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跟总裁甜蜜去最新章节
他是她未婚夫的哥哥!那又怎样!不久之前……她甚至不知道世界上有他这号人物……他为什么要突然闯进她的..

88必发娱乐官网

文 / 典典
总裁小说网

这一天下午小说城卫子轩带她到美容院美容师细心地替她剪了个漂亮发型顺著脸颊修剪下来发线将她脸型衬托得更加优美虽然她看不见但是卫子轩赞美让她相信自己是美丽稍後在古典音乐陪伴中他们愉快地用著中餐有了之前用餐经验纪云云用餐时候显得自然许多她不记得自己曾经跟谁说过这样多话奇怪是她居然觉得自己与他聊得欲罢不能她完全忘记时间飞逝他们吃饭、聊天、听音乐然後再去兜风……一直到过了十点钟卫子轩才送她回去「谢谢今天真很开心」纪云云对著卫子轩微笑不自觉地拉起他手他整日都挽著她行动这样肢体接触对她而言已经跟呼吸一般自然了「也很开心」他认真地对她说「是一个非常特别女孩为开启了另一扇窗让用另一种角度去观察事物这对来说是一种截然不同体会也要谢谢!」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突然感到他双手握上她肩膀她心跳突然加快强烈地感受到他体温、他男气息……她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就在这时林妈声音响起——「云云是回来了吗?」纪云云深深地吸了气试著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林妈下一句话像是般碎了她伪装出来平稳——「太太回来了!她知出去似乎不太高兴呢!」林妈说话声音很轻彷佛怕被屋子里人听见似纪云云倒抽了一冷气指尖变得异常冰冷卫子轩立刻感觉到她紧张跟害怕本能地握紧她那冰冷手「很怕她是不是?」纪云云艰难地吞了水无奈地点点头「这很荒谬对吧?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可是……」「陪进去」他说「不!」纪云云大吃一惊「母亲她……她可能会对很无礼!」「那就更应该进去了」「子轩……」「还记得昨天跟说过话吗?希望信任好不好?」他声音低沉地说:「走吧!云云不用怕」不等她再度开他已经推开门走进纪家客厅「还知要回来啊!」才进门纪母愤怒声音立刻在客厅里响起「这一整天野到哪里去了?」「只是……只是出去吃饭而已……」纪云云怯懦地开:「妈妈这位是……」纪母冷冷地打断云云话「马上给上床休息去史医生早就嘱咐过要多休息怎么可以将自己搞得这样累?!」「妈不累……」她声音无助又可怜「少跟顶嘴!」纪母怒不可遏「忘了自己身体状况了吗?照顾已经够麻烦了还不好好待在家净给惹麻烦!是想存心气死是不是?」纪云云颤抖了一下她在卫子轩帮助下新生自信在母亲丝毫不留情攻击下一寸寸融化了跟卫子轩在一起时候她几乎忘记自己是个瞎子然而现在她又开始痛苦地感觉到自己是个残废是个没有行为能力人……「请容许介绍自己纪伯母叫卫子轩是卫仲杰异母哥哥刚刚从国外回来得知云云事因此决定过来看看她」他声音冷得像冰纪云云这才发现他似乎非常非常生气「如果不介意话明天想带她出去走走明天下午两点可以吗?云云」纪云云还来不及回答纪母已经替她回了话:「不行!云云明天必须在家休息哪儿都不许去!」「云云需要多运动出去走走对她只有好处」他坚持「云云是个瞎子想让所有人都看她笑话是吧?」纪母声音既冷且硬「说不准就是不准!现在请……」「云云早就成年了她可以为她自己作主徵求同意只因为是云云母亲而家教要求要尊敬长辈」他声音带著深沉怒气「但是长辈也该有值得尊敬地方却发现很难让同意这点已经决定竭尽全力帮助云云独立让她再一次成为自己主人对而言这个目标比任何事情都要繁如果说话有不得体地方还请谅解明天下午会过来接云云如果到时候看不见她就算将整个房子都拆了也要将她找出来想话应该说得够清楚了!」纪云云吓呆了她突然很感激自己失明让她不用看见母亲气得发青脸色纪母显然是气得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屋子里霎时一片寂静卫子轩紧紧地握了握纪云云手「再一次谢谢陪度过愉快一天明天见」不等她回答他便转身离开完全不理会身後已经气纪母他说话以及留在她手上余温给了她一丝勇气「妈说对已经很累了这就上床休息去晚安」不等纪母回应她熟悉地摸索著楼梯上楼回到房间後她长长地吁了气瘫软在妈妈一定是气昏了才会让她安然地逃脱然而明天呢?在过去两天里她为自己仿了一个重要决定——她不能也不愿意再回到过去那种行尸走生活了话虽如此但想要鼓起勇气去面对母亲仍然不是一件简单事昨晚她根本一夜无眠清早她便在自己房间发著呆想拖延些下楼吃早饭时间直到林妈上楼来叫她用餐这顿早饭吃得有点食不知味餐桌上纪母不怎么说话这跟平常情况有点不一样纪云云试著询问母亲事情办得是否顺利、在南部玩得是否开心却只是换来一声声简短答覆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气氛实在吓人很明显经过一夜母亲怒气非但没消褪反而更为强烈了纪云云很勉强地吃完一碗稀饭硬著头皮等待著母亲责骂「希望睡了一觉之後神智都恢复过来了」终於纪母冷冰冰地开了「不知那个姓卫小子在玩什么花样但是绝对不会让他得逞!这种荒唐事不谁现继续下去了听到没有?」纪云云深深地吸气小心翼翼开了:「妈他只是想帮助而已他替找了许多出路让知可以有更采人生想多出去走走多看看外面世界多接触其他人……妈如果爸爸还在世话相信他也会鼓励这么做……」「他当然会同意到处乱跑了!」纪母声音里有著无法形容怨气「他自己就是那个样子!一年到头不在家到处东飘西荡在最需要他时候没一次在身边要不是这样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死於意外!可不希望跟他一样从今天起给乖乖待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纪云云震惊得全身发抖她很少跟母亲提起过父亲因为母亲总是不愿意谈起他她原先以为挪是母亲无法面对丧偶之痛现在她才知事实并非如此这个发现让她震惊得不知所措好一会儿她才结结地开:「妈……难不爱爸爸吗?」「爱?在他那样对待之後?」纪云云呆坐在当场慢慢地明白了为什么母亲对她会有这般强烈占有跟保护欲——强烈到近乎病态!「妈……是怕变得跟爸爸一样整天在外头乱跑将扔在家里吗?不会那样做……」「少在面前扮演心理医生!」纪母怒斥著「总之不许再见那个姓卫小子他只会带坏……」纪云云截断她话「妈怎么这样说?!」「才认识他两天胆子就大了起来……」「可是……妈妈这种改变不代表就是坏事啊!觉得变得比较有自信也比较敢争取属於东西……难不替高兴吗?」「反正不准再见那个卫子轩!今天下午会这样告诉他以後不准他再到们家来」「妈……」纪云云身子著急地向前倾尝试著说服母亲:「他只是要去学点字并且帮申请导盲犬而已!」「家里不准养拘!」纪母坚持「如果有一头导盲犬就可以自己出门上街……」「说不准就是不准没有讨价还价余地!」「妈难不希望能克服失明带来困扰吗?不希望独立自主吗?」「独立?」纪母用轻蔑语调说:「想怎么样独立?出去工作?是个瞎子能找到什么工作?去当按摩师?别太天真早点面对现实吧!那个姓卫浑小子是神经不清楚才会给这种不著边际梦想说老实话这是种很残忍、很不负责作法所以才说那个浑小子出现对没有好处还不相信哩!」纪云云心退缩了母亲说话不是全无理……她是不是该顺从命运别作过多幻想以後才不会受伤太重?纪母似乎察觉到纪云云退缩她满意地下了结论:「今天下午会跟那个卫子轩说不想再见他了相信妈这样做对才是最好!」纪云云垂下眼睫双手紧紧地抓著衣角「好了!今天晚上金伯母她们要来打牌可以到楼下来跟她们聊聊天待会就跟林妈商量看看晚上该弄点什么东西当消夜比较好」纪母说完便离开了对纪母而言这件事情已经落幕了她相信整个事件只是纪云云适应黑暗日子小曲只要让她明白现实後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纪云云呆坐在桌前院子里花香随风飘来外头车声、儿童嬉闹声起起落落……这个世界正在呼唤她呀!她绝望地将头抵在桌面感觉到眼泪湿透了眼眶www.lyt99.cnwww.lyt99.cnwww.lyt99.cn一个早上就这样悄悄地溜走了纪云云沉默地吃完中餐然後回到楼上房间呆坐在房间里老式挂钟敲了一声她跳起身摸索著衣柜找出长衬衫跟牛仔裤换上接著她小心打开门竖起耳朵倾听——房子里非常安静母亲跟林妈大概都在睡午觉吧!她悄悄地下楼摸索地打开後院门心跳得好急深怕有人发现她她必须在卫子轩进门前见到他她不能让母亲骗他她不想再见到他就这样将他赶走起码她必须给他一个完整解释为什么他计画无法进行直到昨晚纪云云才明白自己行动受到何等限制她没有钱无法去学点字更无法养一只导盲犬然而这两样东西却是走向自由与独立所不能欠缺枉费她如此用心地说服自己向命运挑战到头来她仍然是被困在笼子里金丝雀……她已经可以想像他遗憾地与她别画面了!纪云云悲伤地咬了咬下告诉自己现在不是悲伤时候她必须赶在卫子轩进屋前拦住他才行!纪云云定了定神心里开始回想著住家附近地形她记得从後门出去後是一片空地上头长满了杂草她最近有听到卡车在这附近进进出出可能是要盖新社区吧!她小心地摸索著每一步都像是在冒险毕竟外头跟自己所熟悉家里完全不同然後她听到了那熟悉车声她急了不顾一切地跑过去一辆急驶而来摩托车从她面前呼啸而过吓得她踉跄地跌坐在地上摩托车骑士丢下一句粗鲁咒骂後扬长而去纪云云惊魂未定地呆坐在地上在砰一声关车门声後卫子轩急切声音响起——「云云要不要紧?!」他强壮手臂拉著她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有没有受伤?那部该死摩托车差点就撞上了!」「没事只是吓著了对不起……」纪云云呆呆地说仍因为刚才所受惊吓而有点晕眩她看不见他吓白脸却能清楚地听到他急促心跳还有声音中那真实焦虑知他是如此关心著她让她倍感温馨然而这样感受却让她为即将到来离别感到难过她微微地苦笑「真很抱歉!会这样冲出来是因为……因为如果不在进屋前将拦下话……待会儿恐怕就见不著了!」「出了什么事情了?」「一言难尽!们先离开这里好吗?在家门谈话太不安全了」她急切地说他不解地望了她一眼依言搀扶她上了车一直到离开纪家许久她才恢复知觉开始发抖泪水也扑簌簌地流下他们才分开几小时而已她却觉得好想念好想念他!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已变得那么信任他、那么依赖他、那么……喜欢他!她闭上眼睛无奈地叹了气不久卫子轩将车子停靠到路边拍抚著她背「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吧!」纪云云沉默了一下慢慢地陈述著早上所发生事情包括她父母亲婚姻以及母亲最後通牒「知母亲对有很强占有欲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她居然会利用残疾将留在她身边……」她顿了顿「子轩真很感激为所做一切……」「就这么放弃了?」闻言纪云云惊讶地抬起头来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他还能继续坚持吗?「对不起!但……是妈妈仅有……」「胡说!」他打断她话「妈妈有东西可多著了!她美丽又富有想她应该也有自己事业吧?」他说没错她外公给了母亲不少嫁妆跟遗产母亲又将这些钱拿去炒作股票、做房地产犀利投资眼光确让她赚了不少钱但……纪云云叹了气她已经当了母亲乖女儿好久好久了要想违逆她并不是说办就能办到她需要时间重新思考过卫子轩坐直了身子握紧纪云云肩膀「仔细听著在说完以前不要嘴好吗?」她点了点头等著他即将出话「应该记得林医生吧?」纪云云点点头林医生是她车祸发生後主治医生「之前跟林医生谈过他建议跟台大医院赵医师联络赵医师年纪虽然还轻但是已经是颇负盛名眼科权威今天早上给他看过病例他觉得应该再做进一步检查检查如果顺利话他可能再替动一次刀」纪云云有点激动她抓紧卫子轩双手十指深深地陷进他肌肤「意思是……眼睛可以再看到东西吗?」「云云什么都不能保证只能说赵医师希望再进一步做检查」她刚刚燃起希望瞬间又被浇熄「所以就算做了手术眼睛复明机会依然是个未知数?」「……」纪云云赶紧将抓著他手收回「那……那不想去了」「为什么?」「如果做了手术眼睛还是一样看不见……会受不了!」「云云!认为情况有可能比现在更糟吗?」他说语气有点强硬她无言只是瞠大一双无神眼眼泪再度蓄满眼眶「已经替安排好了明天下午四点开始做检查」纪云云呆了半晌「……可以取消它!」「不一定要去」卫子轩声音很平静但是她知藏在那平静假象之後是怎样顽强决心「子轩家庭医生史医生说眼睛是不可能……」「所接触人可都是专家、权威他们都鼓励去做进一步检查!去做检查对有损失吗?」「……」她沉默过了好久好久才又开——「说对!事情再坏也不会比现在更坏对不对?」接著她脸一沉有点可怜地说:「可是还是没法子去呀!妈绝对不会帮出这些费用下午就这样跟跑出来她一定更加不肯了!」「开刀费用愿意负担不用担心」纪云云绞紧了双手不太能接受事情发展「子轩……好害怕!」「但是必须冒这个险是不是?」他温柔语气让云云紧张情绪稍稍舒缓「不知每件事情到了手上似乎都变得很简单」她轻轻地说著双手不知不觉抓住了他「好奇怪!仲杰从来不曾给过这种感觉……」「情况不同更何况们那时候正在谈恋爱很多事情自然会忽略不是吗?」是这样吗?云云困惑了如果现在是仲杰在她身边是否她也会这样信任他?「别再想他了!」卫子轩突然开「那家伙根本配不上!」纪云云震惊再次涌现在脸上空气中突然沉寂了许久谁也没开说话过了好久好久终於卫子轩沉沉地开了:「走吧!送回去」未等她开卫子轩已经发动车子云云颤抖了一下回家後可能有场艰苦战役等著她……似乎看穿了她畏惧他厚实、温暖双手扶住她肩膀「别怕会一直陪著相信」

小说索引:跟总裁甜蜜去全文阅读,跟总裁甜蜜去最新章节,跟总裁甜蜜去免费阅读,跟总裁甜蜜去,典典小说,言情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