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首长的甜心小妻最新章节
莫非是一个就走散的孩子,  十七岁,她回到了那属于自己的家,她步步惊心。  上,她躲父母;  下,她躲狼兄  她本以为生活可以这么相安无事下去,  可是老天就是要打破这份平静。  初夏那晚,一个巨大的黑影侵入了她的房间。  “贺莫非,我的!”他低沉的嗓音带着酒气。  在莫非那震惊的眼神中,他狠狠的将她穿透。  他,贺骁,铁血兵王,青年无偶独宠其妹。  高考,她志愿被改报,  大...

88必发娱乐官网

文 / 夜凉月
总裁小说网

听到了鹰翔的话,贺骁觉得他确实应该跟程旭言好好的算账了,他没想到程旭言会这么的疯狂,他怎么也没想到程旭言会这么的疯狂的想要囚禁小畜生,要知道莫非的心里肯定非常的害怕。 看新鲜小说来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而且是被熟悉的人给囚禁了,这件事情对她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啊,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程旭言到最后的关头能自己醒悟。毕竟对于莫非来说,程旭言也是一个特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特别能理解程旭言,所以他内心的心情竟然如此的平静,至少知道程旭言不会做出伤害莫非的事情。

虽然这次程旭言太疯狂了,可是他还是知道程旭言的内心没这么的复杂,他只是想要得到莫非而已。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到底要用什么方法才能将莫非救出来,要是一个不小心,可能他们就会伤害莫非了。他们并不是说是程旭言,而是那帮人。他不知道鹰翔要去找什么人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做出伤害他们的事情来。林微将此时也赶来了,原因不是别的,只是因为莫非在程旭言的手上,而且对他来说,有个更大的消息打击的他。莫非竟然是自己的妹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他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贺家的孩子了?他竟然就成了贺家的长子,原来他的位置就是贺骁的位置,他早就知道贺骁不是贺家的孩子,但是也没想到的是自己就是贺家的孩子,他还记得小时候,他去验血的时候,他们也说自己是贺家的孩子,但是结果却让他失望了,其实他多么希望自己是贺家的孩子,那样的话,他就会得到好多人的疼爱了。

现在这个结果出来了,但是他的内心并不好过许多,因为那样的话,他就只是能默默守护着自己的妹妹了,其实他对莫非的感情大家都看的出来,只是大家都看着而已,如今知道了他是她的哥哥,现在觉得这一切是这么的可笑。“你来了?”贺骁看到了林微将,他知道他回来的,其实他也跟自己抱着一样的心情。“嗯,来见妹妹。”是啊,来见妹妹,来见一直喜欢却只能作为妹妹的女人,来见这个没心没肺的傻妹妹,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不用担心,那是程旭言不会伤害莫非的。

”贺骁笃定的说着,但是望着那个海边的别墅,他们应该怎么进去?这是一个难题,而且他们还不知道怎么潜入比较好,潜入的话应该比进入的困难性要小,但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就要选择爆破性进入了。林微将同贺骁一起趴在地上观察着形式,看起来这次他们做了万全的准备啊,但是程旭言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武装力量,这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要说部队的话,他是肯定不能得到这样的力量的,可是到底是什么力量呢?难道是黑帮的势力?这个可能性比较的大,但是程旭言的家里也是军统世家,怎么可能会参加黑帮的力量,难道是程旭言的父亲会是什么人吗?还是怎么样?贺骁总觉得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从一开始就是注定了要有别的什么不同的事情出来。

贺骁甚至觉得他们就是一直被人摆布着的棋子,那个人操控着这一切的东西,只是到了最后的时间来收网,可是他总觉得这个时机不是收网的时机,或许是因为莫非的出现,打破了那个人的计划吧?包括程旭言怎么就抓了莫非了这肯定是那个人想不到的,但是到底是谁要如此的做?到底是谁要从后面得到什么东西?贺家,连家,程家,林家,还牵扯到了黑帮,到底是什么人?还有庄家,这也是个大家族,但是目前为止庄家的人并未出现,也没有异常的地方。

就在贺骁冷静的分析的时候,庄严就出现了,庄严一下子就跑到了海边别墅前。“你们这帮人,让我进去,我要进去看看贺莫非。”庄严不知道是从哪里知道了莫非消失被绑架的消息,贺骁大叫不好。“怎么了?”林微将怎么觉得贺骁今天这么的不冷静。“大林,你我都是这个时候才知道消息赶过来的,那庄严是怎么知道的?而且我在莫非的身上有定位器才知道具体的位置,但是庄严跟你呢?我记得我并未通知你!也没告诉庄严。”贺骁这么说,林微将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了,这是有心人在操控着一切,要是这样的话,是要将他们一起弄死了。

“你的意思是说庄严危险了,那我们就去救他。”不得不说庄严的外公是总理秘书,他的父亲又是中将,爷爷又是政治常委,要是庄严死了的话,那么贺家就完了,总之都是因为莫非他才会失去生命的,他们肯定会将这一切的全部放到了莫非的身上。贺骁拦住了林微将,“大林,不要着急,鹰翔已经通知人来了,我们要再等等,要是我们这么进去的话,就是在找死,你也知道的,他们肯定在想着如何杀死我们,要是多了有个庄严或许他们的把握更多,作为人质来说,庄严是个好人选,他应该不会这么快出事。

”贺骁知道这些话也只是安慰人的,到底怎么样,他们也不知道,可是要是去的话,他们就一点胜算也没,在没具体的部署前,他不能拿莫非的生命开玩笑。所以他只能忍受着。庄严来到了别墅前的时候,他们拿着枪指着庄严,“你是来干嘛的?”“我来找你们的老大,只要你们能放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付出,你要你们能放人。”对他来说莫非就是一切了,他虽然从来没得到过贺莫非的感情的回应,他甚至想着,只要自己为她牺牲一次,那么他可能也会记得一次了,甚至是会因为感恩他们就能在一起了,但是他总觉得这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可是他也只能这么做。

“你想要见我们老大,你还真是可爱啊,你要知道见我们老大,你就活不了了,你难道不知道吗?哦,还是你根本就是来送死的,既然这样的话,还是让我送你上路吧,我正好好久没练枪了,你正好来做靶子,你怕吗?”那人得意的说着,他就是看不得这样的人,他们难道一生下来就能高高在上的,就能享受到好的生活,凭什么他就不能,所以看到了这些人,他就恨不能杀了他。“疯子,你想要立即领死吗?你这是再做什么?”看到了庄严被人绑在了柱子上,他的头上放了一个苹果。

那个叫做疯子的没理人,拿枪就开始瞄准了对方,那人不敢说话,直到他射中了那个苹果。“哥,我还以为你会继续说话呢,要是那样的话,我就没住能将这个人给杀了,真爽啊!”疯子会这么说,就是因为心里公平了许多,什么有钱人,还不是一样能给自己射杀吗?什么将军的儿子,还不是一样的被人差点给杀了,他们算什么。“疯子,我告诉你,你要是乱来,破坏了老大的计划,那我敢肯定,你活不过今天,来人呐,将疯子给我绑起来,切断一根手指作为代价。

”这是帮派里的规矩,这个疯子他一点也没想到自己的错处,他想做什么就去做,迟早会给老大惹来一大堆麻烦的,老大到现在都没杀人,只是挂着一个头衔,只是为他们出谋划策,让他们兄弟们过上好日子,但是这次的策划也是为了得到嫂子而已,这都是一些不大的事情,但是要知道现在的日子已经是他们想要的了,他们并不想再在刀口上过日子了。过了这会,等到老大处理后了一切,他们就带着嫂子一起离开。“老大既然已经选择了这一行就要付出血的代价,你要知道他现在要得到的是贺骁的女人,难道还会不流血吗?”那个被叫做疯子的大声地说着,贺骁会善罢甘休吗?不可能,所以他们只能开打,而且是付出了任何的代价都要让老大将人给带走。

“疯子,老大早就安排好了,剩下的事情,你就不要多管了,只要你记得不要伤害别人就好了。”说完他就带走了庄严,“你跟我去见老大吧。”庄严被带走的时候,庄家就得知了莫非被抓走的消息,然后庄夫人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儿子跟孙子。“老庄,你要去救人啊!”“你怎么了?这贺家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的吗?”庄严的父亲也觉得郁闷了,但是看着自己的妻子那个表情,他还是非常担心出了什么事情的。“老庄,你不知道,我们家那个小子喜欢人家贺莫非,还跟人家有孩子了。

”庄夫人这么一说,庄严的父亲就吓到了。“你说孩子是庄严的?”“是啊,庄严那孩子就是这么跟我说的。”“糊涂啊,你怎么不早说,这要是是我们庄家的孩子,你也不尽早跟我说,到现在出事了,你说吧。”庄严的父亲也着急,要知道那是庄家的孩子,怎么得也要去将人接回来。“来不及了,老庄,你先去救人吧,我觉得我们家那个傻孩子已经去救人了,救贺莫非去了。”庄严的母亲非常的沮丧。她上次看到了自己的儿子为了她连腿都不要了,还能说什么呢?这就是命啊,要是这样的话,他肯定连命都不要了。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看到自己的丈夫不说话,庄夫人就着急了。“夫人,这件事情不能急啊,主要是我答应了程家的,不能插手。”“不能插手,不能插手,现在程家的人都要你儿子跟孙子的命了,你还不要插手,你忘记了那个贺莫非也算是半个媳妇了,你如今帮着外人来欺负着自己的儿媳妇。”庄严的母亲是个极其护短的,也是因为有庄严的谎言,才让庄家的人放弃了跟程家合作。“好好,夫人,你不要着急,我这就开始派人去救人。”庄严的父亲一想也对的,帮着别人对付自己算什么,再说了程家跟贺家的恩怨还是留着给他们自己去解决的好。

安抚好了庄夫人的情绪,庄严的父亲就开始调配人手去了。贺骁在这边看着情况,对他们来说,这个位置实在是太险要了,根本就不能攻,只能守。“老大,你是怎么想的?”林微将问着贺骁,他的心里实在没什么底气。贺骁看了看,要是硬闯的话,可能性不大,但是莫非会在哪里呢?“大林,你觉得要是是程旭言的话,他可能将人放在这里吗?”贺骁始终觉得不对劲,哪里不对劲他说不上来。“我要是程旭言的话,我绝对不会将人暴露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而是将人给藏起来,这个是障眼法。

”“和我想的一样,所以大林,就拜托你去招人了。”“放心,好歹,我也是哥哥,不是吗?”林微将的嘴角微微泛开一个苦涩的笑容,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太戏剧性了,其实他们不过是政治的牺牲品,对他们来书孩子都是一种手段。一想到在林家的那几年,他的心里不是滋味,再差也是林家长大的孩子。“老大,不管微微以后怎么样,给她一个改过的机会,放过她。”贺骁重重的点头,他的心情,他都明白。但是等到林微将离开之后,贺骁就看到了程家的人来了,难道这件事情程家的根本就是知情的,而不是程旭言单单的绑架。

看着那些人对程旭言父亲的尊敬,他就知道事情好像不是按着他们想的发展了,这根本就是家族的事情了,程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就在他想要上前的时候,他竟然看到了连厅,他来做什么,难道程家跟连家联手了?狼狈为奸?不,应该不可能,要是程旭言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而且连家的话肯定也不可能会跟程家合作,因为连厅为人太自负了,所以不会跟任何人合作的。贺骁想了个办法,他一定要潜入到里面。观察过地形,他只能从屋子的后面潜入,因为只有那里有岩石地带,只能从哪里潜伏而下,但是那里防守的人也应该不少。

所以此行万分危险,他从后面进入的时候,看到了非常多人的防守着,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下子就散开了,好像应该出了什么事情才对。贺骁不管什么情况,紧急的滑下,在滑落的过程中,他的身体很多部位都给划伤了,都是血淋淋的,但是他顾不上伤痛,潜入到了屋子里面。“父亲,你怎么来了?”程旭言对父亲的来到觉得非常的讶异。“旭言,父亲是来帮你的,你将莫非放到哪里去了?”程旭言的父亲推敲的问了一句,程旭言不知道父亲要做什么。

“我将莫非藏起来了,任何人都找不到她的。”程旭言总觉得自己的父亲会不怀好意的。“你就不能告诉我,你将人藏在哪里了?”程旭言的父亲不死心的又试探了下,但是显然他很失望,这个儿子真的是做的滴水不漏的,但是他的手下总知道的吧?“好,你要是不告诉我,就去找你的手下来问问。”程旭言的父亲再次的威胁着,但是程旭言也一副你随意的样子,显然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将人放到哪里去了。“行,行,你出息了,你现在就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想要将贺莫非怎么办?”程旭言的父亲可谓是老奸巨猾了,要知道这个事情对他的算计来说可真的是非常的在行了。

“父亲,我知道你在算计什么,但是莫非是我的女人,我不能让你这么对她,你要是想要去找别人的话,我绝对不会拦着你。”程旭言的态度强硬,贺骁听着皱眉,程旭言对莫非的爱不简单。程旭言的父亲听了之后,气的不轻,“你这个逆子,什么你的女人,你的女人在家里给你养孩子呢,你的女人是黄茜茜。”“如果不是你跟母亲算计我,我怎么会跟黄茜茜发生关系,她怎么会成为我的妻子,在我心里面就只有贺莫非一个!”程旭言执拗的说着,这让程旭言的父亲非常的生意,扬起手来就想打人,但是程旭言就这么迎了上去,让程旭言的父亲非常的懊恼。

“算了,我不来说你,但是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让莫非进我们程家的门。”程旭言的父亲刚说完,程旭言想要反驳的时候,外面的人就来了。“老大,庄严的父亲来了!”“哈哈哈,来的正好,省的我去找他们了。”对于庄严的父亲来了,好像程旭言的父亲比较的激动,程旭言看着自己的父亲,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父亲,你在高兴什么?”程旭言觉得自己的父亲非常的郁闷,他总觉得这些事情好像开始有点不对劲了,但是也不知道是哪里出来问题。

“我当然开心了,我们现在可以将我们的敌人一网打尽了!”程旭言的父亲开心的说着,好像他们之间有着非常大的仇恨。程旭言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想的的,但是他可以知道那不是一般的人。庄家,那是总理的秘书,要是出事了,肯定会引起国家的注意。“父亲,我劝你不要乱来,你知道的,要是总理秘书出事的话,我们会出事的,还有母亲。”程旭言不希望他们会出事,他的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黄茜茜跟他的孩子,他们那个可爱的女儿。程旭言你不能乱想,你爱的是贺莫非,你也只是想着那个可爱的女儿而已。

但是程旭言的思维开始混乱了,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程家,你们将我的儿子媳妇还给我们!”庄夫人一进来就是这么一句。“庄夫人,我想你误会了,你的儿子确实在这里,但是你的媳妇我们可不知道!”程旭言知道庄严喜欢莫非,但是现在她是自己的,谁也不能带走她,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你不要嘴硬,程旭言你们做的事情,我难道还不知道吗?要是没有庄家的协助的话,你们以为你们能这么的顺利吗?”“既然你们知道我想要的得到贺莫非,那么你们也应该知道我是不可能将人给教出来的,所以你们还是回去吧。

”程旭言的态度强硬。贺骁在一边听着他们的话,这算是狗咬狗吧,但是他看到了程旭言的紧张,应该是还没来得及将莫非送走。他避开了人群,然后偷偷的潜入到了一间不起眼的房子。房子的门口没有重兵把守着,但是别的地方到处都是人,越是欲盖弥彰,就越是有问题。他打开了房间,房间里都是黑暗。莫非听到了声音,就非常的警惕,她拿起了一根棍子要是他们敢乱来的话,她一定打死他,而且这个人肯定不是程旭言,难道是另外的来对付她的人吗?就在贺骁进去的瞬间,莫非就拿着棍子砸下来了,但是贺骁躲过了这一次。

从空气中传来的味道,贺骁急忙叫道,“小畜生,是我!”莫非一听到贺骁的声音,急忙扔掉了棍子。“贺骁,你来了!”莫非窝到了贺骁的怀里,她真的好害怕,可是她没哭,可是瑟瑟发抖的身子已经出卖了她的情绪。“小畜生,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他满是担忧的样子让莫非觉得开心。“我没事我没事,但是你有事,你怎么就来了,要是贺小米出事怎么办?”莫非责怪着他,要是儿子出事了的话,她该怎么办?“贺小米没事,我已经让苍焯那小子过去了,所以肯定会没事的。

”莫非听到是苍焯,她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肯定没事了。“贺骁,你知道吗?是程旭言绑架我,他肯定疯了!”“我知道,我这就带你离开。”贺骁坚定地拉着莫非的手,但是莫非的身体一僵。“完了,贺骁,程旭言在我身上装了窃听器!”她忘记了这件事情,刚刚只顾着开心了。“也就是说程旭言正在往这里走来,贺骁你赶紧走!”莫非紧张的看着他,要是程旭言回来的话,贺骁肯定走不了了。“没事,就让他来好了,我不会怕,只要你出去就好了!”贺骁坚定的说着,他给鹰翔发出了信号,让鹰翔赶紧带着人来支援。

也不负他们的期待,就在程旭言上来的时候,一大帮人涌进了这个别墅。“贺骁,你还真是有备而来,但是我也不会让你离开的,莫非是我的!”程旭言非常的坚持,他一直都觉得是贺骁抢走了自己的女人。“你要是有这个资格将我们留下的话,那你就来试试看!”贺骁的张狂一直都是这么的让人觉得胆战心惊。程旭言吞了吞口水,但是他是程旭言,他是来要贺莫非的,要是没这个胆量的话,还说什么给莫非幸福的话呢?“老大,不好了,也不知道是谁泄密的,有很多人正往这边赶来。

”手底下的人惊呆了,这么多的人,而且很多还是黑帮的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也是黑帮的人,所以才会这么的惊讶。但是谁能告诉他们,他们只是想要绑架个人,关黑帮什么事情。是的,这次来的还有白茉莉,原因就是鹰哥被杀了,她知道那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杀人手法,她不知道这个人竟然还活着,所以她才会来,但是她又是这么的害怕,她怕见到了她会忍不住的哭泣。但是连家的人都来,这让她又忍不住的愤恨,都是这些人搞出来的事情。“你们来干什么?”白茉莉看着连厅,她都是恨意。

“我来干什么?嫂夫人,我当然是来看看我大哥死没死!”连厅讽刺的说着,他当年可是叫白茉莉的老公丈夫的,换句话说,他当年是个小混混。“哼,就是他没死也不会认你的!”其实白茉莉的心里颤抖的厉害,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她已经知道了他没死。“你倒是好心,但是你老公没死的消息,我已经发到道上去了,你以为你还可以独善其身吗?对了,你鹰哥死的时候没告诉你到底是谁做的吗?不会是风哥回来了吧?哈哈哈~”连厅那笑容很快见到了程旭言的父亲的时候,就僵硬住了。

“风,风哥!”连厅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没死,这个笑容让他瞬间就僵硬了。眼前的这个程旭言的父亲不是别人,就是许多年前,已经被人说死去的程风。白茉莉死死的看着眼前这个人,他一点也没变,还是她眼里的人。“风,风哥,真的是你吗?”白茉莉哭着喊着,但是眼前这个人好像一点情绪都没。“帮主夫人,你是在叫我吗?”程风讽刺的看着这个女人,当初他一死,她就迫不及待的嫁给了鹰老大,还真是好笑。“风哥,你不要这么叫我的,我不是的,我的心里都是你,你要相信我啊!”白茉莉死命的解释着,但是好像并未得到程风的谅解。

“鹰夫人,你这么说的话,鹰老大在地下要难过了,你都不知道鹰老大死的时候告诉我,让我不要怪你,他是这么的为你着想,但是你见到了我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回来了吗?可惜啊,我已经娶人了,你也嫁人了,你的老公不是我,这声风哥我可担不起!”程风冷冷的说着,白茉莉的脸色惨白。鹰哥死了,真的是他杀的!白茉莉呆愣愣的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下子就僵在原地。连厅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心里一下子就上火了。“程风,这么多年来你为什么没死!”他觉得气愤。

“哈哈,我当然没死了,我要是死了话,谁来帮我们弄出这么多的事情来,谁来帮我好好对付贺家跟连家呢?”当年他也是想要求娶连清的,但是连清心高气傲一定要贺项,那既然这样的话,他就娶了贺项最爱的白茉莉,然后让他娶了连清,但是连清可是用条件换来的。“你的意思是说,贺家跟连家这么多的事情都是你弄出来的?”连厅倒退一步,他好像不相信的看着程风,好像不想i型你这个问题一样。程旭言刚刚出来就听到了这番话,难道是真的?“父亲,都是你做的?”程旭言仿佛不敢相信一样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父亲跟自己一直住在小镇上,怎么可能会这样!“旭言,你不要出来,你进去!这是我们上一辈的恩怨,你现在只要好好的守着自己的女人就好!”程风看着程旭言也是不想让他参与到其中。“我不走,父亲,我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程旭言非常的执拗,这件事情,他一定要知道。听他们说的,好像这个白茉莉是父亲的前妻,要是这样的话,贺骁就是自己的哥哥了!“混账,你还不赶紧回去!”程风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他发火,反正他就是不想让他知道过多的事情。

父亲对儿子的爱,出发点永远都是好的,但是对于贺骁,他都是敌对,那是贺家养起来的孩子,肯定心里会向着贺家。“我不去,我一定要知道是什么事情!”程旭言的脾气也上来了,他觉得这是一定要弄清楚的事情。“真是冤孽!”这个时候,贺骁带着莫非也出来了,他们躲在一边,鹰翔已经将屋子里的人都解决了,但是外面的数目实在是太大了。谁知道刚出来就听到了这么个劲爆的消息,但是他们知道更加劲爆的在后面。莫非握着贺骁的手,坚定的看着他,“老公,不管怎么样,都有我在身边,所以你不要难过,也不要害怕,你是我的一切!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莫非此时说的话,要是在平时该是多么肉麻的,但是此时,他们感受到的都是满满的爱意。

“哎呦,不要在我的面前秀恩爱了!”鹰翔趁机酸了一把人,但是始终觉得他们是最亲的人了,看看自己的父母其实都应该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在他的心里最想念的就是鹰叔叔了,虽然鹰叔叔不是自己的父亲,但是他对自己的爱是真的,所以在知道鹰叔叔离开的时候,他的心里都是悲痛,如果没有鹰叔叔的话,他大概都不知道路该怎么走下去,虽然对他来说,那条路即使是错的。现在知道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杀了最疼爱自己的叔叔,他真的觉得非常的纠结,这件事情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你是怎么想的?”贺骁问着鹰翔,这件事情,其实他们应该联手,应该想到用什么招数化解了,但是更多的就是不解了,其实上一辈的恩怨他们并不应该多插手什么的。“我没什么想法,但是我知道,你要是公事公办的话,我肯定不会拦着你!”“好!”说着贺骁就掏出了一支高级的录音笔,将他们所有的对话都收录到其中。现在只希望连厅那个猪头能够套出有用的话来,要不然的话还是没用的。“程风,你这个疯子,难道为了连清,你就要这么对付连家吗?”连厅气愤的说着,但是显然程风觉得不够。

“对付你们连家算什么,我还要对付贺家,一开始的时候,你知道我带着我儿子去贺家求亲的时候,连清为什么会一口就答应吗?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们以为连清不知道我活着的事情吗?你们错了,连清知道,而且连清告诉我,她一直爱着的人是我!”程风骄傲的说着,但是好像没人能在乎他的话,可是谁也没想到程风接下去的话会让人大跌眼镜。“连清的第一次都是我的,你们不知道吧?连清为了让贺项相信她是他的人了,还找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让贺项上,哈哈哈!”白茉莉听了这个话往后倒退一步。

“风哥,你这是再说什么啊,我怎么都听不懂!”白茉莉茫然的说着,但是好像显然她看到了讽刺。“别叫我,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先是贺项,再是我,现在还有鹰老大,你真的是太贱了,哼,你就是喜欢贺家的人那又怎么办?人家还是抛弃了你!”程风很恶心的将这个事实给讲了出来。莫非也没想到是这个样子,程风看了看在场的人道。“你们该到还没到齐,贺项怎么还没带着连清出来!”其实他做这么多,也是跟自己的儿子一样,他想要得到连清。贺项此时的心里已经焦急万分,他来到精神病医院的时候,连清的情绪已经不对了,而且她看着贺项的眼神都是带着敌意。

“连清我来接你走!”贺项说着就将人带上了车里,但是连清开始挣扎。“我不走,贺家的都不是好东西,我告诉你,你们不是以为贺博死了吗?去告诉你,他没死,而且活得好好的,你不知道了吧?为什么他就是不出来,他就是不想成为贺家的牺牲品!”连清疯疯癫癫的说着,贺项就当她在说胡话。“你是不是觉得不信呢?我告诉你,这是真的,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就带你去问他好了!”连清说着就想带着她去找贺博,但是贺项已经着急了,要是莫非除了什么事情怎么办?“连清,乖,你不要闹了,我告诉你,你还是早早的跟我去那边吧,你要知道我们的孩子现在遇到危险了!”贺项对连清说着贺莫非的事情的时候,连清看着他都是厌恶。

“不要跟我说那个杂种,她是你的女儿没错,但是不是我的女儿,是你跟别的狗男女生的,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她早就死了,她早就死了!”连清咆哮的说着。连清当初设计别人跟他发发生了关系,那是因为她自己也中枪了,她那时正躺在别人的身下,但是要是贺项没跟人那个什么的话,他肯定就不会娶自己,所以权衡之下,她就让当时的一个人取代了自己的位置,成为了贺项身下的那个人。但是连清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早产,为了不让贺项知道这个消息,她决定先生下来再跟贺项,说,谁知道就是因为早产儿,她就这么死了,她都没睁开眼睛看一眼这个世界。

连清脸上的悲戚让贺项觉得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真的,不可能作假,但是对方指明要连清,不管莫非是不是她的孩子,她都要去一趟。“连清,算我求你好吗?你当初找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不也是很开心的吗?你难道就不能将她当做自己的孩子吗?”贺项的眼睛里都是悲痛。连清看到了他眼里的痛苦,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她爱贺项,所以要很爱很爱他的,也说了要爱他的孩子的。“好,我跟你去,我跟你去!”连清茫然的说着,她好像始终都是浑浑噩噩的。

当贺项带着连清来到了那里的时候,已经剑拔弩张了,双方都僵持不下了,但是当大家看到连清的时候,他们的脸上神色各异。“你,你终于来了!”程风结巴的说着,但是连清的脸上没什么光彩,只是觉得非常的累。“程风,你还在这儿啊,你不是说你的儿子得到了莫非就会走的吗?”连清木讷的问着,其实她的心里非常的明白,但是说出来的话就不知道为什么成为这样了。“我在等你,我一直都在等你的!”“是吗?但是我一直都不知道,这样好了,你要是将他们都杀了,我就相信你好不好?”连清突然就疯狂的指着在场的人。

“都是他们将我害成这样的,贺项,尤其是你,你为什么不爱我,你为什么会喜欢白茉莉,你不知道吧?我当初就是设计你的,然后让白茉莉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让她离开你,你知道这个傻女人也相信,哈哈哈~真是活该,报应!”连清疯狂的喊着,但是好像对她来说并不是最好的事情,而且她觉得这件事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她要杀了贺项,但是心里又有个声音说不能杀。“好,你要是觉得杀人开心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他们的!”比起来她的狠毒,程风更加的恶毒,其实他早就想杀人了。

但是程风等着连清开口,尤其是连家的人,他一定会好好照顾招待他们的。“妹妹,你不要这样,我是哥哥啊,最疼爱你的哥!”连厅急忙喊着,但是连清88必发娱乐官网的说着。“哥哥,你是我的哥哥吗?你从小就欺负我,而且你还觉得程风是个坏人呢,你当初还不让我跟他交朋友的,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呢?”连清冷冷的说着,然后将手交给了程风。“你们,你们简直就是奸夫淫妇!”当中有人大喊着,但是似乎还是没什么必然的联系,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件耻辱。

白茉莉已经完全看清楚了形式了,而且当年的事情也怪她有眼无珠,但是深爱她的男人却有两个,一个是鹰哥,一个是贺项。现在是她为他们做些事情了,她握紧了手里的东西,然后看着程风说。“风哥,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我能跟你说几句话吗?”“你说!”但是他的眼神却都是狠戾,他讨厌这个女人,就因为她是贺项喜欢的。“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关于鹰哥的财产的,但是我有个要求就是你饶过孩子们一命!”白茉莉知道程风天性多疑,所以才会这么说,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贺项,然后将程风拉到了一边。

程风以为自己已经得手了,所以洋洋得意,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白茉莉的手上有个炸弹!“茉莉,你不要乱来!”但是说话间,白茉莉已经引爆了炸弹了,然后白茉莉抱着他一把跌入了海里,在半空中就爆炸了,尸骨无存。连清看着他们,脸上滑下一行清泪,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么的结局。程旭言此时的精神已经疯狂了,贺骁带着莫非出来,他们想要抓走程旭言,但是黄茜茜却来了。“莫大仙儿,我求你让我照顾程旭言,他是我的老公!”莫非知道她一直都是那么的爱着程旭言,就正如她的心里一直有贺骁一样。

回去的路上,贺项没说一句话,连清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庄家跟连家这两个不速之客,“老贺,你家的女儿生的儿子是我们庄严的,我们要向她提亲!”“贺莫非是我的外甥,我这个做舅舅的也要来参加婚礼!”这是贺家跟连家唯一的联系了。不提到这个还好,一提到这个贺项就火大。“我们莫非跟你们连家一点关系都没,莫非不是连清的女儿!”贺项一点没顾忌的说了出来,贺骁跟莫非都觉得诧异。“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贺项就将原本的话完完全全说给了他们听,他们听了都是震惊,没想到连清居然会做出那种事情来。

但是贺项也知道,当初他觉得感觉不对的,要是细细的查一下就好了,他的心里都是懊悔。“庄叔叔,我的孩子不是你们的,是贺骁的。”莫非愣愣还是将事情说清楚好。“而且我跟贺骁已经结婚了!”莫非又扔出一个大炸弹来,这让他们措手不及,贺项也没想到这么的快。一切都尘埃落定了,经历过大喜大悲之后,就没人觉得什么了,所以只能抱着祝福的态度。一个月后,贺莫非跟贺骁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而在婚礼上贺骁决定脱去军装,陪着妻子去走遍世界。其实,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是想要去找那个送他们那对翡翠婚戒的妇人,据说那是莫非的亲生母亲。

故事…哈哈~还有好多人的故事放在番外讲哦~么么哒~终于完结了~。

小说索引:首长的甜心小妻全文阅读,首长的甜心小妻最新章节,首长的甜心小妻免费阅读,首长的甜心小妻,夜凉月小说,其他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