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总裁这不正常最新章节
她是寄人篱下的穷人中的穷人,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她与他的相遇源自于一场小小的车祸,而后他却出钱,将..

88必发娱乐官网

文 / 芩断断
总裁小说网

“宝儿,原来你在这里?”突兀的声音顷刻传来,带着一丝不甘。宝儿抬起来,对上白晓晓满是质问的眸子,嘴角含着一抹淡笑。“晓晓姐,好久不见,真巧。”看到她衣服下隆起的幅度,白晓晓也知道宝儿已经怀孕了。可笑的是,宝儿今日加入豪门,变成凤凰了,可是自己,被男朋友飞了,没有工作,家人天天缠着她要她出手解决一下面前的困境。一无所有,说的不就是她这样的么?与宝儿的光鲜亮丽形成无比讽刺的对比。“不是巧合,我已经等你很久了,我说过,有重要的事情对你说。

”她定定地看着宝儿,完全将旁边的萧素雅忽略掉了,眼底只有宝儿的存在了一样。“宝儿,这位小姐是谁?旧识吗?”看到白晓晓近乎是咄咄逼人的气势,萧素雅皱着眉头问宝儿。这人好没礼貌,那凶狠地语气是怎么回事?好像宝儿就应该跟她一起走似的。“嗯,我堂姐。”宝儿神色淡淡的,“晓晓姐,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有空再聊。”或许她的做法让人觉得无情,可是白晓晓,之前宝儿也不觉得这个“堂姐”有太多的恶意,可是当谈景墨查到关于自己在T市的事,都是因为白晓晓才让白父白母知道的时候,宝儿就已经开始改观了。

她知道白晓晓又些许的嫉妒心里,事实上,羡慕嫉妒一个人,无可厚非,但是前提是别太过了。况且,她今日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付出,最后才得到的回报。并不是白晓晓心底想的理所当然,这一点,宝儿是无论如何不会轻易松口的。白晓晓只是得意地将她自己知道的皮毛,状似贬低地在白父白母面前说说而已,可是她却不知道,因为她的多嘴,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莫名地没了。想到那个孩子,心底就一阵阵抽痛,这下更不想见到白晓晓了。“果然是成了有钱人的太太就开始看不起我们这些穷人了,我还以为你会不同,没想到,我想错了,真是太高看你了,白宝儿。

”白晓晓满是讽刺的声音响起。萧素雅瞪着她,嘴唇紧紧抿起,可见她此刻的心情不怎么好。宝儿漠不关心地继续往前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的不就是这样的么?从小到大,白晓晓看她不太顺眼,她又不是今天才知道。不过那时候想着,都是亲人,也是小事,又何必去撕破脸。可是,她白晓晓似乎也太将自己当成软柿子,以为她很好捏了!“晓晓姐,你说话的时候,倒是要挑真的说啊。就像是你说的,我嫌贫爱富了,我现在还不容易当上富家太太了,脾气可是会跟着见长的,要是你再惹到我,会发生什么事,就不好说了。

”她慢悠悠地说,明明语气不凌厉,甚至是很温柔,话里却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深意,这是白晓晓从来没有见过的宝儿。脚步不知不觉地往后退了一步,白晓晓的脸上闪过几分狼狈。这一幕落在旁边萧素雅的眼里,不禁为宝儿的气势叫好。“走吧嫂子,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宝儿挽着萧素雅的手,从白晓晓的身边走过。看到三人的背影,白晓晓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唇,双手微微紧缩,指甲都要陷进肉里了。“白宝儿,你这个小三生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狐假虎威?怪不得流产,那简直是你自作自受,活该的,因为你就像你那卑贱的妈,喜欢当插足的第三者,不得善终,就是你最后的结果,你等着看吧。

”白晓晓一边说着,一边大声地笑起来,后来干脆就指着宝儿,跟旁边的人说:“你知道这是谁吗?这可是堂堂VK的总裁夫人,白宝儿呢,她啊,可神气了,嫌贫爱富,有了一个没钱的未婚夫,她不喜欢呢,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赢得了谈总的青睐,现在飞上枝头变凤凰了。”那嚣张的样子,几乎是疯了一样。这间餐馆属于中高档的中餐厅,来的人并不少,这一下听到白晓晓的叫喊声,大家便开始对着宝儿指指点点起来。亏那一场盛大的婚礼,大家对于VK总裁夫人白宝儿,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虽然没有真正见过,但是这一下白晓晓撒泼的声音,大家就开始看着宝儿了。

“你这个女人,到底说的是什么,别诋毁别人,小心我告你诽谤之名。”宝儿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气息,冷冷地看着疯子一样叫的白晓晓,眼底有着深深的厌恶。“别管她,这人脑袋有问题,别跟她一般见识。走吧,我们进去,这里我会叫人来处理的。”听到白晓晓的叫喊声,首先慌乱的不是宝儿,而是她旁边的萧素雅。白晓晓嘴里说的,是一半真一半假,关于宝儿母亲的事,陆封说过,这件事就不要让宝儿知道了,特别是她现在还怀着孩子,要是受到身刺激的话,这可就糟糕了。

心底,却对那个造谣生事的白晓晓恨透了。同样是女人,据说还是宝儿的堂姐,怎么相差就这么多的?“看,她们心虚了,她们不敢跟我对峙,不是心虚是什么?大家来听听啊,听听这谈夫人过去的艳史,啧啧啧,这谈夫人之前,可是有过婚约的,后来认识到了谈总,一转身就把对方给甩了。”白晓晓越说越激动,也不管自己这么说会有什么后果了,兴奋地朝着餐厅门外的顾客叫嚷起来。白宝儿与俞伟东的事情,她可还没有忘记呢,这样的把帮不好好利用一下,岂不是太对不起她白宝儿了?“够了,白晓晓你给我闭嘴。

”宝儿倏地甩开萧素雅的手,转过身来,伸手对着白晓晓的脸就是一巴掌摔下去。“啪”地一下,干净利落的掌声响起,众人鸦雀无声地看着这一幕,看着那满身怒气的宝儿,心底一颤。而另一个当事人白晓晓,则是被宝儿的这一巴掌打懵了,等她回过神来,已经过了一会儿了。萧素雅见情况不对,而宝儿又不停自己的劝,在旁边干着急。陆希桀也不高兴地看着白晓晓,觉得这样的女人跟鹦鹉一样唧唧歪歪的,讨厌死了。不过白宝儿的反应,倒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萧素雅掏出自己的手机,先给陆封打了个电话,让他立即赶过来。这么多人都看到了,听到白晓晓的话了,就是他们此刻离开,也会落人口实。今日那个白晓晓似乎就要把罪名安到宝儿的身上一样。“你打我?你竟然敢打我?”白晓晓捂着自己的脸,气的嘴都歪了,尖声大叫道,十足的泼妇样。宝儿冷笑着点点头,趁着白晓晓撤手不及的情况下,又在对方的脸上再来了一下,清晰的掌声,落在众人的耳中。“我不单要打你,还要让你知道,我白宝儿不是你想象中的软柿子,你想捏就捏的。

大庭广众之下败坏我的名声,说一下莫须有的罪名安在我的身上,白晓晓,你是什么居心?”宝儿毫不畏惧地看着众人,那脸上有一丝傲气,似乎对于自己动手打人一事,丝毫不觉得愧疚,反倒是理所应当的一样。那些人见此,心底暗暗发憷,这谈夫人的胆子可真是不小。先不说那个女人说的事是真是假,但是在大家面前打人就是不对。再者了,所谓无风不起浪,若不是有一定的事实根据,谁敢随便乱说?毕竟VK可不是一般的小企业,谈家更是不能随便得罪的,那个女人敢这么说,那么多半说的是真的。

“我败坏你的名声?白宝儿,你有名声可言?笑话,你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意味着你没有所谓的名声了,第三者的孩子,你还好意思出生在这个世界,现在还敢跟我说名声?”白晓晓的声音再度提高了几分,看到宝儿发黑的脸色,心底却更加得意了。“大家可知道,这白宝儿的真是身份么?我是她的堂姐,自然是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的,甚至知道的比这个女人的还多。”宝儿的脸色微微地愠怒,她突然觉得,这个白晓晓,无比地不顺眼。“你这个女人,别乱说话,小心被人拔了舌头。

”看不过去的陆希桀看到众人对宝儿指指点点起来,大声地对白晓晓骂道。“拔舌头?我好怕怕哦,你这个小鬼,滚开。小小年纪,竟然还来威胁我了,看看,这就是他们上流人士的教育理念,怪不得啊,我这堂妹嫁入豪门之后,腰杆挺直了,说话的时候啊,底气也足了这么多。”“你说够了吗?”宝儿定定看着白晓晓,冷静地问。“没有,你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事吗?我要说的啊,就是这谈夫人,可是我们那里出了名的讨人厌的人呢,全村上下,包括她家人都不喜欢她。

大家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因为这白宝儿小姐,可是xiao三的孩子,她妈妈就是去插足别人婚姻,之后被那个原配给杀了的,多可怜啊。”“嘶”,众人听了她的话,倒吸了一口气,怀疑的眼神看向宝儿,那里似乎在问,这是真的吗?白晓晓用一种无比同情的眼光看着宝儿,似乎她此刻还能活在这个世界,还能好好的,甚至是幸福地活着,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她以为,宝儿听到这些话,一定会忍不住,再一把冲上来给她两耳光,可是,她想错了,宝儿一如原本的从容,不见一丝恼怒。

“嫂子,我们进去吧,这里有条疯狗,要咬人呢,狗咬人,我总不能咬回来吧?”她掩嘴而笑,动作优雅,体态玲珑,与精致的面貌相得益彰。“就是,大家还是少听这样的人胡说八道,这人大概是疯人院里出来的吧,诋毁,可是要付出代价的。”萧素雅冷冷地看着白晓晓,眼睛眯出一丝危险的幅度。若是宝儿这么说,也就算了,可是竟然是一个外人,自己不认识的外人,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白晓晓恼羞成怒,伸手就是推了萧素雅一下。没有防备她突然袭击的萧素雅一下子跌倒地上。

“啊!”微微的叫声传来,带着痛苦以及隐忍。“妈咪,你怎么了?”陆希桀跑到萧素雅的旁边,着急地问。“嫂子,你没事吧?”宝儿被吓到了,白晓晓的动作太突然了,让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肚子,疼。”萧素雅倒抽着气,不停地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一副痛苦的表情。糟了,今天刚刚检查出孩子来,竟然出来这事情。“还愣着干嘛?还不帮忙叫救护车?你们两个,帮我看着这个女人,我必然重谢。”宝儿大吼一声,冲着那群人道,气势凌然,让人后退一步,被她震到。

或许是因为她的怒吼有了作用,人群里有人认出萧素雅的身份来,赶紧上前去帮忙。而另外一边被宝儿叫到的两个人,刚刚回过神来,赶紧将白晓晓双手反剪到身后。“你们干什么?还不放开我?放开我。”她不停地挣扎着,目光恨恨地看着宝儿,似乎要把她吃了一样。宝儿没有时间理会她,叫人看好之后,紧张地围在萧素雅旁边。幸亏这里离医院很近,不一会儿救护车就到了。“医生,快掉,她肚子不舒服。”她一边叮嘱,一边给陆封打电话,催他快点。这一会,宝儿不禁在心底埋怨自己了,都是她不好,这么冲动,跟白晓晓硬碰硬的,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和陆希桀也跟着上了救护车,匆匆赶到医院。萧素雅被白晓晓这么一推,一下跌坐在地上,不知道对方用的力气到底有多大,萧素雅的孩子才一个多月,正是不稳定的时候,她就怕孩子会不保。不一会儿,陆封就来了。“怎么了?你嫂子发生了什么事?她人呢?”看到医院的走廊上只有陆希桀以及宝儿,陆封沉声问道。宝儿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说。“爹地,是那个坏女人,她推妈咪,让妈咪受伤了,她说肚子痛。”陆希桀火大地跟陆封说。说完目光又转向手术室,就怕会出什么事。

“宝儿,你说清楚一些。”陆封转头问宝儿。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原因,宝儿心底是非愧疚,早知道会这样,她打死也不会和白晓晓一般见识了。“都是我的错,白晓晓她恶言相向,我忍不住打了她,可是她却突然对嫂子出手,我没想到。”她怎么就会这么沉不住气了?心底对自己的埋怨,以及悔恨,越来越多。宝儿想起白晓晓说的话,就觉得心底一阵添堵。什么小三生的孩子,第三者的孩子?什么她的孩子没了是活该?这话听着就让她极度不舒服,所以才上前去甩了白晓晓的。

严格意义上来讲,她肚子里的另一个孩子会不见,还是因为白晓晓的推波助澜,否则白父怎么会动手?况且那个时候,她跟谈景墨已经领过证了,并不是白晓晓说的那么难听。特别是当她说到自己跟俞伟东有过婚约的时候,她心底的火就忍不住蹭蹭地往上冒着。她跟俞伟东有过哪门子的婚约了?从来没有的事情,他白晓晓竟然黑她黑得这么彻底。“你嫂子是不是伤得很严重,不然怎么会送到了急症室?”陆封皱着眉,看看那边的方向,低声问。“爹地,怎么会没事,说不定那个女人这么狠狠一推我妹妹都被她推坏了。

”陆希桀大声地反驳道。刚刚听到有妹妹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跟自己的爹地分享,就被那个女人害的受了伤,他那里咽得下这口气?“什么?妹妹?”陆封的眸光一沉,紧紧盯着陆希桀,像是没有听明白他的话一样。宝儿刚想解释,急症室的门就被打了开来,医生问:“谁是病人的家属?”陆封以及宝儿赶紧过去,他沉声回答:“我!”摘下口罩,医生面色不虞,“也真是的,明知道怀孕的前三个月要小心的,别说你妻子现在才一个多月,更要注意了,身为丈夫,你怎么这一点都不留意一下?”陆封听到这一番话,愣住了,眼睛直直看着医生,呆呆地问:“医生你说什么?”“我说,你老婆不能受伤,胎儿还不稳定,很容易造成流产的。

幸好这一次有惊无险,要是伤得重一些,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了。”医生不耐烦地说着,然后往后退了一步,让开道路,让其他医生推着病床上的萧素雅出来。病床上的萧素雅脸上略显苍白,身上全是虚弱。陆封见此,眉头紧锁,那里,全是对她的担忧。“医生,你是说,她怀孕了?”他突然回过神来,颤抖地看着旁边的医生,向对方求证。“可不是,这下你可得小心了,刚才差点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出事了。”医生没好气地说。几人跟着到了病房,陆封眼底全都是萧素雅。

宝儿在一边看着,觉得很感动,可是,也很内疚。她突然想起白晓晓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哥,那个女人还在餐厅那边,嫂子这里就你先看着了,我熬再过去看看。”白晓晓,这一次,不会轻易地放过你了。陆封这才正视宝儿的话,挑着眉,眸底隐隐有一丝火气。“你是说,你嫂子是被那个女人推了一下,然后跌倒的?”宝儿点点头,但是并没有回避自己犯的错。“都是因为我沉不住气,动手打了那个女人,她看不过嫂子帮我,才出手的。”“沉不住气?是因为什么事?”与宝儿想象中的相反,陆封没有责怪她,反倒是问起白晓晓的事来。

宝儿下意识地并不想告诉陆封,这种女孩子之间无聊的嫉妒心,让他听到了,不好。“也没什么事,就是她说的话让人不舒服而已。”她含糊其辞地说。“说实话。”陆封看着宝儿,坚持要听实话。“那个白晓晓是什么人??她今天怎么会撞见你们?说了什么话?”病床上的萧素雅并没有睡着,这下听到陆封的声音,睁开眼,对上他的视线,微微摇摇头,要他别再问了。宝儿为什么生气,她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最起码此刻,宝儿还是不相信那个白晓晓的话的,他就别再去问她了,免得宝儿心底怀疑的话,就不好了。

无奈陆封并没有注意到萧素雅眸底深意,继续等着宝儿的答案。“那个女人骂她,说她活该,说她嫌贫爱富,还说了很多。”陆希桀在旁边气愤地说。他不懂宝儿为什么此刻装哑巴不说话了,说出来,让他爹地去整一下那个坏女人不是刚刚好么?改隐忍的时候不隐忍,改说出来的时候又不说出来,她真是个麻烦的动物。“她,称得上是我堂姐吧,隔了一定血缘的。”被陆希桀这么一说,宝儿无奈地解释。她并不是说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只是不想由陆封来动手,她以为,自己也行的。

可是陆希桀这破孩,老是嘴巴这么大。她狠狠瞪了他一眼,而他却毫不闪躲地迎上她的视线。“你堂姐?白晓晓?”陆封捉摸着这句话里面的深意。好好的一个堂姐,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不是让人很疑惑么?至于她说的话,肯定是够难听了,又或者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情?否则,向来冷静的宝儿,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你跟谈景墨说了没有,怎么这么大的事情,他也没有出现?”冷着脸,他不悦地问。这谈景墨是怎么回事,那时候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这下连一个她的堂姐都没有收拾到。

宝儿悄悄盯了他一眼,自然是看出陆封的不满来。摇摇头,她说:“没有,本来今天我是来送我父母回去的,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没有跟他说了。而且,他最近挺忙的。”不是挺忙了,是非常忙,因为VK在准备参加一个国外知名的珠宝大赛。“再忙也不能丢下你一个人!”陆封火大地说,拿出手机,就给谈景墨打电话。

小说索引:总裁这不正常全文阅读,总裁这不正常最新章节,总裁这不正常免费阅读,总裁这不正常,芩断断小说,言情小说
阅读提示: