大了双眼直直地看着冲进来的男人,此刻的他头发凌乱,衬衫的领口有些斜,俊美的面庞上除了愤怒竟然还带着几分担心……担心?他在担心什么?她不过是关个机而已。“我我我……我睡觉啊……”夏栀子其实想反驳:我睡觉能不关手机么?不关手机有辐射,辐射会损伤人的大脑,这点基本常识你都不知道?可是,一张嘴就不利索了,结结巴巴哆哆嗦嗦,一副受了很大惊吓似的。

“以后睡觉不准关机!”‘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古夜大步朝夏栀子走了过去。“嗯,我知道了,那个什么……你是不是可以走了?”夏栀子将被子拉高,遮住了胸部以下的位置,双眼看着一步步朝她逼近的男人,小心脏又开始哆嗦起来。情况很不妙啊,她现在是该尖叫还是该缩进被子里装死?古夜走到床边,视线落在夏栀子透着惊慌的小脸上,性感薄唇微微勾起,一抹邪肆出现在他的唇角处,蛊惑人心。“今晚我要翻你的绿头牌!”ps:请给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闹书荒的亲们可以去看看某花几篇完结文~~。

小说索引:威猛总裁扑娇妻全文阅读,威猛总裁扑娇妻最新章节,威猛总裁扑娇妻免费阅读,威猛总裁扑娇妻,落茶花小说,军事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